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绍屏
    国民革命军第52军195师,后入印度"英国皇家远东突击学校"学习战时主要经历:缅北反攻。

    1944年,在步兵第1团第1营3连火箭炮排任排长的吴绍屏领兵带着四枚火箭炮,在腊戌火车站附近的一处山头,阻击日军坦克对腊戌火车站的反扑。"那是第一次上战场,也是第一次指挥作战。

  • 蒋梅初
    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汽车兵团,主要经历:昆仑关战役,第一次入缅作战。

    蒋梅初是汽车兵团辎重排的汽车驾驶兵。1942年,辎重排被调入缅,蒋梅初在返程途中,车辆和人员的损失一直不断。"已2天没吃饭"的提车小分队,饭吃到一半"引来日机的猛烈轰炸。"等我醒来,发现炮弹掀起的浮土已经埋到了我的脖子。

  • 叶启福
    国民革命军第4军102师,后转至73军军部工兵营,战时主要经历:第三次长沙会战,雪峰山会战。

    "第三次长沙会战"。让叶至今记忆深刻的是,在新墙河以西的一处被称为"207高地"的山头,与日军的反复拉锯战。"白天日本人夺过去,晚上我们又夺回来,就这么来回的打。惨!最后我一个排只剩下12个人"。

  • 王志忠
    中国远征军新38师

    "1943年10月下旬,远征军将士为了给死去的战友报仇,给被杀的国民雪耻,越战越勇,王志忠所在的新38师与美军突击队联手攻占了瓦鲁班,几乎全歼号称日军精华的第18师团。

  • 胡彪
    国民革命军第73军230团3连 战时主要经历:第二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

    那天,队伍被紧急集合,并被要求"只拿枪炮,不带行李"向常德以北急行军。在石门境内,部队与日军遭遇,那一仗打得"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真的是血流成河"。在这场以我方失败而结束的战斗中,胡彪所在的3连多次被打散。

  • 谭春林
    国民革命军第70军107师280团3营9连

    现住湖南省攸县大同桥镇新虎塘村利家场组

  • 蔡雄奇
    南京海军陆战炮兵团任少校副营长兼机跑连连长

    蔡老现居攸县桃水镇1921年12月21日出生,今年92岁的他曾在茶陵龙集红山庙对日军作战时曾经歼灭敌军数百人。

  • 陈卓群
    "龙山青年抗日教导队"(后改为"龙山守备指挥部")成员,

    估计打死了40多个日本人,我们也死了6个人。100军还死了一个排。"今年82岁的陈卓群曾跟随家乡的抗日自卫武装队,对驻扎在这里的一股日军进行过一次突袭。

  • 陈广增
    国民革命军100军55团

    1943年下半年自动报名入伍,跟攸县皇图岭人陈旭元从衡阳火车西站经广西桂林到金城江独山到贵州贵阳。同行的有三百多十八岁青年,不到一个星期就编成了三个连,自己独自一人在三连。

  • 李智生
    国民革命军第1军78师623团,在步兵团任少尉排长

    参加过豫西会战,他还记得,当时用的是加拿大手枪,部队急行军150里就上了火线,在陕西潼关与日军展开了拉锯战。

  • 胡社仔
    中国远征军弹药队队长,现住攸县鸭塘铺乡西洋陇村

    "我们在撤回云南的途中,日军斩断了我们回国的路。不得已,我们只能从野人山的小路撤退。进入原始森林时,团长说,这一路上没人烟, 吃的带走,其他的都扔掉。在野人山的征途,真是苦不堪言,师长戴安澜死在了野人山。我们10万大军,只剩下4万人。"

  • 喻毓华
    1937年底进入黄埔军校,待过众多医院,抗战胜利后,老人回到长沙,在卫生系统工作至退休。

    1938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1团,毕业后分配到139后方医院,从事医务工作。战争中随医院辗转于湖南长沙、益阳、安化、溆浦、沅陵等地。1940年,从139医院抽调到沅陵第一后方医院,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

  • 彭忠荣
    国民革命军第十军预10师29团 主要经历:衡阳保卫战。

    在衡阳保卫战的47天,彭老有20多天负责张家山"虎形巢"阵地的防御。直至战斗的最后一天,彭老说他的阵地还在。八月初,彭老接替阵亡的第一营营长边克成,成为第一营营长。并在七八天后的"敢死队"行动中负伤。之后的九死一生,让彭老至今仍记忆犹新。

  • 周维凡
    福建70军107师现住湖南省攸县桃水镇泉塘村新屋组

    周老很自豪地说,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是机枪手,从没受过一点伤,真是福大命大。只是在大别山的时候,条件艰苦,腿部留下了健康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