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派:风光肖像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8-10-11 09:13

食指派:风光肖像

黄天宇,90后;目前在湖北商贸学院任大学教师

人生总有许多容易错过的风景,特别是在旅行途中,当各种交通工具更加便捷的同时,那些路途中有趣的事情也常常被人们忽略。

相比起“上车睡觉,下车尿尿”的旅行方式,对青年摄影师黄天宇来讲,他更在意的是路途中容易被忽略的景色。从2016年留学德国开始,他几乎每到一个地方旅行,都会乘坐当地公共交通工具,并在固定位置拍下车子在行驶过程中的风景——当交通工具变成一种载体时,车窗内外两种空间的交换,竟有种穿越时空隧道的错觉。

食指派:风光肖像

食指派:风光肖像

食指派:风光肖像

为沿途风光拍肖像,拍出“时空隧道”

2016年黄天宇本科毕业后,去德国进修研究生,学习摄影。在留学期间,喜欢穷游的他靠着坐大巴睡青旅几乎走遍欧洲各国。一次,他从巴萨罗那去往西班牙马拉加的途中,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夜晚,车厢内幽蓝色的灯光从车厢尾延伸到车头。黄天宇喜欢这种线条感,摄影师的习惯让他拿出相机,架在车厢过道拍下一张照片。拍下的照片里,灯光显得更加幽蓝,似乎顺着行驶的马路延伸得更远,竟有种时空隧道的错觉。

当时,黄天宇正在完成一组“风光肖像”的项目,在教授的指点下,他开始拍摄更多以交通工具为载体的摄影作品。之后再去法国、意大利等国家旅行时,不同的交通工具,他尽量以相同的角度拍下一张照片。在拍摄时,更多是在强调车厢里的场景,以及车内外呈现出来的差别感,“国外的车窗非常大,窗户透视线条跟地平线的交互挺有趣,视角上有一种结构化的感觉,这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

食指派:风光肖像

食指派:风光肖像

食指派:风光肖像

留学归来当起大学教师,教学注重摄影观念的表达

黄天宇镜头下的风景涵盖了很多国家。拍摄过程中,在构图和机位的控制上,他尽量保持一致,拍摄后期也很少进行大幅度裁切和处理。而拍摄这组照片的意义,是了为体现人们在旅行过程中容易错过和忽略的风景。谈到自己曾错过的风景,黄天宇倒很洒脱,“拍摄时会调快门、光圈,但有时车速度很快,很难拍到。可能当下会有点小遗憾,但也无所谓,遗憾是很正常的事情。”

几个月前,黄天宇从德国留学归来,转眼去了武汉,在大学做起了摄影老师。从学生到老师的身份转变没有带给他太多不适,只是教学生是件头疼的事,他时常被学生们气得不行,“拍照是个开心的事情,也是一个流行的趋势,但现在的学生基础不行,拍的很糟糕。”因此,在教学上,他更注重摄影观念的灌输,“摄影只是一个表达途径,来体现自己的观念。拍东西的好坏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表达出来的东西。”

食指派:风光肖像

食指派:风光肖像

食指派:风光肖像

Q&A:

食指派:为什么要把镜头对准车窗,想表达什么?

黄天宇: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旅行,中间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国内旅行大家都喜欢上车睡觉下车尿尿,但其实会让你会错过路上很多有趣的人和美丽的风景。这组照片是为了表达在旅行过程途中我们常常忽略掉的风景,而车窗,是为了体现在行驶的过程当中。

食指派:我们常听到的是人物肖像,风光肖像你是如何定义的?

黄天宇:所有的东西都有肖像,看你怎么定义一个词语,解释权在你自己。狭义的肖像只能说人的这种标准的肖像。一个风光一个场景,是不是也是一种另外的肖像?这是一个很概念的东西。

食指派:怎样的照片称得上是风光肖像,有没有一个标准?

黄天宇:拍一组图或一个系列,你的元素肯定要统一。比方说我拍风光肖像,我永远是站在一个中心,进行一个对称式的构图,可能内容不是统一的,但我整个形式的表达是统一的。维持统一的视觉,就有一个连贯性的元素在,类似一个隧道的纵深的感觉。

(《食指派》第149期 统筹/肖世峰、曾力力 策划/杨抒怀 主编/李倩 摄影/黄天宇 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出品 投稿邮箱:3445841310@qq.com)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