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周年:从国产挖掘机零记录到出口全世界

2018年7月的长沙已经像火炉一样,在长沙经开区山河智能产业园的挖掘机车间内,39岁的肖允乾正提着一袋防暑降温药品。今年是他进入山河智能的第十个年头,每年夏季公司都会发放防温降暑药品,组织车间工人进行中暑演练。

肖允乾笑言,从生产线的装钳工,到车间主任,今年大年初三就已经开始上班,这半年以来,每天工作10个小时是常态,大家都在拼命赶制订单,好几批机器赶着发货,旋挖钻机根本供不应求。除了国内的,还有来自海外的订单在排队,工人们也能多劳多得,平均月收入8000元以上,干劲儿十足。

2018年夏季,挖掘机车间工人正在赶制订单

40年前尚无国产挖掘机

“而在40年前,市面上还没有一台真正过硬的国产挖掘机,基本上依赖于进口。”中南大学教授、山河智能的技术元老陈欠根回忆,没有中南大学的科技政策,就不会有山河智能。

早在七八十年代,中南大学就推行“厂校合作”,探索产学研融合之路,大批教授带着学生深入一些乡镇企业,为其解决技术难题,推广技术成果。

从1984年到1998年期间,何清华在中南大学任教和担任智能机械研究所所长期间,有过许多重大发明,带领团队先后获得了16项国家专利,30余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成果,期间开展了15年的校企合作,但市场中真正实现批量生产的成果仅一项,成为市场商品的产品总台数不超过50台。这让何清华的团队深深感到,校企合作模式,无法通畅的推动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真正实现产学研的有效对接和互补协作。

校企合作时期,何清华在工地上

真正鼓舞中南师生勇于创业的是学校的“教授出成果,专家办产业”政策,当时在全国高校里面堪称首屈一指。其核心是鼓励教授搞科研,专家搞市场转化,大比例开放技术股权。

1999年改革开放刚刚进入成熟期,年过五旬的何清华教授带领中南大学智能机械研究所的3位教师与一位退休返聘老师,依靠50万元借款,在长沙租赁废旧厂房,创办了山河智能,起步产品是研发静力压桩机。

成立之初,何清华等人在厂门合影

村民对创业中的技术型企业满眼崇拜

工程机械行业的排头兵是挖掘机,其技术含量也最高,决定着企业的市场地位。

陈欠根分析指出,挖掘机从表面看上去很简单,核心部件就是几个油泵构成。然而,要在一个控制系统里实现按照规定的功率、需求去分配所有油泵的动力流量,这个控制性是非常难的,如果做不出连续的挖掘动作,那就是木偶动作。

初创阶段由于资金有限,配套缺乏,何清华带着师生从小型挖掘机着手,凭借自己的机电液集成技术的创新优势,将动力、液压和控制等几大系统的成熟技术集成创新,2001年成功开发出小型液压挖掘机。由此,山河智能成为了国内第一家生产小型挖掘机的民营企业。

第一台挖掘机

“当时虽然企业很小,但是当地的村民对这家技术型企业充满了崇拜,我们员工也是充满了动力。”现今50岁的工会主席张爱民,在山河智能已经十八年,回忆起初创时期的艰辛条件,他笑言与如今有着天壤这别。

2001年春节后,32岁的张爱民入职山河智能做一名中层管理人员,月工资1800元。“当时上班地点在长沙河西的观山岭村,坐1小时公交车下车后,沿小路走20分钟才能到工厂,工厂条件简陋,面积40亩左右,员工约100人。由于交通不便,只有星期天才回趟家,其它时间都住在工厂里。白天下班以后,员工们就三五成群的在工厂外的乡村小道走一走,再继续工作到晚上十点甚至凌晨。”

第一条挖掘机生产线

工程机械业的“黄金十年”

2002年,以旋挖钻机、潜孔钻机的研发为代表,山河智能进军高端工程机械装备制造领域;2004年,山河智能成为中国最早向欧洲出口挖掘机的企业;2005年,小型挖掘机实现批量出口发达国家,产品线逐步丰富,发展到桩工机械、挖掘机械、凿岩设备三大领域几十个规格型号,出口订单超过800万美元。山河智能成为中国能够同时以自有品牌、自主知识产权及整机出口世界发达国家的少数企业之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行业顺应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时代需求。

工程机械行业与国家的固定资产投资密切相关。在张爱民看来,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从2000年开始,中国对于铁路、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和拉动,尤其是城市发展建设非常快,催生了工程机械业的“黄金十年”,一大批民族品牌崛起,创造了奇迹。

目前,全球工程机械前50名里,排名较高的有三一重工和徐工,山河智能连续八年跻身五十强,同时是全球支线飞机租赁三强,全球挖掘机二十强。

公司出现亏损确保科研人员不降薪水

“上市公司这个概念也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建立起来的。更多的融资平台、融资工具,解决了企业发展的资金瓶颈。”董秘王剑坦承,2006年,山河智能股票在深交所上市,募集资金3.3 亿元,资本与技术成功融合,技术中心步入更高层次的快速增长时期。

“如果没有来自资本市场的这些低成本的资金,特别是对于投资比较大、产出见效慢的核心技术研发,我们是不敢去投入的。”

图为山河智能董秘王剑

随着全球经济形势下滑,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在经历了十年的高速发展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进入了缓冲期。

“2012年底市场开始萎缩,进入换挡、阵痛、消化期。接近5年的时间,行业发展非常困难,困难到什么程度?2015年年底,山河智能首次出现了亏损。”

张爱民回忆,但是,公司没有因为亏损而裁掉一名员工,首先保证研发人员工资水平不降,并提出了“一点三线”发展战略,即立足装备制造,工程装备、特种装备、航空装备三翼齐飞,深修内功,进行二次创业。

技术先导,多项核心技术国际领先

通过战略指引以及内部管理的强化,山河智能2016年上半年率先行业走出了低谷期。

得益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方针,东南亚、南亚、中亚国家大规模基础设施与地产建设,为国内工程机械行业龙头企业带来了更多的市场机遇,加速海外布局。

2017年山河智能共开发国际新渠道18家,在一带一路热点国家马来西亚、老挝等成立子公司,实现本地化运营和现货销售,公司国际市场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达到40.84%(包含并购的全球第二大飞机租赁公司加拿大AVMAX的业绩)。

2018年的工程机械行业整体淡季不淡

2018年工程机械行业继续保持景气,整体淡季不淡。根据山河智能披露的数据,今年上半年预计盈利2.78亿元-3.2亿元,比2017年同期增长近三倍。

作为一家由大学老师、教授创立的学者型技术民企,从1999年的50万元起步到现在的总资产逾130亿元,山河智能构建了产学研的链条式良性循环。

陈欠根表示,现在整个技术中心有320多名科研人员,80后占比70%,在人员占比方面远超过同行业。除了欧洲、北京和美洲研究中心以外,技术中心有18个研究院所,加一个实验中心,一个管理平台,一个公共服务平台,聚焦“一点三线”加强自主研发与创新。

尽管多项核心技术国际领先,“现在我们最大的痛点就是核心零部件还是要依赖进口,比如液压件、发动机等,采购时间很长,如果提前没有预订好,那他根本不给你发货,你就没办法把产品做出来。这一块对我们的订单产出影响非常大。”陈欠根呼吁并期待国家能真正解决工程机械基础配套的问题。(图/文 邓雅静)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