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8 第124期

吐槽大会出品人叶烽:看提词器并非不敬业

01

这是王思聪最看好的综艺新秀

作为专注于喜剧脱口秀的内容制作者,叶烽和他带领的团队“笑果文化”算得上是国内最先试水的团队之一。
吐槽大会制作前,叶烽团队试录了一期样片。在这个从未公开的版本中,吐槽主角是王自健,参演者除了笑果文化自己的脱口秀演员,诸如李诞池子,还邀请了几个电视台主持人。试录的现场就很好玩,样片做完了给其他人看,反响也很好,这其中就包括王思聪。
等到节目正式制作时候,问题反而出现了。“当时最大的困难就是要去说服所有的平台,所有的客户和所有的明星艺人去接受这种‘自黑’。这是前所未有的,一不小心就会得罪大咖或者碰到雷点,而且整个脱口秀在中国的普及程度又不高。”
第一期的主咖嘉宾是李湘,李诞负责为李湘全程打造段子。李湘比想象的好接触,李诞提出了许多槽点,比如和谢娜的一姐之争。李湘哈哈大笑“这个真没有,她经常给angela买礼物,逢年过节都会给我发信息,我们好着呢。”
“你从来都没回过是吧”。李诞马上接着说,李湘哈哈大笑“这个好笑,这个好笑,可以写进去。”
最开始时的吐槽大会明星阵容和现在的综艺节目比,咖位都不算大,张绍刚和李诞也曾在节目里调侃:“这是一个专请过气明星的节目”。叶烽团队拟邀了很多艺人,大多数都拒绝了,有的邀约时候答应,在商谈节目段子的时候聊得不愉快一拍两散的也有。
有些明星艺人会直接指出来哪些不能说,如果一定要说,节目可能就录不下去了。慢慢的,团队在周旋的同时摸索出一门道,“在吐槽大会上能不能说不是最重要,怎么去说才是核心,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表达。就如同薛之谦曾在节目里说过的,这不是八九十年代,不存在怀才不遇,其实讲的就是你要学会去表达自己”。

02

看提词器和不敬业没关系

如何让嘉宾最好的表达自己,这大概是节目笑点呈现最重要的一环。叶烽手底下有一个二十多人的写手团队,负责为这个栏目的笑料不停的制造“弹药”,也就是李诞和池子口中常说的段子。吐槽大会的原型美国roast一年只有一期,而吐槽大会一连录制十二期,并且以周播形式,这对节目内容的消耗非常大。
即便如此大费周章的准备,弹幕上还是满屏飞着网友铺天盖地的吐槽:“xx又在看提词器”。近年网友似乎对台词类的东西很敏感,频繁爆出诸如“某小花古装戏台词1234567”、“某综艺节目主持人不敬业频繁忘词”这样的事情。忘台词,看提词器很容易被冠上不敬业的罪名,吐槽大会也不例外。
对于网友质疑的这些问题,叶烽有自己的逻辑,“忘词就是不敬业?不是这样的。像王刚那样扎实功底的比较少,这是老艺术家的修为。吐槽大会是脱口秀,它本身就是有门槛,这不是说把稿子背下来就能解决的问题。嘉宾很多时候看提词器并不是说稿子背不下来,而是还没有那么淡定,特别是在前半场接受了其他嘉宾那么猛烈的吐槽后他还能那么完整的将脑子里的槽点表达出来”。

03

吐槽的成功其实是‘自嘲文化’大放异彩

公众人物的任何事情到最后都能引发两重天的骂战。诸如曹云金郭德纲师徒对撕,李小璐整容靠女儿炒作,李湘发福炫富等等。对于争议性的话题和人物,我们在吐槽大会上都看到了最直接的应对与表达。
“难道你们心里就没有想吐槽的?难道你们每一天都生活在阳光灿烂里,周一不抱怨,周末加班从来不吐槽?如果你是,那你真的不需要吐槽。如果你不是,你需要挤公交挤地铁,你总是周一很忙,发的钱总是比花的快,谈恋爱总是劈腿被分手,在这样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当中其实是有很多东西是需要发泄的。“谈到对吐槽的看法时,叶烽看起来像吐槽大会的嘉宾,简明犀利、火花四溅。
叶烽介绍,吐槽一词最开始来源于日本的一种相声形式‘漫才’。它从最开始产生的时候是一个中性词,只是衍生到中国不觉变了味,中国人爱听漂亮话,像蔡国庆在节目里说的“我们这一代是在舆论的赞美声中成长起来的”。但当下,早已经不是遍地赞美的时代,网络上的各种喷子随处可见。
“靠自嘲自黑洗白的明星太多太多,火遍四海八荒的姑姑杨幂,真正男子汉里真性情的小鲜肉黄子韬,还有吐槽大会里被网友直呼无数次滚下去的张绍刚。叶烽说,其实不仅仅是明星,公众人物,我们当下每一个人都需要吐槽。吐槽的意义在于说它不是一种很负面很消极的情绪去发泄,而是自黑,自嘲,这个对社会反而是有积极意义。“吐槽大会的成功其实是‘自嘲文化’在国内的大放异彩。”

大湘网:除了节目的吐槽大会,平时有没有尝试办一个现场版的,比如和公司员工?
叶烽:有的。去年年会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匿名写吐槽的邮件发给我,我全部看完了,挺有意思,有些东西也确实是我需要去改变的,其实很多企业都可以去试一下,这是一个很积极很正面的东西。

大湘网:喜欢长沙吗,以前常去哪些地方,能不能吃辣?
叶烽:我对这里是有感情的,毕竟待了十几年,我那时候常常是通宵工作,早上吃一碗粉再去睡觉。说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解放西吧,不忙的时候去那里喝喝酒。提到吃辣,我比湖南人还能吃辣,即使离开很多年再来吃一回也没有一点不习惯。

大湘网:离开后有没有怀念过长沙,怀念过马栏山?
叶烽:有的,待了十几年,我的青春岁月都在长沙,在这里发生了很多,或者称之为故事,怀念是很正常的东西。。

大湘网:您觉得您是长沙客吗?
叶烽:长沙满哥我不是滴,长沙客我算一个(长沙话)。

undefined

结语

70后的叶烽是浙江人,95年来到湖南,那时候他是生意人,手头有些积蓄,日子过得还可以。过了几年,碰上湖南文体频道招聘,他自嘲自己脑子坏了去面试,然后做上了一份文青的工作。从生意人到文青,叶烽说,“我很确定,这是最适合我的东西。”
在广电,叶烽度过了八年工作时光。最开始时候,他和所有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从实习生做起,叶烽强调,是从最苦逼的实习生做起。他做过许多节目,从最开始的体育中心,到后来的绝对男人,明星学院等等,直到后来离开。而离开的原因很简单:“各种类型的节目都做过了,想寻求一点刺激和突破。”
十几年过去了,叶烽已然成为当下最优秀的喜剧脱口秀制片人,问他为什么能成功,他答,“可能还是有广电最优秀的基因在吧,追求专业和永远在创业的态度,这样的态度影响了我,也将一直延续影响我”。
时光打马过,如今的叶烽已然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问起这次再回长沙的感觉,他想了一会儿, “比从前更大了,原来的东西都在,还又添了许多新东西“。聊起他在湖南广电的那些年,好像整个时间都倒回了十几年前的马栏山。
那一年的元旦,他站在机房通透的玻璃窗前,隔着窗户看外面的马栏山,漫天都是烟花,灿烂,却听不到声音,好像自己同这个世界隔绝了。看完了,他回过头,看着偌大的机房里还在忙碌的同事,还有通宵的带子要剪。
“这就是典型的马栏山人”他说。

为叶烽点个赞

1680
点赞

统筹:曾力力 策划:张琴 黄上润 责编:段晓燕 图片:潘正涛 视频:郭达克 任峰磊 制作:张峰 设计:何欢欢

联系方式:0731-89954199 59932591@qq.com

版权声明:腾讯大湘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

人物介绍

往期回顾

更多>>

栏目介绍

栏目以深度访谈为主,挖掘各类人不为人知或者不为人所熟知的一面,刻画出鲜活的湖南人物形象。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