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BOSS堂 第一季第七期】周利民: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创业活动梅溪湖(高端)家居建材城2019-10-24 17:45

前言——

2019年10月26日-11月4日,马戏、杂技、文艺演出,燃爆梅溪湖!

“世间总有那么一些人,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擅长做什么。从学厨师,做汽车配件学徒,再到接触涂料市场和建材领域,周利民从来是人生的‘掌舵者’。如今,20年过去,他不仅拥有了自己的涂料工厂,更是把贸易、制造、施工进行了完整的产业链融合,这种异于常人的‘定位’能力,仿佛是天生赐予。”

好度涂料董事长、涂料协会会长:周利民

80年代,浏阳的一个小山村里,一个刚刚上初中的男孩整天捧着报纸,读时事政治,读金融资讯,读创业者的故事。

父辈一代崇信“读书就是出路”,但凡有人看到此种情景,一定会竖起大拇指称赞“有出息”。而他确实从成撂的旧报纸中,读出了一条改变命运的道路:创业。

种子发芽,根深蒂固。并由此开启他跌宕起伏的人生。

他就是“涂料大王”周利民。

01

“青葱年代的飘忽不定,越早终结它越好”

对于人生的方向,越早想清楚越好。有时候不一定要想明白具体的目标,但是应该想清楚过怎样的人生,并确定好自己的价值观。

方向是对的,就不会迷路。周利民,仿佛就是天生的“认路”人。

一开始,周利民进入厨师行业,学烹饪。可看起来简单的烹饪技术,操作起来却并非想象中的容易。学了几个月后,被师傅经常骂的周利民决定离开,“我这个人的动手能力不是很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但我的长处,不在这。”

想在厨师行业积累第一笔财富的梦想破灭,周利民转战长沙的情况,并没有好过多少。在父亲朋友的配件厂当学徒,一个月的工资仅150元,这对想创业的他来说,继续坚持下去的意义为零。

对于青葱年代的飘忽不定,越早终结它越好。于是,周利民再次“出走”。

有人曾说,柳传志是个天生的商人,一眼就能看到一个地方打下去有没有水。这需要具有出色的判断力,能够透过纷繁的表象数据,一针见血地看到里面最核心本质的能力。

周利民,无疑具有这样的能力。在他的身上,显然有一股“自知者明”的清晰认知。

“我父亲是做木工活,不是有油漆嘛,我就说你这个活给我来承包。”“觊觎”父亲行业已久的周利民,终于开口。在父亲看来,小时候那个爱读报纸、有出息的孩子,要进入一个没有出息的行业,虽然不是件好事,但拗不过他的坚持和热情。

很快,周利民油漆学徒三个月后,正式等到了父亲允许他“独立”的通知。这种独立感一直是他想要的——为自己打工,才是快乐并且有意义的事。

02

“满满当当的门店,盒子竟都是空的”

如果回顾周利民的创业历程,着实一把辛酸一把泪:

初次创业,就像幼儿学走路,摇摇晃晃,磕磕碰碰,弄不好还要摔一跤。这时就需要有人搀一把,让初创者度过摇晃期,走稳当了,再放手。

可90年代,哪里有如今随处可见的“创业孵化器”?即使踩着单车、顶着8月毒太阳的周利民,干劲十足,但现实却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太年轻,厂家看不上他;揣着2、3万块钱拿货,囊中羞涩,人家都觉得很好笑。盘下的高桥店面,店里货品空空荡荡,与隔壁琳琅满目的商品相比,连周利民都觉得不好意思。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问题还是出在资金上。“没有资金就没有货,我就找到行业内最大的经销商,说你的油漆盒子空着也可惜,不如搬到我的门店。没办法,撑撑门面。”说罢,周利民沉默良久。

就靠着这些寒酸的“空盒子”,从1998年9月到年底,周利民只用了小半年时间,就做出了60万的营业额,赚到人生中梦寐以求的首桶金。

生意越做越红火,一场2003年的“寒冬”却骤然降临。

彼时拿到宏昌涂料品牌代理权的周利民,大刀阔斧形成了自己的垄断龙头地位。正当发展得如日中天,问题出现了:当时流行的白漆太脆,产品不过关,导致合作的多家家装公司出了问题,一赔就是50万。

“在熊熊烈焰中,你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抢出来的唯一财产,不是椅子、电器或账本,而是你的信用。”显然,多家合作商直接中止合作,周利民的信誉岌岌可危。对创业者而言,最重要的、赖以安身立命的根本,不是所有看得见的资源,而是最为无形的——信用。

商业,其实就是一个与机会有关的游戏,还有立足和翻盘的机会吗?“当时很清晰地知道,要转型。做单一品牌太危险,所以开创了‘超市’模式,对品牌选择和产品多元化有了更高的要求。”

周利民打造的涂料超市,衍生于传统的方式,却又比传统的方式有了更多的特色和优势。消费者需要什么就卖什么,最大的好处就是,给消费者提供了一个自由选择的舞台。值得周利民欣慰的是,市场反响热烈。

在搭建起几近崩塌的物质王国时,同时一点点建立起的还有信誉。周利民明白,在逐利的商业世界里,失败者之所以能够卷土重来,只有“信誉”二字,它如金子般珍贵。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利民成功了。

当记者问到,如何看待梅溪湖这个市场的时候,周利民认为:梅溪湖这个片区,不缺乏高端客户,反而缺乏是的一个高端市场,来引导片区的人集中到一个点来消费。

03

“对暴利时刻保持警惕”

2012年,长沙好度涂料有限公司成功控股广东公司,周利民变身真正拥有自己品牌的老板。大展宏图的机会到了,他决定加速推动理想的车轮,同时在两条阵线上掘进。

一条是自建产业链,完成贸易、制造、施工完整产业链融合,用整个产业链与跟市场竞争者一个环节竞争,打造绝对优势。另一条是由90年代开创的“定向销售”策略,升级为“三板斧”策略。

成功的企业都是相似的,成就刘强东京东江山的“三板斧”,如今,成了周利民的生意准则。“正品、专业、低价,是好度始终坚持的三原则。做企业,我们追求利润,但是不追求暴利,因为暴利对社会影响是极其负面的。”

不像一位绝世的武士,即使死于一场宵小之辈的阴谋,但这并不妨碍他英名永存。但企业家没有这样的幸运,其成功被人记取和传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所一手缔造的企业持续高速创造奇迹。

中国的企业家,总是需要有一些看得见、可以被量化的物质和数据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增长的速度要比同行快,否则,他就很难被视为成功。由此,“破釜沉舟”、“卧薪尝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隐含在成语中的“血腥与决然”,纵容出许多不知节度的财富群体。

在访谈过程中,周利民反复强调“不做暴利”,这四个字仿佛融进他的血脉,镌刻出一种绅士的风骨。

“暴利行为在市场其实很难立足。我们20多年的老客户,从来没有说我们的东西贵,赚了不合理的利润,我们讲究长远,有节制地赚钱。”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打在脸上,他习惯性地触摸自己的“脉搏”。这是周利民的擅长:他永远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始终明白自己当下在哪里。

“食不过饱,饮不过量”。也许,33年前那个坚持看报纸的小孩,在历经这么多年的创业后,已经懂得,“创业是一场有节制的游戏”。

访谈最后,周利民表示,想把自己一手打造的“好度涂料”品牌做成“社会企业”。“当你是个体户时,自己一个人倒下了,企业也就倒下了;当你是一个公司的时候,就是一群人倒下;当你成为一个社会企业的时候,整个社会都不允许你倒下。”他崇拜马云,谈起“新六脉神剑”,赞赏之情溢于言表。

马云在事业在功成名就的时候急流勇退,梳着一头脏辫,身穿铆钉夹克,豪情唱出《怒放的生命》,像是一场中国最潮的演唱会。正处巅峰的周利民也正有此意,自己对旅游有一股近乎痴迷的爱好,希望退居幕后,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喜欢的事情。

“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让一切喧嚣走远,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行在清涧……”也许某一天,在旅途中从容淡泊的周利民,会唱起许巍的《旅行》——故事没有结束,新的征程已然开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