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作家安徒生:他们说我一书成神,其实我是十年破壁

旅游资讯书旗小说2020-02-13 12:44

按照经历来看,网文作者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除了这个职业没有或者几乎没有做过其它职业,代表性人物如唐家三少;另一种是阅尽千帆后投身网文烘炉,或者干脆就是兼职作家,代表性人物比如烟雨江南。

但即使在后者之中,书旗签约作家安徒生也是极特殊的一位。他的特殊在于,大部分转行或者兼职的作家都属于老文青追梦,原本的行当与写作八竿子打不着,但安徒生尽管前半生经历极度丰富,但每一个经历、职业几乎都与“作家”挂葛牵蔓,全无“浪费”;安徒生的特殊还在于,99%的新晋作者首部网文作品都难免青涩,但他的小说《魔盗白骨衣》却甫一出世就石破天惊,甚至被众多书友和评论家认为是开创了网文的新写法。

是故,安徒生被称为“一书成神”。《魔盗白骨衣》小说连载大获成功、随之而来的漫画、大电影也引发了网络上的追捧潮,即将到来的网剧也已经引得粉丝们早早翘首以待,但安徒生却说:我不是一书成神。

一、“是我和胸中奇幻世界的和解。”

在成为书旗签约作者之前,安徒生当过文艺兵、编剧、纪录片导演、电视剧策划,丰富的文艺相关经历使得安徒生酝酿了成为作家的充足底气。

也因此,看过《魔盗白骨衣》的人,尤其是资深网文读者,都会惊喜地发现这本书比起一般的网络爆款小说文笔要高出不少,其流畅程度、桥段的拍案惊奇、情节的反转、人物的刻画,丝毫没有一点生涩的感觉,而且最难得的是没有填不上的坑,没有前中后风格不统一的新作者通病,整部书堪称浑然天成。

但安徒生本人很自谦,自谦得都有点不像水瓶座:“我以前觉得文学是一件神圣的事,而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很俗的人,所以从来没往写作这方面想过,文学素养的磨炼更是无从谈起。顶多算是对文字敏感一些罢了。”

安徒生常常憾恨于“文不及意”,自己胸中的奇幻世界,常不能如愿地写出来,他说,自己在写作方面很笨拙,“脑海里经常被无数创意挤爆,手里的笔却很无力,心里想要的,和最后写出来的,完全是两个故事。那感觉就像站在河边,明明看得到彼岸,却找不到船过去。”

这与很多作者的困扰并不相同,很多欠缺生活经历的作者,最痛苦的事情是挖空枯肠想情节,但情节还往往重复自己,而安徒生并不缺乏奇思妙想,他只是想将想象力变成出品的时候更加贴切和高效一些。

看过《魔盗白骨衣》的人,无不叹服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对于这一点,安徒生称:“在想象力方面我有一定天赋,这点不用谦虚,因为谦虚是想象力最大的障碍,人越谦虚,越不敢相信自己的想象,更不敢给别人描述自己的想象。”

安徒生说,《魔盗白骨衣》是渡自己的第一条船,这人生第一部网络小说,完成了自己跟故事的和解。

尽管已经大获成功,但安徒生依然觉得《魔盗白骨衣》有小小的遗憾,那就是“写得还是用力了点,希望下部书能做到举重若轻。”

拜托,安公子!你这可是第一部书,咱就别遗憾它不是红楼梦啦。

二、十五年,每天至少看两部电影

安徒生的微信头像,是大内密探零零发,周星驰戏谑夸张的神情,似乎诠释了头像的主人满满的水瓶座特质。

他的作品有一个极显著的特征——也是网络电影和电视剧导演最喜欢的特征——每一章节、乃至每一个情节,都是画面感十足,有时读书的人会恍然而生错觉:这哪里是看小说,分明是看电影。

作品具有令读者身临其境的画面感,是万千作者苦苦追求的境界,安徒生的作品达到这种效果,是由于他十几年来的一贯坚持——

从上大学至今十五年来,安徒生每天都要看至少两部电影。

“我本科学的是编剧,刚进学校时候发了一本书,打开是密密麻麻的片单,应该有五百部左右,说是四年之内建议看完的世界佳片,嗯……我接受了这个建议。因此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十五年内,我每天至少看两部电影,从未间断。”

十五年下来,几乎可以说,安徒生吃了多少顿饭,就看了多少部电影。

“吃电影“这个习惯给他的写作带来了极大的好处,闭上眼无数电影片段涌入脑海,无论是喜怒哀乐,还是唱念做打,都能瞬间将自己沉浸在某种情景内。

安徒生写的好多剧情都是为了实现心心念的某个画面:比如佛怒青衣江这段戏,他脑海里先跳出了的是一段画面——白色大雾弥漫在墨青色的江面上,一只葵花灯笼发出昏黄的光,在雾里忽隐忽现,少女坐在筏子边光脚戏水,哼着跑调的歌谣,却不知道就在近旁的迷雾之内,是密密麻麻的军船,暗藏无尽杀机。

再远处是一尊宏伟至极的山水巨佛,半个身子隐在水里,把江水分成两段,另一半身子高耸入云,斑驳的佛面,慈悲地看向人间。

佛顶之上,是个白衣白甲的少年,将整个江面的局势俯瞰于胸,嘴角却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

“画面先行“可以帮助写作更加顺利,唯一的缺点是某些时候有可能导致作者为了顺应心中的画面而导致情节被生拗,但无论如何,在网文作者中,充满画面感的写作水准可以说是处于金字塔尖的。猫腻的写作就是出名的具画面感。

三、“结缘阿里是我文学道路之幸。“

现在看起来当然不可思议,但就像众多新作者道路坎坷一样,安徒生写作《魔盗白骨衣》之初,也并不顺利。

由于是第一次写网络小说,他自己又痛恨套路,所以《魔盗白骨衣》没有黄金三章、没有金手指、没有升级打怪换地图等等恶俗但省事儿的写法,而且安徒生原本的工作繁忙,又没办法稳定更新,所以,比白骨衣还要魔幻的是:《魔盗白骨衣》一开始被好多网站拒绝。

可能那些网站觉得,这书没有刻意用套路迎合读者,火的概率很低。安徒生这部神作甚至遭到了一些编辑的嘲笑,甚至还有编辑提了一堆“专业”的修改意见,比如换书名蹭神作热度、用玄幻的仙法体系代替现在的现实物理体系、故事重心应放在功法修炼上等等……

不玩“套路”,书就没人看吗?安徒生觉得,按照那些编辑的视角,这些意见理所当然,但是却跟自己讲这个故事的初衷相违背,另外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是“我当时信心很足。”

直到后来,安徒生遇到了书旗的编辑大圣,《魔盗白骨衣》才终于拨云见日。

通过大圣,安徒生了解到了书旗的运营思路,对IP项目的扶持,和整个阿里体系对项目的衍生推广,“我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合作伙伴,于是跟他讲述了我准备以白骨衣为起点的创作理念,那次我们谈得很尽兴,《白骨衣》也顺利在书旗签约。”

相比很多网站的编辑对小说的立意和写法加以干涉,大圣却只是对安徒生讲述一些网文知识,以及一些大神的写作经验,让安徒生从中吸取营养,却对安徒生的创作思路丝毫不加影响,这让安徒生极为“受用”,这段时间他受益匪浅,成绩也是突飞猛进,接连上了好几次点击订阅的排行榜。

与此同时,书旗对潜力作者的培育计划开始显现,频繁的IP交流会,影视制作方讲座等等,让安徒生在创作中不断微调方向,越来越准确地朝着最终的目标——影视改编前进!

令安徒生惊喜的是,改编比他预想中还来得快!《魔盗白骨衣》这本书的原计划是写三本,一年一本,但是在第一本《白衣夜行》还没写完的时候,便因题材的特殊性被选入优酷的HAO计划,然后迅速售出了价值百万的影视全版权。

开写第二本《黑葵白月》的时候,同名漫画改编也开始,取得了六话破亿的好成绩(目前全网点击已破10亿),两部衍生网大《昆仑之泪》《机关无双》也在横店开机,近日已在优酷网络院线播出,热度榜第二。电视剧版有知名影视公司操刀,目前也在紧张筹备中。

提起书旗,安徒生心中满是感激,他说,“从我的角度看,书旗对于新作者十分友好,不过分看重作者的资历背景,十分看重作品质量,先用心做好作品IP,再培育好作家IP,多赛道开发IP价值,兼容并包各种文学类型,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创新生态链。”

安徒生说,自己始终如一地看好书旗模式,并将长期与书旗并肩前行。

纵观过去三年的网络文学花丛中,《魔盗白骨衣》毫无疑问是一朵奇葩,而安徒生则是新生代作者中最令读者有期待感的几位之一,他胸中的奇思妙想,值得我们用更久的时间等待吐蕊和怒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