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旅游播报腾讯大湘网2018-04-16 10:59

4月14日,龚滩古镇第二届写生艺术节正式启幕,来自全国各地的诸多艺术爱好者与艺术家齐聚于此,又一次为宁静的千年古镇增添勃勃生机。景是旧时景,人是画中人。一幅幅崭新的画作为刻板印象中的龚滩注入与众不同的活力;行走在古镇街头,随处可见的先锋街头艺术与老街交相呼应,组成混搭新景;摇滚与民谣交织回响在天空,古镇广场人潮如注;篝火晚会的烈烈火光照亮暗色的夜空,也映照人们熠熠生辉的面庞。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而任凭1800多年岁月涤荡,历经多少辉煌与沉寂的古镇,依然为广大艺术创作者提供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不曾枯竭。谁又知道如今在巷尾凝神写生的青年,会不会是下一个“吴冠中”呢。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水墨与斑斓水彩碰撞 千个灵魂与千座古镇

从吊脚楼临空的阳台到西秦会馆的高白墙角,从曾家坪阁楼高处到乌江上船廊,四处可见架起来的画板,三俩成群的大学生聚集在一处描涂勾勒。或是浓艳欲滴下的油彩,或是黑白写意的水墨,亦或是细致描摹的工笔,即使是同一处的风景也有不同的景别,同样的角度也有不同的风韵。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淫雨霏霏,穿行在老街的青石板路,与游人擦肩而过,抬眼生动的油彩画立在眼前,与龚滩景色交融,顿生虚虚实实不真切感。上世纪80年代吴冠中一幅《老街》闻名于世,成为多少艺术爱好者心中一抹不可淡去的色彩。每一年人们来来去去,创作出新的作品,令龚滩迸发出新的生命力。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写生艺术节上云集很多学校的同学和大师,加之民风淳朴的龚滩景色秀丽,不论是人文还是景观构图,都能激发我绘画的灵感。”来此写生的大一学生陈思伶说。

新潮街头艺术亮人眼 传统技艺美食温旧梦

当游客正疑惑为何身着对襟马褂的铜人像会与吴冠中先生的雕像坐在一起时,铜人突然对着他眨眼一笑,方才恍然,原来眼前的铜像是街头艺术家装扮。古镇广场上,身体绘满彩绘的姑娘摆着pose,彩绘师正在另一位游客的臂膀上潜心创作;抱着木吉他歌唱的民谣歌手旁若无人地轻声弹唱,唱着流浪的故事和一寸一寸旧时光;心灵手巧的泥人师傅一点点揉着眼前的彩泥,不论孙悟空还是小猪佩奇统统不在话下……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古镇不起眼的吊脚楼群中,龙艺小筑的先生向读者们着关于龚滩古镇千百年来的那些细碎的故事与秘辛。细细探寻,坊间还有多少美食技艺撩动人的味蕾的同时,更有着引人入胜的故事。客栈老板娘一边熟练擦着酥食,给手里的每个拓印凹槽中撒上芝麻,一边吩咐着身边剁着渣海椒的丈夫:“你再把苞谷面和匀点。”“你尝尝看嘛,不尝一尝怎么买呢?”她笑着说,“虽说是特产,但我们小时候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上那么几块,能揣在兜里欢喜好几天,没想到现在不仅可以天天吃,还可以做给更多人吃。”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写生节开幕式嗨翻天 俗摆手舞故地重游

夜晚镇里广场的音乐会上,古镇万人空巷,居民和游客们都纷纷出门聚集在此,摇滚歌手在聚光灯下唱着歌,台下的人群氛围热情到沸腾,充满活力的空气中,洋溢着古镇的生气。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不仅有演唱会,更有极具民族风情的篝火晚会混搭,土家姑娘和汉子们唱着土家语的舍巴歌,跳着活泼的摆手舞。龚滩古镇同时还在抖音App上发起了“#龚滩古镇写生趴”挑战,上传在龚滩拍下的短视频,就有机会赢得现金大奖。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龚滩古镇写生艺术节启幕 谁将是下一个“吴冠中”?

凌晨镇上灯火阑珊,唯有打更人“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吆喝。和衣躺在床上听着棕木梆子的声响,在微凉夜色中触摸内心的平和,这一刻明确一件事:龚滩古镇并不缺谁,而是人们需要龚滩古镇,留下过去生活的烙印,让心中澎湃的思乡情能有一个回得去的地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