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17岁少女广州艺校遭校园暴力被逼疯

城市民生中国网-传媒经济2014-06-23 14:21
0

衡阳17岁少女广州艺校遭校园暴力被逼疯

曾经健康快乐的衡阳女孩小菲(化名)

衡阳17岁少女广州艺校遭校园暴力被逼疯

在校期间,小菲(化名)取得的荣誉证书

一年一度的高考刚刚过去,本应参加今年高考的衡阳女孩小菲(化名)如果没有在校期间的那段非人的遭遇,此时的她也应该与其他同学一样静静地在家等候着自己的高考成绩,将那本《高校志愿填报指南》翻了一遍又一遍;又或许挑上一个适合外出的时段叫上几个要好的同学趁着充足的假期背上简单的行囊来一次没有目的地的旅行。

然而这看似不算苛刻的计划在这个花季少女身上却得不到实现,因为那段遭遇,她无缘今年的高考;因为那段遭遇,她无法随心所欲的旅行;同样也是因为那段遭遇,几近崩溃的父母不得不继续在漫长的维权路上疲于奔命,年逾八十的外公不得不拖着不听使唤的身躯为她端汤送药,照顾她的衣食起居。

事件起因:噩梦开始从学校开始

小菲今年17岁,是个聪明伶俐又活泼可爱的女孩,有着花一般的年纪,花一般的梦想。如果孩子当初没被几个不知善待他人的同学打骂,那么她现在肯定也不至于每天疯疯癫癫的,还不敢让旁人知道。

说起这事,还得从7年前说起,2007年下半年,11岁的小菲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广州市艺术学校舞蹈班,3年后,又通过考试转入中国舞班,但这次转班就成了小菲噩梦的开始。

有一次放假回家,临去学校前,小菲却一直躲在家哭,不肯出门。母亲关爱地问小菲“怎么了”,小菲只是一个劲地哭着,却什么也不说。经过母亲半个小时的再三追问,表情痛苦的小菲终于蹦出了一句话“我不去读书,妈妈我怕!好多同学打我!”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各方面条件都出类拔萃的小菲遭到了同班同学的妒忌,他们群起而攻之,变着花样对小菲从精神上折磨,侮辱、谩骂、嘲笑甚至向她扔粉笔,渐渐地,不堪受辱的小菲专业课开始一落千丈,整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而从事专业课教学的老师更是不问缘由,粗暴地不允许小菲再上专业课。

受辱之后怕遭同学报复的小菲,一直不敢声张,她怕声张之后,独自在外会遭到更残酷的报复。尽管这样,她还是没能躲过同学的再一次欺负,那一次,5名同学没有再用侮辱性的语言进行攻击,而是对她动上了拳脚。

从此之后,小菲再也没有回过学校,到如今已有三年时间。

精心护雏:三年辗转全国各大精神病院

自从被打以后,小菲经常又哭又笑,父母发现女儿有点不正常,就把她送到南方医科大学去看病,心理医生说有心理障碍。

那一年,小菲还只有14岁。

救女心切的父母为了让小菲早日康复,重新返校,先后带小菲辗转湖南湘雅医院、湘雅附二医院、衡阳市精神病院、衡阳俊章精神病院、北京安定医院等十余家医院,治疗费用超三十万元。然而收效甚微,小菲在住宅院内整天大哭大闹,北京街头经常脱光衣服又跑又跳,有时候还不问缘由地向家人举起菜刀……曾经娇小可人的女儿早已是邋遢不堪,曾经年轻的父母也早已身心疲惫。

事发后,学校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被迫展开调查,据学生科调查结果表明,部分同学确实对小菲进行了长时间的辱骂和殴打。

学校责成辱骂打人的5名女学生写下检讨书,并给与行政处分。

艰难维权:身心疲惫到底路在何方

三年来,一边是坚持对女儿的治疗,一边是为女儿的不幸遭遇讨个说法,年轻的父母早已是疲惫不堪。

维权路上,小菲父母往返广州数十次,却被拒之门外,连学校负责人的一次面都没见过。

据小菲的父母描述,作为负有管理责任的一方——广州市艺术学校,三年来始终没有给受害者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校方一直持推诿和回避的态度。

那年,小菲才14岁,在法律上应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

2013年,小菲的父母把当初参与辱骂殴打小菲的5名同学和他们的家长一起告上法庭,并委托中间机构对小菲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小菲患上了偏执型精神分裂症。

法院判决,5名学生及其家长总共须赔付受害者8.2万元精神抚慰金,但到判决截止日期,仅仅只有1名学生及家长赔付了一笔1.8万元的抚慰金,其余4名同学视判决书如无物。截止本网发稿,小菲的父亲打来电话,虽然广州艺校成立了事故处理小组在配合当地相关部门调解,但同样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学校同样拒绝支付小菲的医药费。(中国网-传媒经济记者 李 忠 刘双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bettyya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