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电竞报告解读(上):收入、用户与电竞博彩

前言

  2016年,是电子竞技整体作为一个行业,再次得到爆发性增长的一年。

  在北美地区,NBA资本对电子竞技空前关注,既有队伍收购现有电竞战队,也有球队老板与退役球星投资电竞战队,眼下电竞领域光是“NBA派系”的战队就有NRG、Dignitas、Flyquest、Misfits、Echo FOX、Team Liquid、Renegades等等。而前派拉蒙影业副总裁Rob Moore和狮门电影公司也各自投资了Phoenix1与Immortals战队,电竞圈的“影业派系”初见端倪(但Immortals也有来自NBA灰熊队老板的投资)。

  2016年,ESPN2台转播EVO世界格斗游戏大赛成为格斗游戏迷奔走相告的大事件,最终有将近20万人在ESPN2台收看了这一比赛;而美国的权力中心——白宫也出现了电子竞技的身影,白宫办公室举办游戏直播活动,希望以此来向年轻人传达医保的重要性;而传媒巨头时代华纳与WME|IMG联手打造ELEAGUE联赛,并在旗下电视台TBS播出。

  在欧洲,电子竞技同样得到了传统体育俱乐部的关注,德国沙尔克04、法国巴黎圣日耳曼、西班牙瓦伦西亚、希腊帕纳辛纳科斯等知名足球俱乐部都成立了电竞队伍,英国的西汉姆联和德国的沃尔夫斯堡则通过签约FIFA选手来加入到这场电竞布局中来。

  TSM有着最顶尖的赞助商,他们不但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和精良的自制内容,还运作了推特、脸书、Instagram频道,关注度分别达到了56万、102万、50万和19万,而且他们从未缺席过NA LCS决赛,可以带给赞助商极高的曝光度。旗下两名超级明星Bjergsen和Leffen还有Redbull的个人赞助。(图片来自LoLeSports)

  在以往,电竞俱乐部往往只能获得电脑硬件、外设厂商或是游戏相关公司的赞助。在2016年,越来越多的战队获得了来自非游戏相关行业的赞助,法国战队Vitality拥有电视台Canal+的赞助,G2则与沃达丰西班牙分公司展开合作,TSM则在维持车险巨头GEICO的赞助之余,又获得了来自男士香水品牌AXE的赞助,两大功能饮料Monster与Red Bull也在各自布局赞助队伍,而博彩网站Betway在去年成为了NiP战队的冠名赞助商,美国的Optic Gaming则获得了汽车用品品牌Turtle Wax的赞助。前不久,奥迪汽车与Visa各自赞助了欧洲战队Astralis与SK Gaming,Vitality还获得了来自阿迪达斯的赞助。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与游戏、电脑硬件与外设无关的公司赞助电竞队伍和选手,甚至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世界五百强企业。

  在中国,直播平台间的烧钱大战仍在继续,千万级收入的电竞主播仍在持续出现。阿里体育强势入场,成功举办总奖金池高达500万美元的WESG,并宣布与常州市达成为期10年的战略合作协议。香蕉游戏传媒主办了《守望先锋》泛亚太超级锦标赛,并积极推动移动电竞手游皇室战争的相关赛事。WCA也在逐渐发挥其国际影响力。

  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整体收入,电竞行业仍旧呈现了稳定的增长态势。时值年末,包括Superdata、Activate在内的多家咨询公司和研究公司都撰写了本年度的数据报告,PentaQ将在引用数据报告的同时给出自己的观点。

观众分布

  “游戏竞赛是传统体育联赛最渴望变成的模样:年轻,全球化,数字化,并且在变得愈发的多元化。”——ESPN杂志

  地区分布

电竞观众分布:亚洲1亿2480万,欧洲4560万,北美3850万,世界其他地区490万

电竞观众分布:亚洲1亿2480万,欧洲4560万,北美3850万,世界其他地区490万

  根据superdata的统计,截至16年末,世界范围内的电竞观众人数会达到2.14亿,相比去年增加了14%,而到19年末,这一数字预计会达到3.03亿。亚洲地区在观看人数上远远领先于其他地区,但在收入上仅略高于北美地区。但换句话说,亚洲地区的潜力仍然非常巨大,这里的电竞观众大于全世界剩余地区总和。

  北美用户年龄层

  而在年龄和性别分布上,以美国为例,年龄位于18-24岁的年轻群体规模最大,占了近半数,24岁以下的群体占了61%的比重,年轻人依然是这个市场的主体。

咨询公司Activate称“富足的千禧一代他们会继续把注意力转移到电竞上并为之付费”咨询公司Activate称“富足的千禧一代他们会继续把注意力转移到电竞上并为之付费”

  咨询公司Activate给了电竞用户群体“高增长”的评级,因为他们比传统体育观众更高比例的18-34岁的年轻群体,也有着最高比例的年收入10万美元以上的粉丝群。除此之外,有91%的电竞爱好者表示他们也会关注或参与传统体育,而71%的电竞爱好者则表示他们正在把花在传统体育上的时间转到电竞项目上来。

  电竞观众规模增大并不出人意料:近两年来电竞粉丝不再仅仅等同于游戏发烧友,电竞门槛逐渐降低。去年Newzoo公司发布的全球游戏市场报告也表示在他们调查的16个国家中,偶尔观看型人群数量有了轻微减少,狂热爱好者的比例则大幅增长了31个百分点,有40%的观众表示自己其实是不怎么玩游戏的,电竞正在逐渐脱离游戏附属品的身份。

  但Superdata的报告也同时指出,电竞行业观众数的ROI(投资回报率)目前还不明确,所以增加的观众量目前还并不能算是收入增加的必要因素。而Activate则表示,如果电竞观众的人均电竞消费能达到NBA粉丝的水准,那电竞就会变成一个40亿美元的产业。

  男性为主

  电竞行业依然是男性主导的行业——以北美为例,电竞观众男性占比高达85%,在这次76人的收购过程中,其高管也表示这次投资可以通过控股职业电子竞技俱乐部来吸引那些以年轻男性为目标的赞助商,可见吸引年轻男性观众依然是产业从业者的主要目标。

  英雄联盟依旧是2016年观看人数最高的电竞赛事,约4300万独立用户观看了2016全球总决赛,相比上年增长了700万,而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为1470万,相比上年增长了70万。独立用户增加了700万但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仅上升了70万,这似乎印证了Superdata“休闲型电竞用户在增加”的观点。

  电竞迷与篮球迷

  NEWZOO在一项报告中指出,在美国传统体育四大项(美式足球、棒球、篮球、冰球)中,美国篮球项目的观众群体和电竞的观众群体是最为重合的,篮球观众要比美式足球、棒球、冰球的观众更为年轻,和电竞迷的年龄层更为接近。而拥有篮球迷和电竞迷双重身份的人达到了960万,要高于美式足球、棒球与冰球项目。这可能也是NBA球队集体布局电竞行业的原因之一。

电竞收入

  收入分布与增长情况

  Superdata的数据报告显示,电竞行业在2016年全球累计收入共计8.9亿美元(电竞产业、非游戏收入),其中亚洲地区以3.28亿美元再次领跑,欧洲与北美则是不相上下,两者都有明显增长——在Superdata 2015年发布的数据报告中,全球电竞收入为7.47亿美元,其中亚洲、北美、欧洲的收入分别为3.21亿美元、2.24亿美元与1.72亿美元。

  Superdata预计到2019年,电竞收入将会达到14亿美元。

  而另一家研究公司Newzoo给出的2016年电竞收入则为4.65亿美元,2015年的电竞收入为1.94亿美元,反映出来的电竞市场的增长仍旧非常可观。

  欧洲的爆发式增长

  在2015年全球总决赛期间,PentaQ曾采访了拳头欧洲电竞负责人Jason Yeh,当时Yeh先生便表示很快就会有大量资本进入欧洲电竞行业,欧洲电竞行业获得的赞助与投资也会借此上升,同时由于地理因素,欧洲更多的是本国企业赞助本国队伍。确实如Jason Yeh先生所言,我们在2016年看到了法国电视台Canal+和阿迪达斯赞助法国队伍Vitality,沃达丰西班牙分公司冠名G2西班牙分队,H2K则被专业投资人所收购,以及在2015年年底的时候,俄罗斯超级富豪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的USM公司为俄罗斯战队Virtus.Pro投资了一亿美元。综合这些情况,我们并不难理解欧洲的爆发性增长。

H2k的董事会成员,现CEO Susan Tully曾是Kanye West的CFO

H2k的董事会成员,现CEO Susan Tully曾是Kanye West的CFO

  收入分布

  电竞收入依旧以赞助和广告为主,达6.61亿美元,其他主要收入依旧是奖金池、博彩、小型比赛、门票销售、周边产品

  Superdata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球共计8.92亿美元的电竞行业收入中(电竞产业、非游戏产业),品牌推广上的收入依旧是大头,达到了6.61亿美元,整个电竞行业(赛事、选手或战队、电竞相关的网站)在广告和赞助上的收入,约等于NBA联盟(此处指的是联盟与球队)在2014-2015赛季的赞助收入——但NBA的核心收入是电视转播权。这一部分收入被Superdata定义为非直接收入。

  而直接收入方面,整体相较去年增长了36%。特别是今年电竞行业的奖金池收入达到了7800万美元,比起去年增加了46%。巨额的奖金成为游戏发行商推广游戏、提高关注度、吸引优秀选手的必要手段。而整体的赛事数量也在增加,在此影响下,门票与周边收入也从去年的330万美元增长到了530万美元。

  由于电竞项目的自身属性,一直以来都走免费观看的路线,但也有公司在进行商业化尝试。如拳头游戏将流媒体版权以5年保底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BAMTech,但这笔交易里并非只涉及到了流媒体版权,BAMTech除了负责扩宽英雄联盟赛事的内容分发渠道,开发移动端APP,还将负责英雄联盟赛事广告和赞助的销售工作。算是一种较为新型的商业化合作方式。

  奖金池

  2016年电竞行业的奖金池收入中,DOTA2的赛事奖金要占据半壁江山,今年的TI6通过众筹方式募集到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高额奖金,另外三场特锦赛也各有着300万美元的奖金池。而拳头公司也在世界赛开始前宣布从今以后每年的冠军皮肤和世界赛守卫皮肤销售额的25%都会直接进入奖金池,S6的奖金池也突破了500万美元。

2016年奖金在100万美元以上的电竞比赛,数据来源:esportsearnings

2016年奖金在100万美元以上的电竞比赛,数据来源:esportsearnings

  另一个奖金池大幅提升的项目则是CS:GO。,由于其节奏快、门槛低、观赏性强等特点,在今年受到了热捧。在2015年,CS:GO奖金池最高的赛事仅为25万美元,而且有不少赛事都将奖金池定在这一档,似乎25万美元就是CS:GO赛事的上限。但在今年,百万美元奖金池的CS:GO赛事频频出现,如ELEAGUE第一季的奖金达到了140万美元,冠军可以拿到40万美元,第二季的奖金池为110万美元——冠军奖金依旧为40万,仅仅是参赛队伍减少了。

  除此之外,阿里体育打造的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总奖金高达550万美元,展示了阿里体育布局电竞领域的决心。其中CS:GO和DOTA2各有150万美元奖金,前者缔造了CS:GO项目奖金记录,后者则缔造了DOTA2非官方赛事奖金记录。

电竞博彩

  Activate调查显示,电竞爱好者中对博彩有兴趣或是参与过博彩的用户达到了66%,高于电子游戏玩家和传统体育迷;在活跃的电竞迷群体中,参与过博彩的人高达77%

  根据咨询公司Activate调查,电竞爱好者有着比传统体育迷和电子游戏玩家更高的参与博彩的意愿。而博彩行业,历来是最与时俱进的行业之一,因此我们不难想象为什么博彩业会有5900万的收入,在直接收入中仅次于奖金收入——但鉴于博彩在部分国家属于非法活动(如中国),实际上博彩业的收入可能会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这其中,既有传统博彩机构开通电竞博彩业务甚至成立电竞分站,也有不少新网站甚至是电竞媒体参与其中。知名博彩网站Pinnacle是第一家开通电竞博彩业务的传统博彩机构,该网站电竞博彩的投注量,已经超越了英式橄榄球和高尔夫,在所有项目里位列第七。

  而在去年,CS:GO的皮肤博彩作为一种处于灰色地带的新型博彩方式,受到了电竞用户特别是未成年人的热捧。2016年4月,彭博新闻以“虚拟武器正在将青少年变成严重的赌徒”为题报道了这一事件,在博彩网站上,CS:GO的皮肤变成了通用货币,研究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曾表示,在2015年,有超过300万用户通过皮肤来进行竞猜,涉及交易的总金额达到23亿美元。

游戏机领域出现了“电竞赌博机”的新概念产品

游戏机领域出现了“电竞赌博机”的新概念产品

  除了线上博彩,威廉希尔在拉斯维加斯正式推出了线下的电竞博彩。而美国游戏机生产商GameCo则推出了基于玩家游戏技巧的赌博机。这些都是博彩行业参与到电竞领域的积极行动。

传奇CS战队Ninjas in Pajamas(NiP)与赞助商Betway。(照片来自NiP官网)

传奇CS战队Ninjas in Pajamas(NiP)与赞助商Betway。(照片来自NiP官网)

  除了开通电竞博彩业务,博彩网站正在以赞助战队的方式切入到电竞行业中。2016年9月,博彩网站Betway与NiP的六位数赞助合同引发了多方关注,Betway成为了这支传奇CS战队的冠名商。而另一家专注于电竞博彩的网站GG.bet则赞助了Fnatic, Luminosity 以及Ad Finem战队。

(深度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rosexue]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