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分享到:
【抗战老兵与长沙大火】文字整理/刘查查 图/除署名外 由陈先枢、大李等提供

老兵林协顺:60里外目睹长沙火光冲天

“我于1921年7月12日出生在长沙县东乡小苦竹坳,后来迁居长沙市,住在原寿星街1号,我家隔壁寿星街2号是当时的八路军驻湘通讯处。”林协顺回忆说,当时,八路军驻湘通讯处的徐特立、王凌波等人经常做抗战宣传工作,自己经常去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教育。年轻的林协顺决定到延安去投身革命,但不久后的文夕大火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

“1938年11月13日,长沙城里到处都是火光,市民被要求疏散到各地,我当时被疏散到老家乡下,几天后回到长沙时,我家被烧得精光,隔壁的八路军驻湘办事处也荡然无存了。”林协顺说,当时满脑子的革命思想,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引路人,便前往重庆,参加重庆士继公学(现重庆理工大学)的考试,最终被录取了。“因为湖南当时是沦陷区,从沦陷区来的学生一律免费。”林协顺说,家里当时很穷,听说读书免费,家人都主张他到重庆去读书。

“国家都要亡了,读书还有何用?”在重庆士继公学呆了一段时间后,林协顺和他的同学一起报名参加抗日。

老兵黄子奋:坐长沙最后一列火车撤离火海

“那时候,我还在衡湘中学(如今的长沙12中)上学,憨憨的,也没想过以后干什么,更别提当兵了。”回忆起文夕大火前的岁月,黄子奋缓缓说道。

1938年,家中独生子的黄子奋选择了离家近的衡湘中学念书,而经济来源便是自家一间小超市的盈余。

“当时父亲跟军统局相关人员的关系都还不错。后来父母搬家去了乡下,可是军统局的人还是大致认得我。”11月12日当天下午,军统局的人跑来告知,要黄子奋收拾好东西,晚上坐军统局的火车一起出城。

12日晚,黄子奋拿着简易的行李,踏上了出城的火车。此时,城南天心阁的第一把火也开始了熊熊燃烧。“当时坐的是最后一趟南下的列车,整列车上都是军统的人。最后出城的时候,列车都是冒火的,两边妙高峰、侯家塘,都是火。真正算是死里逃生。不过比起没逃出来的那些,我算是幸运了。”

老兵姜立诚:39年来到长沙仍是满目疮痍

“1939年3月,(宁乡抗日)第一志愿团奉命调入长沙,编入第九战区守备司令部。我被编入司令部副官处,主要负责司令部车辆加油等后勤事务。”老兵姜立诚虽然没有亲历过“文夕大火”,但第二年来到长沙时,灾后市区的盲目疮痍仍是历历在目。“烧得一塌糊涂,只剩了几个房子,乌七八糟。”

此外,姜部队刚到长沙,部队里还流传着薛岳不愿意来当战区长官和省主席的说法。“那时候年纪小,也只是当故事听着。”

“那后来您在司令部工作,能见到薛岳将军吗?”姜立诚听到这一提问,马上呵呵笑了起来。“当然能见到,他每周都要给我们训一次话。我们就是专门为他服务的嘛。”姜立诚说,工作两年后,他又迎来了在部队的一次升职机会,1942年,他被提升为准尉司书,负责档案文书的收发管理。

您觉得本期《忆影》如何?


本期作者

刘查查

韦德迷篮球体育

我要投稿

张爱玲说过,“凡人比英雄更能代表这个时代的总量”。《忆影》栏目,由大湘网和潇湘晨报口述历史团队联合出品,用“口述历史”的方式记录图片背后的故事。欢迎提供老照片及线索,故事不计大小,只要精彩都值得流传。

投稿邮箱:johnson@daxiangw.com

联系电话:0731-89954126

栏目责编:沈家驯

幕后团队

出品
大湘网新闻中心
统筹
罗焕艾 尹雯
策划
沈家驯
技术
张峰
设计
段微微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