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蝴蝶爷爷”发现5个蝴蝶新品种 填补世界昆虫学空白

永州日报黄玲玲 刘联波2019-07-18 14:25

原标题:他发现5个蝴蝶新品种,填补世界昆虫学空白!

“蝴蝶爷爷”李贻耀:发现5个蝴蝶新品种填补世界昆虫学空白

在我市“全国科技工作者日”庆祝暨表彰大会上,今年77岁高龄的东安一中特级教师李贻耀,成为获表彰的8名“最美科技工作者”之一。作为一名中学生物老师,李贻耀几十年如一日捕捉蝴蝶、制作蝴蝶标本,发现了5个蝴蝶新品种,填补了世界昆虫学的空白,并将制作的5000多件蝴蝶标本无偿献给国家和学校。

这是李贻耀作为一名生物老师的执着,更是他作为一名科研者的大爱。

与蝶结缘

——“凤蝶传情”让他钟爱蝴蝶

谈及李贻耀老师潜心研究蝴蝶的经历,那还得从他与夫人周秀英“凤蝶传情”的故事说起。

1959年,在东安县井头圩镇大福村,18岁的李贻耀与同村姑娘19岁的周秋英相恋了。那一年高考,李贻耀考取了湖南大学生物系,而周秋英因几分之差而名落孙山。李贻耀怕恋人想不开,将亲手制作的两个凤蝶标本送给周秋英。凤蝶传情,两个年轻人的心贴得更紧了。

经过爱情长跑,1966年,回乡教书的周秋英与同样教生物的李贻耀顺利结为幸福伴侣,更唤起了李贻耀对蝴蝶的钟爱。

上世纪80年代初,李贻耀在生物课上讲解拟态蝶类枯叶蝶的特点时,由于没有标本,学生们听了半天,仍似懂非懂。李贻耀想,要是能找到枯叶蝶的蝴蝶标本就好了。据当时国内蝴蝶研究资料介绍,全国仅在四川峨眉山才有枯叶蝶分布。湖南与四川同处北纬28度附近,气候与自然条件十分相似,也许本地就有,只是还没被发现。

于是,他处处留心见到的每一只蝴蝶,一有空闲,便带着捕蝶网罩四处捕蝴蝶,制作蝴蝶标本,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

然而,一年一年过去,多个种类的蝴蝶捕了不少,蝴蝶标本也制作了不少,枯叶蝶却始终不见踪影。

1999年,苦苦寻找枯叶蝶14年的李贻耀,终于在城郊的覃塘岭找到了一只枯叶蝶,可苦追了三个山头的李贻耀却摔在了石头上。衣服划破了,手脚出血了,背着的标本箱也摔坏了。可他却兴奋异常:捕到了枯叶蝶,不仅有了教学标本,还打破了关于枯叶蝶分布的权威定论!在这之前,湖南省所有的中学都没有一只枯叶蝶的标本。

采集到枯叶蝶后,更坚定了李贻耀对采集蝴蝶标本的信心,他多次深入覃塘岭山区和海拔1800多米的舜皇山腹地捕捉蝴蝶。

创造奇迹

——舜皇山上发现5个新蝶种

对于李贻耀来说,捕蝶只是第一步,鉴别蝴蝶、制作出有科研价值的蝴蝶标本分门别类才是难点,而鉴定出新蝶类,更是难上加难。

为此,李贻耀自费订阅了有关杂志,购买了蝴蝶图谱和研究资料,但国内的资料非常有限。对蝴蝶知识如饥似渴的他,遍访蝴蝶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权威,足迹遍及广西、云南和加拿大等地。久而久之,他成为该领域的“蝴蝶通”,不仅自己制作的标本广受青睐,写作的论文也多次登上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的《中国蝴蝶》会刊,还专门出版了蝴蝶研究类书籍《舜山蝶影》。

东安县境内的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最高海拔1800多米,生物种类众多。李贻耀是这里的常客,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深入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深处捕蝴蝶。渴了,喝几口山涧水;饿了,吃几个携带的冷馒头。他的足迹,遍及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山山岭岭。

李贻耀先后制作了5000多件蝴蝶标本,并鉴定出蝶类11科153属324种,蝶种数约为全国已知蝶种的四分之一,相当于“蝴蝶王国”云南省的一半。其中,金裳凤蝶、宽尾凤蝶、蓝点紫斑蝶、白斑迷蛱蝶、虎灰蝶等11个蝶种,均为国内公认的珍稀蝶种。

后经中国昆虫学会蝴蝶分会鉴定,李贻耀采集的蝴蝶中,有5种属于首次发现的、具有唯一性、永久性和不可取代性的新蝶类,并分别命名为湘南荫眼蝶、舜皇环蛱蝶、娥皇翠蛱蝶、周氏何华灰蝶和东安燕灰蝶。

在总面积只有1万多公顷的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里,发现5个蝴蝶新种,李贻耀创造了奇迹。

大爱无疆

——把标本无偿献给国家和学校

发现5个新蝶种的消息传开后,前来李贻耀家里参观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出高价要购买他的蝴蝶标本,有人想同他们一道外出办蝴蝶标本流动展览赚钱,但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早就与妻子周秋英商量好,要把这些蝴蝶标本捐献给东安县一中,创建一所蝴蝶科普馆,以此为阵地,引导和激发学生们的科学兴趣,让他们爱上科学,走进大自然,勇敢探索未知世界。

2002年,在东安县一中建校60周年校庆前夕,李贻耀将5000多件珍贵标本,全部无偿捐给学校,建立了湖南省首家用于中学生物教学与科研的东安蝴蝶馆。

东安蝴蝶馆,现有5000多件蝴蝶标本,所有这些标本全部由李贻耀捐献。东安蝴蝶馆的5个蝴蝶新种均由中国昆虫学会的权威学者鉴定并由李贻耀予以命名,填补了世界昆虫学的空白。2016年9月,东安一中蝴蝶馆入选国家科普教育基地。

为更好地保存舜皇山独有的5种新蝶类标本,李贻耀将新制作的湘南荫眼蝶、舜皇环蛱蝶、娥皇翠蛱蝶、周氏何华灰蝶和东安燕灰蝶标本,无偿捐献给设立在陕西省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国家级动物博物馆。

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李贻耀,蝴蝶还经常蹁跹入梦。不管身在何处,他都随身携带扑蝶网和标本箱,几年来,又采集各种蝴蝶标本800多个。

“蝴蝶爷爷”

——带领学生走进五彩斑斓的大自然

“同学们认真观察,与其它蝴蝶相比,东安燕灰蝶有哪些特征……”在东安县一中的全国科普教育基地——东安蝴蝶馆,经常能听到李贻耀耐心启发前来参观的学生们。

李贻耀退休后,除上山捕蝴蝶、制作标本,大部分时间就在东安蝴蝶馆为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义务讲解蝴蝶等生物科学知识,把大家带入五彩斑斓的大自然。

在李贻耀的倡导下,东安县一中成立了生物兴趣小组,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生物特长生,同学们都亲切地称呼李贻耀“蝴蝶爷爷”。东安县一中2017年考上清华大学的魏子顺同学,在东安县一中上学期间对生物特别感兴趣,一直是学校生物兴趣小组的主要成员,高一时,魏子顺参加全国生物奥赛,获得二等奖,与一等奖仅差一分。2018年,东安县一中参加全国生物奥赛,有4名学生获湖南赛区一等奖,9名学生获湖南赛区二等奖。东安县一中还两度成为清华大学优质生源基地。

如今在上海某生物制药研究所工作的朱巍,现在仍然清晰地记得李贻耀老师在课堂上展示枯叶蝶标本,讲解枯叶蝶知识的生动情景。“正是在李贻耀老师的引导下,我对生物学产生了浓厚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帮助我确定了后来的人生道路。”朱巍先后参与多种生物制药新品种的研制。

“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在舜皇山再发现几个新蝶类。”77岁的李贻耀还在坚守着他的“蝴蝶梦”。

(永州新闻网 记者 黄玲玲 通讯员 刘联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