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9 第033期

说唱组合C-BLOCK:说的比唱的要嬲塞

01

“平时说长沙话,做方言音乐信手拈来”

的士停在人民西路即将开业的“不倒翁酒吧”,这是C-BLOCK组合成员施逸凡和朋友一起捣腾的根据地,冬日里的寒风让哈出的气迅速飘走。施逸凡到的最早,进门不一会儿,空调、排气扇、灯光、音乐依次被打开,酒吧的即视感扑面而来。
吧台上是遗留下的各种啤酒的空瓶子和酒杯,地上有散落的包裹箱,装着袋装的带壳花生。“昨天朋友在这里玩,没顾得上收拾。”大约十分钟后,组合的另一个成员盛宇匆匆而来。戴着摩托车头盔和黑超眼镜,丝毫没有打算取下来的意思。“哟”,两个人一握手,撞一撞胸,算是打了招呼。另外一些朋友陆续进来,拖地的、调酒的、点外卖的,大家各忙各的,并不因我们这几个外人的出现而显得局促。
“先喝一杯,进入下状态,等等吧。”盛宇递过来一小杯啤酒,他解释说,最后一名组合成员刘聪还堵在路上。直到大约一个小时后,采访才终于在众人对堵车不约而同的声讨里缓缓开场……
先聊起来的自然是《堵沉》,这张C-BLOCK筹备了一年、直到半个月前材终于面世的专辑。“主要是因为深受堵车困扰,有时候去拍个MV的镜头,两点钟要到的地方堵到四点钟”,再加上“个人拖沓的原因”,本来年初要发的片硬是拖到了年末。一如既往的,这张专辑里的歌曲虽然曲风不同、题材不一,但全是长沙方言。
C-BLOCK被真正了解,正是因为坚持方言创作的风格。在酒吧里和我们聊起音乐、生活和往事,就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长沙小满哥,张口就是地道的本地腔调,带着些长沙市井里特有的“讲究”和“规矩”,让每个长沙老口子恍惚间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人要敢想要敢做,嘴巴要敢港,饿不死就怕懒得,么港我脑壳散板。”这是盛宇最喜欢的作品《流光郎》里的一句歌词。
也许没有什么词,能比一句“怕懒得”更能体现长沙人精神生活里那种故作无所谓的态度。而如果没有厮杀于长沙街头游戏室的年少经历,恐怕也无法理解“散板”这个词所代表的崩溃感。这就是C-BLOCK最擅长的创作方式:总有的一句看似不经意吟唱,能触动某个长沙人内心深处的记忆与共鸣,“因为我们平时说长沙话,用长沙话创作出来的东西更能够感同身受,是很熟悉的东西。所以做方言音乐就很自然而然,信手拈来。所以创作跟平常说话其实是一样的,你想说什么用笔记下来,再用麦给唱出来。”
因为睡眠产业的特殊性,想要实现落地并不容易,目前唐堂正在广州进行新的创业。7月,他发布了筹备多年的睡眠面膜与精油,这是他对睡眠研究实体化迈出的重要一步。 “这个行业给我带来的是人生的使命,我想要用所学的睡眠知识帮助更多的人,做一些更实际的事情。”

02

“你看,我们做喜欢的事情是有希望的”

和所有值得投入身家的事业一样,C-BLOCK玩音乐最初的动机是兴趣,起初“纯粹是爱好,想做两首歌玩一下,后面有个录音棚之后就想认真的玩一下。”目前所有的一切都源于盛宇一点点想法的逐渐累积。
9年前,长沙的HIPHOP爱好者众多,却没有人真正想去把音乐当成个人事业来发展。在几次的MC BATTLE(即兴饶舌说唱比拼)后,他结识了施逸凡和刘聪,“每一个成员都是我们在一路上慢慢认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变成战友,到现在变成挚友。”
三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音乐风格,擅长的方面各不相同。有冲突的时候也会一堆脏话飙出来互相开骂,“我们有个共同点就是真实,有一说一,以理服人。这样大家不会有很多疙瘩,有什么说出来,无非是想让歌变得更好。”
盛宇的偶像是Jay-Z,Hip-Hop界最为出色的商人之一,长居福布斯Hip-Hop金主榜三甲,还讨了个叫碧昂斯的老婆。“他当艺人时是成功的歌手,当老板时是杰出的商人,简直太棒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鉴于此,盛宇也非常渴望C-BLOCK能够获得一种被社会所认可的成功,而不仅仅只是纯粹意义上的玩票,“从我们开始,前赴后继。如果我们能够靠这个解决温饱、发家致富,得到我们最终想要的。后面的年轻人就会觉得有希望了——你看,我们做我们喜欢的事情是有希望的。”
在唐堂看来,催眠的原理是跟潜意识的交流和沟通,关键点并不在于催眠的技巧,而是沟通的内容和形式。他学习过微表情、认知心理学、国学……光道教、佛教等宗教的体会就花了3年时间。所有催眠的方式和手段用到个案身上之前,他会用到自己身上感受。

03

让“沙码子”的概念走出去

无论和C-BLOCK聊什么,你都很难不被他们带进和长沙相关的话题里,即使是一个没有在长沙成长经历的人,也能感受到他们身上强烈的“本地标签”,盛宇和施逸凡自称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往往不经意间就流露出对“传统”的某种痴迷,“传统的长沙人讲话爆凶,但是心很好。没那么喜欢转范子,现在的人喜欢转范子。”
“湘楚的文艺复兴由我们来做”是他们的一句歌词,如果要让盛宇用更本土化的表达方式来描述,他会告诉你“就是要让大家都晓得我们沙码子的厉害”。
“你知道长沙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分量不是那么重,比如港台,LA(洛杉矶),一说出来就会给人一个概念。但是我希望通过湖南卫视也好,我们的歌也好,其他做生意的人也好,代表我们沙码子冲出去。尽管我们长沙只有600万人,尽管我们这个城市很小,但是我们很棒,我们很认真。”
对他们这一代长沙人来说,对于长沙的感情已不仅仅只停留在“喜欢就是喜欢”的层面,“好的我们要表扬,坏的我们要批判。”这是他们扎根这座城市的本,“每个城市都有好有坏嘛,大家通过主流平台看到的都是,哇,我们城市人口越来越多,经济发展越来越繁华,都是好的。但是我们得告诉大家一些更现实的。可以用幽默的方式,做我们想做的。但我们依然爱长沙,要不不会待在这里,我们继续用我们的歌来歌颂也好,调侃也好,总之我们爱这个地方,好的坏的都要包容进去。”
他们也笑言长沙人确实很让人“烦躁”,“大家把我们的歌点了这么多下、转了这么多下,结果专辑为什么还没有卖起来?这个问题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太难了。”
但有一件事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三个年轻人从没想过有一天不做音乐了会怎样,这件被认为是使命般的事情,已经和他们的生活不可分割。

大湘网:C-BLOCK从出道到现在变和不变的是什么?
C-BLOCK:变化的就是会经历起伏,很多阅历,时间是最宝贵的财富,一切问题都是时间的问题,一切烦恼都是时间的烦恼,勿忘初衷。没变的就是一直还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音乐,还没有被别人洗脑,你看到的我们依然这么酷。

大湘网:目前发的片里,MV觉得最搞笑的是哪一首?
C-BLOCK:我们的MV不能用搞笑来形容,只能用幽默,幽默就是帅,搞笑就是蠢阿。王宝强就是搞笑,周星驰就是幽默。你懂的。

大湘网:对比刚出道那几年,现在长沙的HIPHOP音乐环境如何?
C-BLOCK:越来越好,越来越大胆,男孩子在学校就会听这些音乐。任何舶来品起初都是模仿,到现在有更多音乐人在中国做出更有自己特色的音乐来了,开始做自己。像美国有东岸西案的区分,中国也有重庆、广州和北方的风格,我们也有自己的风格。世界这么大,我们集众家所长。

大湘网:你们发片的频率大概多少?《堵沉》之后下一步要关注什么方面?
C-BLOCK:按现在来说就是一年一张,以后可能会快些。要关注“水深”,用长沙话来解释,就是说一个人很复杂。比如朋友圈很多人也没有正当工作,也不是富二代,但是每天吃喝玩乐。原因在哪里?这就是水深。。

大湘网:2016年了,有没有什么新年愿望?
C-BLOCK:下一张普通话的专辑。因为上一年实在是太拖了,今年绝对不会让歌迷失望。有机会的话筹划下我们组团的经历,拍个上下部的电影。我们的经历就很电影。

结语

这是在场人员最多的一次采访,拖地的,调酒的,吃小吃的,喝酒的,各种人。
这也是一次“一波三折”的采访,“架场”喊了两三次,不是有人要去洗脸,就是要去找墨镜头盔,或者说接电话。
这更是一次跳脱于普通采访的对话。盛宇全程戴着头盔和墨镜,这是他喜欢的酷。“我们就是把自己喜欢,HIPHOP文化里面的一系列东西,都想传播给大家。”刘聪全程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最近十分投入的MV的剪辑,想着“歌为什么还没发,专辑为什么还没出,MV为什么还没拍。”看起来,好像只有施逸凡最正常,他想要成为偶像罗大佑那样的音乐人,也想要“在醉意中传播音乐”。
不论如何,他们的歌被成为长沙城里枯燥生活里的一道开胃菜,他们述说着真实的长沙城。他们离不开长沙,正如他们的介绍里说的:“一名合格的说唱歌手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来自哪里,即使他成为了传奇。”

为C-BLOCK点个赞

0
点赞

统筹:罗焕艾 曾力力 策划:张琴 王畅 责编:王畅 视频:潘正涛 制作:张峰 设计:何欢欢

联系方式:0731-89954199 canll7@qq.vip.com

版权声明:腾讯大湘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

人物介绍

往期回顾

更多>>

栏目介绍

栏目以深度访谈为主,挖掘各类人不为人知或者不为人所熟知的一面,刻画出鲜活的湖南人物形象。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