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1 第084期

300天骑行去土耳其的长沙伢子 生活太平淡想出去看看

01

说走就走的旅行 两个长沙伢子准备了一年

“那是两个80后骑车走丝绸之路,穿越亚欧大陆回巴黎的故事。”两年前的一天,周一尧感觉自己内心的小宇宙被一部名为《骑车去巴黎》的纪录片唤醒了,“看完我就想出发了。当时对工作不满意,生活平淡,想做些比较刺激的,跟平时生活不一样的东西,平时我们也喜欢旅游,所以就有了这次旅行。”他打电话给好友罗宗汉,两个人一拍即合。
然而准备用了一年的时间。罗宗汉在决定旅行后就辞去了工作,回到长沙学习影像记录类的操作。“想着途中也需要记录下这趟特别的行程,就开始学习影像方面的工作。”
比起罗宗汉准备工作的顺利,周一尧光是说服父母就花了半年。“他们很反对,我花了3、4个月的时间去和他们沟通。最后家里跟我妥协说你最多骑到西藏回,我说行,结果我就没回。”
在此期间,他们开始购置装备,查询各个国家的信息,制定路线,为出发做准备。
为了在国外让友人看到自己家乡的样子,在出发前,他们用3个月特地拍了一部关于长沙风光片的延时摄影作品,将长沙的地标,古色古香的街巷都记录下来。视频发出去一个星期后,他们从长沙坐火车到成都,正式踏上了旅途。“从长沙出发带了全部行李,包括衣物、鞋子、单车、帐篷、睡袋,甚至是野外做饭的工具,炉子,高压锅……”

02

亲睹地狱之门 最大的打击是遭窃

成都到西藏很多坡,海拔很高,很多山路,这是整个旅途中最难的一段。“一个小坡就骑不上去了,难度太大了,把觉得在去西藏路上用不到的就先寄回家,尽量精简。到了拉萨之后,再让朋友把东西从长沙寄回西藏。那时候身体已经适应了,所以能够负重应付。”
由于帐篷睡袋寄回家了,那段行程他们没法住在野外,就得每天骑到有住地的点。早上五六点骑到晚上九十点,至少每天要骑10个小时。到国外开始有帐篷,不用太着急赶路,他们就八九点起来,晚上6点会天黑,他们要在此之前扎营,做饭,大概每天平均骑车7、8小时。“路况好的话,我们最多骑过180公里,如果有山,坑洼,最少的一天骑过15公里。”
他们每人每天要负重大概50公斤。包括单车、鞋子衣物、帐篷、羽绒睡袋,高压锅,每天用来做饭、洗脸刷牙的4、5升水以及相机,有时候要买米买菜加上去。
做饭是罗宗汉的事情,“我也不会做,是被逼出来的,最开始做得最多的是意大利面,后来遇到同伴,几个人加入就有不同的锅和炉子,就开始做饭,洋葱炒肉、炒青菜,做点汤。国外的食材还是买不到地道的,最多就是老抽,我们带的老干妈到伊朗就吃完了。”
由于要等装备寄回和签证,他们在拉萨住了40天,进入中亚国家已经是冬天,“有时候路况不好,很冷,又饿,那时候会觉得绝望……”
与想象中频发的艰难险阻不同,他们俩的行程虽然辛苦却还算顺利。如果说有危险,只在罗宗汉身上发生过一次。“中间我骑在一座山的时候出现了一次高原反应,感觉像宇航员在月球上,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队友们喊了卡车把我拖下去。其实高反没那么可怕,如果一直处于那个状态会严重,马上降低海拔之后就没事了。我经历过一次之后就再没有了,算是一个新的体验。”
谈及路上遭遇的最大打击,周一尧说是在乌兹别克斯坦被偷了一千美元,“我也不知道是谁偷的,我只能让朋友在长沙把我的吉他卖了,借我钱,不然没办法了。当时整个人傻掉了,不停翻包,这是路上最大的打击,没钱了就进行不下去了。但是还好,最后还是借到钱,也坚持下去了。”
虽然有坎坷,但路上总有奇遇。
“我们穿越了七个国家,每个国家味道不一样,最特别的是土库曼斯坦,签证只有5天,而且还有很多奇葩的规定。我们去那里就是为了看传说中的地狱之门——沙漠中有个火坑,地下冒着天然气,烧了四十多年,现在还在烧。首都阿什哈巴德叫做白色之城,所有建筑都是白色大理石,车也是白色的。如果不洗车开上路是要处罚的。路上没什么人,感觉生活在游戏里,特别有乌托邦的感觉。”

03

300天花8万元 最后喝了杯一万元的啤酒

对他们来说,旅途最大的乐趣就是认识了很多一起骑车的朋友,虽然国籍和肤色都不同,但都很聊得来,“当时在土耳其每天喝酒聊天,很开心。”
旅行的最后一天,他们的签证也将到期。在伊斯坦布尔,一些途中认识的朋友都来送行。在候机厅离飞机起飞只有半小时左右了,罗宗汉去逛免税店,周一尧去吸烟室抽烟,一个亚美尼亚人走过来和他聊天。“说到旅行,我们聊得很投机,他知道我是从中国骑行过来的,就说必须要喝点酒了,我说马上要飞了,他说没关系。然后端过来两大杯啤酒,啤酒喝完飞机就飞走了。”
当周一尧还在喝酒的时候,罗宗汉已经坐上飞机了,发现同伴没来,就又下了飞机来找他,“我出来就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满脸通红的坐在登机口。”
周一尧明显是被最后一天的离别情绪给感染了,以致于有些失控。“那天是我们签证到期的最后一天,如果不走就要被遣返了。必须立马买一张飞回来的机票,就花了一万块钱从伊斯坦布尔到阿姆斯特丹,再到北京。所以那杯啤酒是一万块钱。我们的出境章取消了又出了一次,本来不用花4万的,又多花了1万的机票。”
这300天,除开购买单车和摄影器材,他们每人平均花了四万元,主要是签证费和住宿费用,两人总结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旅舍住多了。“我们在每个国家的首都住青年旅舍,时间一长,费用就上来了。如果省吃俭用多住帐篷,自己做饭,应该会省一些。”

大湘网:去之前有专门练习英语吗?
周一尧&罗宗汉:之前有些英语的基础,口语没那么好,我们到一个地方会学基本的当地语言,还有肢体语言,查字典之类的,语言不是最大的问题,总有办法表达你想说的东西让别人知道。可能很多人出去的时候会有些恐惧,但其实这不是问题。

大湘网:最近有什么计划吗?
周一尧&罗宗汉:沿途有拍一些东西,回来本来想做一个纪录片,但是看能不能实现,还在筹划中,还需要一些朋友的帮助。我们组了个NMMLabs实验室,接下来我们会和酒吧有一些合作,拍些文化、亚文化,年轻人文化方面的视频。

大湘网:这次旅行的收获有哪些?
周一尧:更加了解自己,出发前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听起来很吓人,300天从中国骑到土耳其,但是我做到了。回来后觉得这件事情都能做的话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了呢。途中有很多心理变化,了解到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视野真的不一样,刷新了很多认知。
罗宗汉:认清了自己,更加接受真实的自己。凭借自己的力量总会找到方法来解决问题。我大学也在湘潭,一直不算真正离开家,很多东西不用真正去面对。但是在路上我们遇到了实际的问题,必须去解决。未来遇到了困难,必须要正面去思考去解决的。

undefined

结语

这是两个小伙子最长时间的旅行。
300天的行程,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数字。5月14日回到长沙,他们的骑行已经结束了五个月了,如今回头去看,周一尧觉得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心理上的恐惧,“主要是对一些不了解的国家有些观念上的偏差,觉得不安全,去了之后发现都非常好。”而罗宗汉也在这段行程中更加看清楚自己的优缺点,“感觉在外面旅行时间一久都习惯了,会更加往前看,期待接下来发生什么。”
他们显然收获了很多朋友。采访的那天,他们的荷兰朋友丹尼尔正好骑行到长沙,也一起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丹尼尔说在国外骑单车的中国人很少,他每年能遇到的中国骑行者都数得出来,“大家都是骑车在外面探索世界的人,有些情感的联系会放在心里。”
undefined

为周一尧&罗宗汉点个赞

0
点赞

统筹:曾力力 策划:张琴 黄上润 责编:段晓燕 图片:潘正涛 视频:郭达克 任峰磊 制作:张峰 设计:何欢欢

联系方式:0731-89954199 59932591@qq.com

版权声明:腾讯大湘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

人物介绍

往期回顾

更多>>

栏目介绍

栏目以深度访谈为主,挖掘各类人不为人知或者不为人所熟知的一面,刻画出鲜活的湖南人物形象。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