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派:一人一师守一校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7-12-20 16:12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在湖南邵阳六都寨镇双荆村,有一所荆溪小学,只剩下一位老师和一位学生。第一次听到这所学校时,摄影师曾勇有些错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学校呢?带着这个疑问,他约着一行人驱车前往。虽然脑补过这所学校里的场景,但真正到了目的地时,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沉默了:学校原本的教学楼因年久失修成为危房,现在租用的是旁边留守老人的民房,一块黑板,两张课桌,就成了一间教室!(图/曾勇 自由摄影师)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大禹路过自己的村庄,突然下起大雨......”早上九点,荆溪小学旁边的“教室”里传来一阵读书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走进这间不足十平米的“教室”,年过半百的周玉泉老师戴着厚厚的老花镜,拿着书本,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为这里唯一的学生刘缘上课。他将课文里重要的词句写在黑板上,指着黑板上的字,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一字一句带着刘缘朗读。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8岁的刘缘乡音较重,语句常常读不顺,舌头像打了结,周玉泉就一遍一遍反复教,直到刘缘吐词清晰一些。周玉泉老师教的仔细,刘缘也听得认真,小手指按着书本上课文里的句子,随着老师上课速度慢慢往右挪。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在这间“教室”里,一块黑板,两张课桌,构成了这所小学教学资源的全部“硬件”,而在这间“教室”旁边有一栋两层高废弃的楼房,这是原本的荆溪小学,因年久失修成为危房,便租用了周边的一间民房作为教室,从此,这间简陋的老屋便成了这对师生上课的地方,今年54岁的周玉泉是这里唯一的老师,现在上二年级的刘缘是唯一的学生。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虽然只有一位学生,但上课仍按照原本的时间表执行,早上九点上课,下午五点放学。周玉泉老师是外村人,每天来上课要走上大半个小时,不管风晴雨雪,从未缺席,一如从前。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时间回到2008年,学校因为年久失修成已经停办一年,在村民强烈要求下,这一年又开始复办,周玉泉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外校调来任教。调来荆溪任教后,周玉泉一直勤勤恳恳,在这里送走了一位又一位学生。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后来村里外出务工人员增多,家里条件好一点的,就把孩子接到到镇上陪读,荆溪小学生源逐年减少,学校不得已采取隔年招生,到2016年,整所学校只剩下了一个年级,6名学生,而这6名新生中,有2个还是没满6岁的“非正规生”,如今,只剩下刘缘一名学生。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刘缘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是一名留守儿童,她的父母早早离婚,母亲改嫁他乡,父亲在外打工常年未在家,平日里,爷爷奶奶还要做农活养家,无法像村里其他人一样到镇上租房陪读,刘缘只能留在村里。刘缘还有一个妹妹,已经到了学龄,本该读一年级,可因为就学原因还一直呆在家里。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学校只有刘缘一个学生,到了课间休息时间,刘缘的妹妹就会过来跟她一起玩游戏,学校没有太多的娱乐设施,一根芦苇,一张废纸,也能成为刘缘和妹妹的玩物。妹妹不来时,只剩下刘缘一个人,为了不让她太过孤独,闲下来时,周玉泉也会陪着刘缘聊聊天,到处走走。

湖南一乡村小学仅有一师一生 教室也是租的

有时,周玉泉也会独自走到学校看看,原本就是危房的学校,现在更是一片狼藉,教学楼周边杂草丛生,有的教室门已脱落,有的教室只躺着歪歪扭扭的几条长板凳,积上了厚厚的灰尘。他想起自己刚来时,学校还有几十名学生,可如今,只剩下了一位,再过几年,他也要退休了。“还是希望这所学校能继续办下去,为村里孩子解决就近入学的问题”,周玉泉轻声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