2017-3-3 第119期

资深航拍达人徐亚军:用天使之眼看世界

童年受影视作品的“诱导”,徐亚军从小就有个飞行梦,7、8岁时就用木头做飞机,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当飞行员,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靠近梦想。“9年前,我在武汉做航空模型,慢慢地玩遥控飞机。
有一次,一个摄影师想把相机带到天上去拍摄,我们进行了一些研究和组装,后面实现了上天拍摄的目标,也让我赚了人生第一桶金,一天一万块钱。”
虽然上天了,但是当时技术并不成熟,拍摄画面不稳,徐亚军开始慢慢摸索。之后他正式进入航拍圈,开始接商业航拍。
2015年4月,他回到长沙创业,开了湖南省第一家大疆无人机体验店,专门售卖航拍器材。“既可以满足我的爱好,又能解决我的生存问题。”
在一般人看来,航拍是有钱人的玩意儿。徐亚军笑着解释,“以前的入门条件是很高,没有三五万都组装不了一台机器,但现在三千元就可以入手全套设备,到手飞。通过培训,30分钟就可以学会飞行。不过要想拍好作品,需要学习和思考,你脑海中要有画面,然后了解怎么样去飞行。”
从开店到现在,他的销售额已达三千多万元,长沙现在大概有三千多位玩家。“目前消费人群分两大类,一类是玩家,以90后为主,他们的购买欲很强,喜欢新鲜事物和高科技产品。一类是30、40岁从事摄影工作的人。”
徐亚军组织了一个飞友会,会员有一千多人,每个月都会有活动。那次上了新闻的“土豪”故事,其实就是飞友们一起去他的益阳老家庆祝他女儿满月时表演的一个节目。当时因为飞机太多,也发生了碰撞。“必须严格按照要求规定每个飞友的飞行轨迹。”
他多次强调了安全问题。“买无人机是个人权利,但是要注意安全,要有自我安全的意识,像步行街这种人很多的地方,要避免。”实际上,已经有规定出台,类似市中心和机场等敏感地区是不能飞的。“建议去郊区,人烟稀少的地方去玩。以前可以飞到2000米,现在被管控了,只能飞到500米高。目前在管控区域只能飞120米高。”

从入行到现在,徐亚军参与了至少一百个影视作品的拍摄,他现在带队出去的价格是一天一万元起。“航拍是高收入行业,但是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从我接触到现在,因为技术和人为失误导致的损失大概有50万元以上。30%是拍摄过程中失误操作、无线电干扰,70%是发生在练习过程中。”
说起航拍的危险,徐亚军也有惊出一身冷汗的时候。2015年跨年时,他在武汉的万达广场拍摄烟火晚会,“差不多有3万人在观看烟火,因为当时没有很成熟的机器,都是自己组装的,飞行途中烟火的渣子溅到了一个电机里面,阻碍了运转。当时机器在人头2、3米上面飞,这是非常危险的,后面下来我们发现有个电机不转了,惊出了一身冷汗。还好没出事故。”
有一次,他在湖北嘉禾县拍东西,由于机器本身出故障,无人机在市中心直接坠毁,砸在马路上面,幸好没有砸中人和车。
去年9月,他接了个活,要去拍随岳高速公路。“导演要求我贴着高速路中间的花坛飞,我们是坐在车上控制的的。系统设置无人机飞到5公里以外就会自动返航,飞机飞了一会就自动停住了,我就需要去点击解除返航,低头去看手机,一不留神飞机撞到电线上面去了,损失了2万多元。”
每次出去拍,肯定有人围观,徐亚军常被问到的是几个常规问题:飞机怎么买的?能飞多高多远?“现在的无人机大概可以飞30分钟左右,行业级的可以飞一个小时。”
他深觉湖南人大气,消费能力强。采访的一个小时内,6台飞机出手了。“受湖南卫视的影响,湖南的影视行业比较发达,航拍市场的发展在全国来说处于中等位置。湖南人只要有想法做什么事情都能很快做到。”
不航拍的时候,徐亚军还是在飞。“我比较喜欢刺激的东西,现在在湘潭学习动力伞。”
显然,现在的徐亚军很快乐。他将爱好变成了职业,用多年的付出和练习换来的技术养活自己。更重要的是,每次当他操纵飞机飞起来的时候心里油然而生的满足感,“那是一种天使之眼的感觉,在拍摄途中看到的是我从未想到过的世界,不一样的视角会让我重新认识世界。”
他说拍了这么多,长沙最美的地方还是以杜甫江阁为前景,橘子洲那块范围,“尤其是夜景,放烟火的时候是最美的。”

为徐亚军点个赞

0
点赞

统筹:曾力力 策划:张琴 黄上润 责编:段晓燕 图片:潘正涛 视频:郭达克 任峰磊 制作:张峰 设计:何欢欢

联系方式:0731-89954199 59932591@qq.com

版权声明:腾讯大湘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

人物介绍

往期回顾

更多>>

栏目介绍

栏目以深度访谈为主,挖掘各类人不为人知或者不为人所熟知的一面,刻画出鲜活的湖南人物形象。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