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7-10-19 09:31

故事发生在郴州裕后街一间简陋的老屋里。

八年前的一天,摄影师周建生正在拍摄老街,当他沿路拍到裕后街李家大院时,他看见简陋的院子里,两位老人正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他被老人制作的物品吸引,进院与老人寒暄后,得知两位老人做了一辈子棕垫工艺,对这种工匠精神肃然起敬。在这之后,周建生便带着这份敬重跟拍了两位老人六年时间。这六年里,周建生在了解这门手艺的同时,与这两位老人的关系也更加密不可分,他给老人带去柴米油盐,带去一个摄影师镜头里外的关怀。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残破的青砖上时,裕后街李家大院里的贺前进老师傅早已开始了他的手艺活。他和老伴贺伯莲一边接综绳,一边后退,接到一定长度,就拉一下机器上的一根长线,长线带动木制辘轳滚动,再用力把棕绳绞紧。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这一大早,老两口没有对话,几十年生活,让他们默契十足,没有过多的交流,一堆杂乱的棕衣就在两位老人的“合作”下逐渐有了雏形。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棕衣是贺前进从乡下收购来的,两位老人每天早上9点左右开工,一天制作一床棕垫。积了几床后,就由贺前进挑去农贸市场,以每床30元的价格卖出。有时,他也去乡下的集市,但这两年,棕垫生意实在冷清,经常等到集市快要散场了,挑去的棕垫才卖出一两床。为了不空手而归,贺前进只得把价格又降了一些,直到全部卖完才回家。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一床棕垫成本约18元,再去掉运费、手工等,一个月下来,老人收入不满一千元。尽管收入不高,但老两口怀揣着对这门手艺的热爱,自得其乐。他们的手艺产品不止棕垫一种,还有蓑衣、粗细绳子等等,生意也不尽是这样冷清。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在2012年前,贺家老人做的棕床一直有很不错的销量与顾客群,遇到春耕时,手指粗的棕绳更是供不应求,老两口应付不过来,就叫来儿子帮忙。随着机器加工时代到来,有更多性价比高的产品涌入市场,棕垫、棕绳销量开始下降,手工棕床、棕垫基本没利润可言,靠着这门手艺吃饭的老两口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两位老人在郴州裕后街租的一间老房,每月租金100元,卧室只有一张简易的床,和一个用砖头临时搭建起的锅灶。为了维持生计,贺妈妈平时还会出去拾一些荒货补贴家用。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贺师傅有5个子女,其中两个儿子子承父业,做着棕垫手艺。棕垫生意逐渐惨淡后,两个儿子先后去了广东打工,子女们常年不在身边,为了不给孩子们添麻烦,两位老人一直靠棕垫手艺自食其力。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日子平淡如水,贺妈妈总在开工前,去街巷拾些荒货,而贺师傅就在家一边做准备,一边等老伴回来。而周建生也一如既往,每周去一次李家大院,有时候拍拍他们工作的场景,有时候给老人家带些茶米油盐,直到2015年。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2015年10月,郴州裕后街被列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将进行维修改造,而住在李家大院的两位老人不得不面临搬离。租住的房屋马上要重新翻修,加上年纪也大了,和孩子们商量后,两位老人决定在10月14号离开郴州,回邵阳老家。

这天,周建生起了大早,带着两个包好的红包,早早赶去了裕后街,可当他赶到李家大院时,空荡荡的房屋里,只有工作台上留下了几件贺师傅平时使用的工具。

老夫妻育有五子女 自愿靠做手工棕垫养活自己

后来周建生向附近的邻里打听,才知道两位老人的小儿子在前一晚就把他们接走了。红包没送出去,周建生也与贺家老人断了联系。

如今,周建生依旧穿梭在郴州大街小巷里拍摄老街,偶尔,他又走到裕后街上,新翻的老街焕然一新,却再也不见贺家老人制作棕垫的身影。

(图/周建生 自由摄影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