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红叶守忠魂—长沙会战纪实

旅游资讯麓山景区管理处陈琴2020-06-16 11:35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把中华民族推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1939年9月至1942年1月期间,在长沙发生的三次“会战”,中国军民用不畏强敌、不怕牺牲的勇气,谱写下了保家卫国的英雄赞歌。

“第一次长沙会战”也称“湘北会战”,1939年的9月,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风云紧急,列强无暇东顾,在长沙“文夕大火”之后以新墙河相峙长达11个月的日本军队,动员7个师团、舰艇300余艘、飞机100多架配合化学部队,合计10万多人,兵分三路,企图谋夺长沙,进窥衡阳,打通粤汉路。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15个军,1个挺进军,共计24万余人,利用湖南山岳江河有利地形优势,以逐次抗击、侧击战法,不断诱敌深入、拉长战线,在长沙周边给予日军沉重打击,战斗持续持续24昼夜,围歼敌人3万余人,俘获战利品无数,使日将冈村宁次遭遇惨败。

《大公报》记者胡定芬曾在岳麓山写下一篇典雅壮丽的报告,引起一时的传诵。报道如下:连日湘北我军,反攻奏捷,长沙附近人民闻讯,莫不欢欣!湘江碧水之平静,一如前线战事之稳定。岳麓巍然雄峙,漫山红叶,似在含笑,为我忠勇将士庆祝胜利。古寺疏钟,不时敲破此名城之岑寂。记者处此,愈觉长沙可爱,尤深信其伟大难撼也。”

“第二次长沙会战”爆发于1941年9月,日本为了炫耀武力,争取与美国谈判筹码,同时企图消灭我军主力,解除第9战区对武汉地区的威胁,遂发动战役。第11集团军阿南惟畿指军4个师、4个支队、2个飞行团及海军,总兵力约12万,分两路向长沙发动进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13个军、1个挺进军、2个飞行大队共计30余万人,利用有利地形与既设阵地,逐次抗击,使日军再次陷入孤军深入、战线拉长,最后由于消耗巨大,不得不退回新墙河以北,恢复战役前态势的局面。战役消灭敌军41500多人,缴获步枪、机枪、山野炮、步兵炮、装甲车等大量物资,使日军耀武扬威而来,偃旗息鼓而去。二次长沙会战的失利,使日军在国际的威望一落丈,加深了日本内政外交危机,导致近卫内阁垮台,同时也极大地鼓舞了中国民心士气,增强了抗战胜利信心。

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与此同时,日军攻占香港。为了牵制中国军队、声援太平洋战场,日军效仿三国时吕蒙的“白衣渡江”,发动了“第三次长沙会战”。这次阿南惟畿指挥4个师、2个旅、3个支队及航空兵一部共12万余人,向长沙方向发动进攻,企图在汨罗江两岸歼灭第九战区主力。薛岳总结前两次长沙会战经验教训,指挥13个军、1个挺进军、1个飞行大队等30余万人,亲自坐镇岳麓山指挥,为了诱敌深入,对全城百姓进行了疏散,实施坚壁清野,彻底破坏了道路、桥梁,设置了伏击阵地,同时队边打边退制造“溃败”的假象,再以尾击、腰击、侧击、夹击方式使日军向长沙迫进,使长沙成为一个“天然熔炉”。12月31日,日军四万余人迫近长沙城东郊,扬言元旦打进长沙过年,嚣张至极,全然不知已经落入“天炉”,此时,负责守卫长沙城的将士,在岳麓山上近百门“重炮、山炮、重迫击炮”的强大火力支援下,与日军展开激战,屡次挫败其攻势,使之不得寸进,与此同时,长沙周边协助围歼的援军,以大举合围之势发动全线反击,日军损失惨重,不得不仓促后撤、逃回武汉。此次战役歼灭敌人56900多人,缴获大量物资,是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横扫菲律宾、马来亚等国家地区,高歌猛进的时候,对华战争遭遇到的一次惨败。对世界战争产生了积极影响,进一步坚定了抗战和反法西斯必胜的信心,引起当时世界媒体广泛关注。

美国总统罗斯福向中国发来贺电称:盟军的胜利,全赖华军长沙大捷。并同时宣布再次向中国提供5亿美元的贷款。英国媒体也用“在此远东阴云密面之际,唯有长沙上空之云彩确切光耀压目”标题进行报道。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后不久,美、英政府更是主动向中国提出,要废除西方列强与中国历届政府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归还上海、厦门等地的公共租界,取消领事裁判权。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须自尊、自强、自信、自立,才能赢得世界上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尊重与平等对待。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给中国带来的种种荣誉与平等待遇,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真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