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大湘图片长沙客2018-10-23 10:55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本文为长沙客201期

2017年7月27日罗静成功登顶布洛阿特峰,成为中国首位完成13座8000米+高峰攀登的女性登山者,2018年上半年罗静遗憾止步希夏邦马峰7950米。

2018年10月下半年成功登顶希夏邦马峰后,新华社记者与西藏自治区登山协会协确认罗静成功登顶了高度为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顶峰,成为完成14座8000米的攀登的中国女性。

攀登者罗静:10年14座8000级雪山

大家好,我是攀登者罗静。

从2008年到2018年,10年时间我登顶了14座8000米级雪山,是迄今为止首位登顶乔戈里峰、干城章嘉、迦舒布鲁姆峰、道吉拉里、马卡鲁的中国女性。除了这些,我还是一位母亲,一个妻子,一个湖南妹子。

我是湖南衡阳人,在衡阳长大,13岁去山西大同,后来在北京上大学,之后就留在北京。2002年开始,我开始做户外运动,在北京周边徒步扎营,这是我登山的基础。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2008年去爬哈巴雪山,那是我第一次尝试。2010年,我认识了一个对我意义很重要的人,杨春风,在他的带领下,2011年我开始了我的第一座8000米马纳斯鲁峰的攀爬。

当时我决定要跟老杨去,因为第一个8千米我没有任何经验, 老杨是队长,我是一个“傀儡”队员,他给我们全程制定了很详细的计划。当时很多规则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自己的主意,唯一有主意的是:当时资金有限,他们坐直升飞机进去而我坚持徒步。

坐直升飞机对身体要求比较高,有的人坐直升飞机在4000米左右,身体就高反歇菜了,比较严谨的做法是徒步到大本营。马纳斯鲁对我的意义就是:我通过老杨的带领跨入了8000米的大门。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第一位登顶马卡鲁峰的中国女性

第二个八千米:2012年的马卡鲁峰。

攀登马卡鲁跟饶剑锋一起,他攀登完安纳普尔娜,乘直升飞机抵达马卡鲁。每一次攀登都不那么简单,当时团队人数很少,除我之外有5个伊朗大个子,还有一个3个人的团队,整个营地没有更多的队伍。马卡鲁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是从4号营地回到4号营地,用了整整24个小时,那一次挑战了我的极限。

我们从3号营地到4号营地,把食物落在了3号营地,4号营地海拔7400米,当天天气很不好,我们多待了一天,没有太多的食物,每天早上一杯奶茶,在营地躺一天。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第二天快下去的时候,天气好了一点,老饶开始来敲我们的帐篷。老饶心态很稳,比较有经验,而我是新人,没有太多的主意,他一来敲帐篷,立刻把我蠢蠢欲动的心敲起来了。我说服其他几个伊朗大个子一起出发,最终我们在下午7点(太阳落山时)登顶了。事后想想,当时我是比较大胆,大家都知道,从那个时间开始下撤是非常危险的。

最后几个伊朗大个子都没有登顶,只有我和老饶登顶成功,回到了大本营。伊朗几个大个子觉得很不可思议,一路上都很照顾我,看着我弱弱小小的,一直跟我说:你只要跟着我,就一定能登顶。但是到了最后我登顶了,他们却没有。

马卡鲁那一次我也是意外的成了第一个登顶的中国女性。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老杨和老饶 永远回不来了

2013年去干城章嘉的时候,我对这座山峰了解不多,那一年是珠峰60周年,很多有经验的夏尔巴都去了珠峰。

我用了两次才登顶干城章嘉,第一次跟随韩国队员,6个人小团队,到了8000米左右的位置。我的夏尔巴没有经验,种种原因不得不撤回来,用了将近24小时回到大本营。休息3天之后,大队再次出发登顶。

第二次攀登真的非常辛苦,中间非常波折,夏尔巴滑坠,另一个夏尔巴扑过去把他救下来了,但是救人的这个夏尔巴没有逃出厄运,因为滑坠而遇难了。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每一次攀登都是一场冒险,我知道我有可能回不来。

这次攀登,从4号营地登顶再回到4号营地用了30个小时,最后我们有15个人登顶,我是唯一的女性,但是有5个人没有下来。这几年期间,死亡率在渐渐下降,随着攀登商业化更加成熟,攀登也更安全,但是唯独干城章嘉的死亡率是上升的。

攀登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项目,需要大家集体的协作,每一个环节在山上是至关重要的。加上当时这个公司超速,夏尔巴也没有经验,导致这一次山难的事件。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回来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从悲痛中缓回来。登顶那一天是5月20号,到了6月23日,这个日子我太难忘了,从干城章嘉回到加德满都的时候,我知道老杨和老饶他们要去南迦帕尔巴特峰,我当时也特别想跟他们一块儿去。

这一年的6月23日,老杨和老饶在塔利班的枪击事件中遇难,那一次对我的打击非常大,当时我在地铁,我只能找一个站下车,像个无头苍蝇四处转,给我认识的所有人打电话核实这个事情。当时一直留着眼泪,无法相信。

但最终消息还是被核实。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我定了7月6日的机票,我本来是跟老饶约定去迦舒布鲁姆I、II峰,最后只有我一个人。中间的13天相当于一个世纪,这是心路成长的很重要的一个阶段,外人可能没有办法理解。

我在家买机票,确认键点了一天,找各种朋友,希望朋友给我一些鼓励。最终,一个在2011年登马纳斯鲁峰认识的西班牙老哥oscar,当时知道要去迦舒布鲁姆I、II峰,发邮件留言告诉我:不要被外界的恐惧占据内心。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这句话影响了我一生,正因为这句话我按下了确认键,然后紧接着踏上了去巴基斯坦的行程,那也是我第一次去巴基斯坦。

所有的这些都是一个心路成长过程。后来我也经常告诉我的朋友,真正的登山不是一次两次的成功,而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你遇到很多问题,你怎么去解决它之后给自己带来的成长。这样会让自己更强大,也会让自己越来越理性。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我用4年的时间登完7个8000米,这个速度已经很快。

15年的攀登我没有登顶任何一个山峰,相反遇到了攀登以来最多的风险,比如最初的安娜遇到的雪崩。那个雪崩之差半米我们帐篷里的人都会滚下悬崖,回到大本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尼泊尔地震,后来珠峰也造成了很大事故,十几个人的遇难。

再之后7月份的布洛阿特峰,那一次雪崩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一次打击或者是提醒。事后我反省,实际上很多因素很多迹象传达了危险信号。我们17个人的攀登,雪崩下来,有一个巴基斯坦人失踪,一个日本姑娘腿部骨折,还有我全部被雪埋住,就差一点点快窒息的时候,被夏尔巴挖出来的。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当时我的状态很不好,腰部肺部以及半个身体都是严重擦伤,大家就以为我是直接给直升飞机救援回去的。但是休息两天之后,我又跟着大队伍一起,重新出发尝试冲顶,很多人可能都觉得我疯了,但我自己是做过评估的,不是盲目的决定。

这一次对我的心里的历练非常强大,一方面我知道我自己在经验方面有很大缺陷,其次我同时也调整自己,让自己在最快的速度下摆脱掉恐惧的心理,决定是否再出发,我认为我做这个决定还是很清醒的。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在生活中我们有很长的时间做决定,但是在山里,你的决定就在一瞬间,而且很快你就可以看到决定带来的结果。

这些年攀登给我带来的很大的收获,我现在在需要的情况下,我做决定非常快。而且我知道要为自己的决定去负责任,所以这个过程中,我会百分百关注,全力以赴对待自己的选择,对待接下来的攀登。即便是最后我没有登顶成功,一点遗憾也不会有,因为我尽了全力。

每一次攀登,我都抱着决然的心态,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中国女登山家罗静:要么荣耀归来,要么永远回不来

统筹 | 肖世峰 曾力力

策划 | 杨抒怀

主编 | 舒月

视频 | 晨骅

文字 | 罗静

图片 | 受访者提供

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出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