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后我住上了别墅 90后员工讲述疫情下的喜与忧

湘女郎腾讯大湘网2020-03-10 15:15

随着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我们经历的这个最长春节假期在各企业的复工中结束。假期虽结束,但抗“疫”仍在持续,复工后的办公室也成为抗“疫”的另一个重要“战场”。

在这个特殊时期,如何做好防护措施,是“想你千千万万遍不如云上见”,还是“防火防盗防同事”?不管是哪一种防护方法,毫无疑问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为此,我们采访了来自旅游、银行、摄影行业的三位女性,听她们讲述复工后的喜与忧,以及疫情带来的改变和感悟。她们当中,有人经历过疫情,对消费观发生了转变;有人在复工后住上了别墅,发现房子再大,却没有家的感觉;还有人依旧记录和见证着爱情。

疫情面前,生活不易,但还好,我们有爱和希望,以及期待着未来美好事情发生的能力。复工之后,此刻的你是什么状态?疫情发生以来,你的生活有了哪些改变?欢迎留言,和我们聊聊。

(一)复工后住上了别墅,爽中带点孤独

中惠旅智慧景区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程序员 匡吉

2月20号,长沙石燕湖景区门口。在经过填表、测温、签承诺书等重重关卡后,匡吉拖着行李箱进入景区。

她来这里,不是旅游,是上班。

宅酒店房间办公

匡吉今年24岁,湖南益阳人,目前是中惠旅研发部java开发工程师,俗称程序员。原本公司计划在大年初七开工,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假期一再延长。从大年初七开始,她和同事便开启在家办公模式,并按照公司正常上下班时间进行打卡。2月17号,她接到通知,研发、设计等部门员工到石燕湖景区上班,吃、住景区酒店,一人一间房隔离办公。

“以前追求睡到自然醒,希望在家上班,没人管束。可真经历过了,才发现还是得有计划,比如每天给自己安排点事情。我看过一本书,讲‘没有太多的自由时间才是幸福的’,我现在算是体会到了,”匡吉说。接到通知后,想着终于不用宅在家里,她收拾好行李,乘车赶往景区。

景区别墅

由于到景区比较晚,酒店住了其他同事,匡吉被安排到景区别墅,除了离酒店食堂稍微有些远,去吃饭时需走五六分钟,其他一切都令她感到满意,“这边很安静,风景也好,我感觉自己不是来工作的,而是在度假。”

入住景区后,大家自觉待在房间里。上班时间打开电脑办公,下班后,闲得无聊,就在群里讲鬼故事、笑话,一天也算过得充实。除了在房间隔离办公,景区还给员工发放了口罩,并在每天早中晚,对员工进行体温测试。到了吃饭时间,大家自带碗筷,由食堂打好饭菜后再去拿,避免集群。景区的超市,也保证了大家的日常所需。

窗外风景

“住别墅最大的感受就是爽中带点孤独。”时间在这里是静止的,每次看到新闻上新增的确诊数据,匡吉感觉疫情离自己有些遥远。只是偶尔停下工作的瞬间,她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些出神,住在豪华的别墅里,有山有水有风景,只是一个人,难免有些孤单。

“我一直想有套属于自己的小公寓,住别墅,想都不敢想。这次住上别墅后,我发现房子再大也不会给你家的感觉。小公寓也好,大别墅也罢,其实只要舒适方便就可以了。”

(二)每天跟钱打交道,复工后才发现存钱的重要

浦发银行长沙分行员工 刘然然

和在景区隔离办公的匡吉不同,在银行工作的刘然然每天都要经历同样一个流程:进门测体温、洗手消毒,随后换上工装、戴好手套,在现金柜台服务客人,或是在现金区对现金进行清点、消毒。

“对营业收入的现金,我们会统一用紫光灯照射15——30分钟进行消毒处理,并对箱体喷洒酒精。而支出去的钱是经过消毒后并存放14天的现金,或是从人民银行领取的新钞,”刘然然说。从疫情爆发开始,银行高度重视网点运营和现金服务相关的防控工作,按照人民银行关于现金管理的各种要求,严格实行收支两条线,对现金及设备进行消毒。2月10号,银行正式复工后,她一直在做这些事。

刘然然还记得复工第一天,和同事清点了近20个钱箱,用了整整一下午时间。这也是她这段时间最忙的一次。“我当时所在的芙蓉支行接管了长邵娄高速路的钱箱,长邵娄高速路有9个站点,本身业务量不小,加上春节假期延长,累积了很多天,所以第一天的工作量特别大。”

除了对现金消毒,银行每天对营业场所、自助机具、办公区域等也会进行消毒,确保通勤环境的安全。但,即使是做好了防护措施,刘然然仍有些担心,“虽然我们带着手套工作,但每天接触这么多流动的现金,还是会紧张不小心把手蹭到脸上”。

每天经手大量现金,刘然然对钱没有太多概念,平时消费也总是有多少用多少。但疫情爆发后,来银行的客户不多,业绩也跟着减少。想着绩效下降,刘然然意识到储蓄的重要,“我以前用钱很随意,经过这次疫情,发现还是要有积蓄,以应对突发情况。”

(三)镜头下的他们,让我更加相信爱情

杨视觉婚礼摄影工作室创始人 杨小羊

与在银行工作的刘然然相比,摄影工作室创始人杨小羊的担忧来得更为猛烈。她不仅要操心工作室的防护措施是否做到位,员工的收入也成为她要考虑的问题。

“按原计划,大年初八后我们工作室开工,每天都预约了七八组家庭,但因为疫情后面全部取消了。”2月17号,不少企业陆续开始复工。深思熟虑后,杨小羊在微信上发出一条消息,宣布工作室开始营业,但只接受线上接单,并且一个时间段只接受一组客户。

为了吸引客人,她还推出了优惠活动,凡在疫情期间线上预约,直接减免200元。优惠力度虽然小,但对一个小工作室来说,已是最大的诚意,大部分顾客也愿意接受。活动推出后,十几组家庭进行了预约。

通过预约来拍婚纱照的第一对客人,让杨小羊印象深刻。新娘是四川人,新郎是湖南湘潭人。两人相识两个月后确定关系,为了不异地,新娘顶着身边朋友都不看好的压力毅然辞职来到湘潭。而新郎则担起了“车夫”角色,在谈恋爱的一年多时间里,每天上下班风雨无阻的接送。随着疫情的爆发,看到其他情侣因为距离分开,两人更加坚定彼此,将婚期定在五一。而当初这段谁也不看好的感情,最后成为了人人都羡慕的爱情。

在拍摄现场,两人的感情在细微末节处也能瞥见一二。拍摄过程中,新郎一直为新娘暖手;拍摄一结束,立马为她披上外套......这些细节,都被杨小杨看在眼里。这些年她见证和记录了太多对新人,也被不少爱情感动,在疫情期间,这样的感动尤为特别。“他们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感情很好,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见证和记录爱情是件幸福的事,在这种特殊时期,他们让我更加相信爱情了。”

(《湘女郎》第96期 总策划/肖世锋 统筹/万蓉、杨抒怀 文/李倩 图/杨抒怀、受访者提供 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出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