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8-01-17 17:16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15岁那年,何亮看谢霆锋弹吉他的帅气模样爱上音乐,20岁用自己的收入,买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之后的许多岁月里,他在市中心的地下通道卖唱,也陆续结交了一些音乐伙伴,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个工地上的塔吊工人,有一个小家,有妻子,有孩子,还有早出晚归的活计,他总会想,梦想为何不能与生活平衡?(食指派112期 图/谢慧)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80后何亮是株洲一名普通的塔吊工人,每天天不亮就出门,通过钢架楼梯爬上塔吊进行高空作业。何亮老家在株洲一个农村,为了减轻家中负担,初中毕业后,他读了一所职业高中,选择当年最时兴的计算机专业,在他的设想里,2000年初,把计算机学好,出来找个工作并不难,可读了两年,家里负担不起,他便辍了学,到工地上学工,成了一名建筑工人。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工地上干的都是体力活,工友们每天下班后就只想休息,但何亮每天晚上都要拿出自己心爱的吉他——他要去市中心的地下通道唱歌,尽管劳动了一天非常累。在何亮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音乐梦,每当他站在街头唱歌时,一天的疲惫全都抛之脑后。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1997年,何亮15岁,那个年代互联网还没有完全普及,何亮因为海报上谢霆锋弹吉他的帅气模样爱上音乐,从职高出来后,他在工地上干活,一个月工资800元,他攒了两个月,花950元买下人生中第一把吉他,又买了两本吉他自学书,结果什么也没学会,吉他就放在家里做摆设。两年后,他接触到玩音乐的朋友,在他们的熏陶下,又燃起心中的音乐梦,跟着朋友们学习基础,自己趁空余时间坚持练习,慢慢掌握了一些技巧。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2013年,何亮结束了手中的工程,闲来无事打算做一些喜欢的事情,他买了一台音响,尝试在街边唱歌。第一次在街头唱歌是在一处地下通道里,通道人来人往,何亮很紧张,唱歌的时候声音有些发抖,自己都听不清唱的是什么,两首歌循环唱了好几遍,受不了,垂头丧气地跑回家。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为了锻炼自己胆量,他又站上街头,这次他特意选了一个人少的地下通道,唱了三首歌,挣了八十快钱,这一次站在街头唱歌给了他很大的自信,慢慢的,何亮的歌越唱越好,他的音乐总能吸引一些人。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地下通道四通八达,何亮在其中一个出口,现在经常有人特意绕到这里来听何亮唱歌,有同城的音乐爱好者主动献唱,也有人跑来与何亮交流音乐。有次一名残疾人路过时停下来,主动要求自己唱一首《我相信》,说他很喜欢这首歌,也是这首歌一直激励着他。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后来何亮从一个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工地上,只要没有其他安排,下班后他就会背着吉他,带着音箱,骑车去市中心地下通道卖唱。地下通道似乎成了他的梦想舞台,路人就是他的观众,音乐带给他无尽的欢乐,让他暂时忘却生活的重压,他经常唱到深夜,才拖着唱歌的设备回家。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到了2015年,何亮准备结婚,可就在结婚前几天,他在工地上干活时,左手手指不小心被切割机伤及骨头,正好切在食指中指关节处,医生告诉何亮,手指就算接好也不能恢复如初。虽对生活没有太大影响,一想到不能摸吉他,何亮心急如焚,手指还没拆线消肿,他就开始慢慢锻炼手指弯曲,拆线后,何亮又连续锻炼了4个月,手指还是不能弯太大幅度,他就想出一个笨办法,干脆用屁股去压弯手指,不记得哪天开始,手指渐渐能弯曲了,虽然不像以前那样灵活,也勉强能弹上几首歌。

食指派:吊塔工人的双面人生

现在,何亮有了家庭和孩子,充当起父亲角色,每次从工地回来,总是忙着为孩子冲奶粉、换尿布,去地下通道唱歌的次数也减少了。何亮的微信头像是《航海王》里的路飞,他说路飞对梦想的执着让他特别感触,就像他自己,一边为了生活每天在工地上进行高空作业,一边为了梦想去地下通道唱歌。尽管他有时也会觉得一个80后的农村人哪有资格谈梦想,他还是努力坚持,希望在生活与理想间找一个平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