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驶过多少个路口 春运中就有多少近乡情怯的面庞

城市民生腾讯·大湘网黄瑞婷2019-02-07 16:30

春节承载了太多,单是这二字,就足以让人暂时放下各种烦恼,回到温暖怀念的生活,何况还有心心念念的假期。每年一次的春运,总能赋予春节一抹不一样的色彩,也冲击着人们对家的眷恋和对亲人的思念。

此时瓜果脆糖,吃喝不停,初二的我,看着爸妈熟悉身影穿梭家中,上上下下,安排妥当,每年如此。想起不久前,思念的无非也是这些家里长家里短。

一百九十五公里的距离,是我与家的距离。今年春节选择乘坐客车回家,一方面是到家不用麻烦父母高铁站接,另一方面是我没有抢到好时间的高铁票。下班出发前去了趟理发店,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让我下定决心之后的春节不剪头发。

除夕前两天的长沙汽车南站,人流量不算很大,但人们手里的大包小包依旧在增加。年长的归人,年轻的旅人,蹲守着时间,脸庞上都有着莫名的情愫。

我在候车时,一对父子也正赶着回家,行李不多,当工作人员过来告之乘坐的这趟车还未抵达,或有延迟发车的可能性时,儿子昂着头跟父亲说,爸爸,我们不用等很久,站一下车就来了。父亲平常地赞同着儿子,一旁的工作人员倒是一脸欣慰地笑了。

一位独自回家的男生,在不算拥挤的乘车通道走过来,走过去。半个小时内问了不下三次车辆抵达时间,年轻人精力旺盛,候车时丝毫不见疲惫。出行的美丽姑娘是车站最美的风景,即使在拥挤的候车,也只是风姿绰约地走来,瞧着车还没到,又风姿绰约地走去一旁,静静地呆着。

踏上客车,每一秒都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只是时间在焦急的盼望中,仿佛过得缓慢。我身旁坐着一位年近50的阿姨,拿着一些空罐子不知道往哪放,我帮着放上头顶的空间后,阿姨就跟着车的行驶睡着了。正当我酣睡时,阿姨接到一个电话,嗓门不小,告诉电话那头的人已经快到娄底,安静的车厢,司机也大着嗓门“反驳”了一个准确时间,告诉阿姨还有很久才能到达。但阿姨没有更改自己的说法,向着司机的方向看了眼。不过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阿姨的电话在不久又响起,阿姨依然只是说快下高速了,司机的声音再次想起,“还没咧,离高速还有一段时间,回到家肯定天黑,我肯定送你们回家的,放心。”

两个多小时了,天已黑,“家”这个终点站也快到了,那位独自的男生在后坐仍睡得正香,身边的情侣开始亲亲我我,尾座此起彼伏的电话声,大部分都谈论着到站时间。

车驶过多少个路口,夜空中有多少指向家的星星,汹涌的春运人潮中就有多少近乡情怯的面庞。

(腾讯·大湘网 作者 黄瑞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