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匠人录|针尖上的土家史:土家族挑花非遗传承人余爱群

旅游资讯芙蓉镇·红石林度假区2020-08-27 17:35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千古流传的土家族文化,亦是如此。

土家族有语言却没有文字,他们把文化镌刻进了歌里、舞里、节日里、风俗里、信仰里、饮食里,以及雕刻、绘画、剪纸、蜡染、织锦、挑花等土家传统手工技艺里。

土家族的母亲河——酉水流域,是这些手工技艺的原生地,也是最后一块热土。而酉水河畔的芙蓉镇,这个被土家文化滋养千年的古镇里,这些散布民间的非遗珍宝依然在发光,并熠熠生辉;这些“一生只做一件事的老匠人们,依然在坚守老祖宗们传下来的精妙技艺,他们心传口授,承续绵延,依靠聪明才智和灵巧双手,创造出无数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也用自己一生精力挑起了土家族文化保护与传承重担。

土家族挑花技艺省级非遗传承人——余爱群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采访余爱群老师的那天,是八月的一个傍晚,天色将暮,光线不是很好,于是64岁的余老师戴起老花眼镜,正坐在芙蓉镇商合街上的“土家挑花艺术馆”大门口挑花。她衣着朴素、神态专注,就像每一个土家村寨寻常人家坐在门槛上做手工活的阿娘一样,这样的场景让人觉得既亲切又温情。

当我们表明来意后,余老师热情招呼就坐,土家人天生好客,健谈的她从手头上正在创作的这幅挑花新作——《千古传奇土家人》说起,迅速打开了话匣子。

一幅写在布上的“土家族史诗”

这是一幅典型的“素挑”作品,白布做底,黑、红、蓝三色棉线在白布上头挑绣,颜色对比鲜明,但整体却又十分素雅。

细看这幅作品,虽然尚未完成,但任谁看了都会赞一句——“妙啊!”。只见画面满而不乱、元素多而不挤,每一个部块都绣着不同的画面场景:有战马奔腾的战争场景,有喜气洋洋的婚嫁场景,有小桥流水的生活场景,也有古老神秘的祭祀场景……再细细观摩,只见芙蓉镇大瀑布、吊脚楼、摆手堂、溪州铜柱、土王桥、石板街、荷花池、土地庙等芙蓉镇标志性的人文景观皆在其中,演绎着这个“土家之源”、“王者之村”的千古传奇故事,以及生活在其中的土家人那些有关战争、祭祀、婚俗、生活的尘烟往事,而那些绚丽多彩、独具特色的土家文化藏匿其中,构成了这幅大气磅礴的民间艺术作品。

“这幅是去年冬天开始绣的,疫情暴发后,我哪儿都去不了,就留在芙蓉镇沉下心来搞创作。到现在绣了大半年了吧,马上就完成了!”对自己的新作品,余老师引以为傲,为我们详细介绍起它的构思与故事来:“你们看,这是当时的溪州刺史彭世愁与楚王马希范签订溪州盟约的故事,这是彭翼南带领五十八骑抗倭的故事,这是土家先民围着篝火和龙凤旗跳茅古斯舞的祭祀场面,这一部分,我想表现古代土家人的故事;一条芙蓉镇大瀑布从古代连接到现代,另一边,是现在繁荣昌盛的土家人,我用一个热闹的婚嫁场景来表现。你们看,这是金童搬喜帐,这是双陪双嫁、双吹双打等等,还原了我们土家的传统婚俗。”

在余老师的介绍中,这幅作品除了演绎古今传奇外,还展现了不同的阶层生活:“这是土王桥、石板街,旧时这是官桥、官路,这是荷花池,以前只有达官贵人才能在这些地方行走、游玩、赏花、戏水;这块空白处,我正在挑绣一个拱桥,连接的是咱们寻常老百姓生活的地方:你们看,百姓们在晒龙谷、织锦、用竹竿晾衣服,这还有百姓们信仰的土地庙呢!”

余老师表示,这幅《千古传奇土家人》完成后,也会挂在“土家挑花艺术馆”,让往来游客免费观赏,感受土家族历史文化。

艺术馆内也挂满了余老师许多不同时期的作品,聊起它们,余老师如数家珍:比如挂在最里头的那副慈母激励儿子上进的枕巾,绣满福禄寿喜、励志诗文、科举日期和十全十美的寄寓;而展示在堂屋最显眼处的,是四十多年前她绣给儿子的棉绸肚兜,绣了长命锁、寿桃、卍字纹等元素,寄寓了她希望儿子万古长青、长命百岁的愿望。

一个土家传统文化的“活化石”

说到兴起时,余老师甚至亲自拿笔在纸上做画,从土家族的图腾——青蛙的甲骨文画法说起,为我们介绍起土家族挑花的图案、寓意、构图、针法和制作流程等等。余老师说道,正因为土家族没有文字,所以挑花就是土家人创作在布上的一种文字,它挑出了土家族的发展史,是土家族传统文化的活化石。

挑花俗称“挑纱”、“数纱”或“扯扯花”,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它广泛应用于土家人的铺盖、手帕、帐檐、抱蔸、褡裢、服饰、花带和枕套等日常用品中。挑花无需在底布上画图,所有的图案纹样通过世代的口传心授。而挑花图案题材大致来源于动物鸟兽(如龙、凤、蛙、鱼、龟、蝴蝶等),植物花卉(如梅花、菊花、牡丹、石榴等),生活器物与几何纹(如桌椅、柜子、花瓶、花轿、回字纹、卍字纹与菱形纹等),天地物象与文字(如太阳、月亮、满天星、福、禄、寿、喜等)等方面。

“挑花无巧,闹热为先”,土家人挑花没有什么理由与布局,只要好看、热闹、布满图纹就行,所以常将寓意幸福美满、吉祥喜庆、福寿平安的题材用在挑花中。如莲花与鱼组合寓意莲莲(连年)有鱼(有余);麒麟背上挑个胖娃娃寓意麒麟送子;石榴花开、老鼠嫁女等寓意多子多福、幸福美满;金龟、蝙蝠与花瓶寓意长寿平安等。土家族没有文字,但为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常把一些象征吉祥的汉字绣在一个花团里,如福、禄、寿、喜与金、玉、满、堂等字,让人看了产生无限遐想,真的是“寸挑之中,寓意无穷"。

一副挑花作品是否好看,构图很重要。土家族挑花的构图主要由旋转式、向心式、放射式、平面分割与对称式等组成,由主花、边花、角花、填花和花边等几大元素构成。往往一幅图就是一个故事、一段历史,展现了“方寸之间”的土家锦绣繁华。

在余老师看来,挑花不仅仅是一项普通的民间技艺,它也是土家族的文脉之一:土家族人在改造自然、战胜自然的漫长历史进程中,将看到的、经历的、信仰的、寄望的一切挑在布上、穿在身上、赠予亲友,更通过各种奇异的图腾图案,将人类跟宇宙巧妙地、朴素地结合在一起,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

一段平凡却伟大的“艺术人生”

在“土家挑花艺术馆”的墙上,有一段一百多字的“传承人简介”,不过,却不足以概括余老师的传奇人生。不过,相较于对挑花艺术和土家文化的侃侃而谈,聊起自己的“艺术人生”时,她却十足谦逊。

余爱群老师于1957年出生于湘西古丈县,母家是永顺老司城的大家闺秀(溪州彭氏土司后裔),从小由祖姥姥(外婆)彭腊秀带大,是这个挑花世家谱系第四代传人,第一代是祖姥姥的大姐。12岁,她就跟着祖姥姥开始学习挑花,至今已有52年半个世纪之久了。但回忆起她第一次“偷师”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偷剪坏了祖姥姥还未完成的作品,还被狠狠教训了一顿,不过,祖姥姥自此也发现了她的挑花天赋,不仅倾囊相授,更把自己珍藏的所有挑花样品都送给了她。

随着年代推移,不管流行什么风,余老师都不去追求潮流,一直坚持土家挑花创作,五十多年来从未间断。2006年,余老师将自己的挑花作品和收藏的挑花实物带到北京,并在中华民族园展示,收到了广泛好评。余老师的多件作品也在2012年“博艺杯”工艺美术精品展获金奖“国艺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获银奖等。

余老师的挑花作品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内涵丰富,特色鲜明。她先后创作北京奥运会五环旗、《土家迎亲图》、《福寿双全》等艺术精品,被国家博物馆收藏;同时,她在北京土家山寨开办了自己的“土家族挑花博物馆”,平时也会开班授课,如今已是桃李满天下;她将其祖母挑花的“土家族数纱刺绣‘诗文枕’(清代)”、“湘西刺绣帐檐(清代)”等作品捐赠给中华民族博物院;其珍藏多年的许多挑花实物(文物)、自己的作品等捐赠给了永顺老司城世界遗址博物馆;剩下的作品都在芙蓉镇的这个“土家挑花艺术馆”,而自己家中再无更多私藏。她将一生都无私投入进了挑花技艺和非遗传承事业里,只为让更多人看到、了解土家族挑花,希望大家都能参与到土家族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工作中来。

对于捐献出去的那些精致的挑花作品,她挂念它们就像挂念孩子一样:“博物馆收了很多,但展示出来的也就两三件,也不知道入库的那些会不会被好好保存,万一发霉了可就不好了!”

无缘于大众的“孩子们”让她深感遗憾,但自家的孩子们却成了她的骄傲:“如今我女儿也在跟着我学挑花,也是挑花传承人啦!儿子就在芙蓉镇开饭店,口味很不错,有空去尝尝呀!”一谈起儿女,她的脸上便绽开了幸福的笑容。

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每一项非遗背后,都埋藏着无数工匠前辈们的匠心精神,余爱群老师,正是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匠人”之一。正是这植根于心的人文情怀,正是这一抹炙热的乡愁,让她承接起土家挑花的非遗传承之棒,赓续起土家族的千年文脉。

在芙蓉镇,千百年来土家族先民口耳相传、创造加工了许许多多像土家挑花一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茅古斯、摆手舞、打溜子、土家山歌、厄巴舞、酉水船工号子、地花灯等)。然而,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很多非遗不再为生活所必须,土家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迫在眉睫!为了挽救这些“濒危”的非遗文化,芙蓉镇特别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所”,吸引像余老师这样的非遗传人入驻,开展教习、研发和文化演艺等,更打造《花开芙蓉·毕兹卡的狂欢》非遗民俗演艺,吸引更多人关注、学习和投入到非遗文化传承中来。

经历绵长岁月,无数代人慢慢熬出来的土家文化活色生香,像一粒种子在芙蓉镇——这片土家人的千年古镇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唤起了人们对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自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