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7-10-12 09:50

在湖南浏阳张坊镇与江西铜鼓梅洞交界处的黄泥槽山头,独住着一位古稀老人。

几十年前,黄泥槽山脚下还是一片肥沃的水田,这位老人就住在山头,和周围的村民一样,靠种田为生。几十年后,山下的公路修得有两米宽,道路两边分散着大大小小的房子,水田也早变成了涓涓细流,而老人依旧住在山头的祖屋里,吃泉水、点煤油灯,烧火做饭、耕地种菜,自给自足。

百年的土夯祖屋,住过几代人,当大家都陆续迁到山下时,老人却不愿离开这“胞衣之地”。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杨何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十月的黄泥槽,仍有些燥热,从山脚往山上走,一路蜿蜒崎岖,除了山涧潺潺的溪水声,难见人影。可就在这丛山密林之中,有这样一位老人,他穿一件中山装、一条黑裤子,头戴一顶草帽,背着手,驼着背,深一脚浅一脚朝山上走去。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老人名叫张福继,74岁,独住在黄泥槽山头。山头有一间老屋,建在陡崖上,房子侧面的泥墙,用几根粗壮的木头斜撑在地上,仿佛随时都会坍塌。听山下老人说,老屋修建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在过去有钱人才住得起。但现在山头条件艰苦,张福继年轻时又生过一场大病,加上其他原因,他终身未娶。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张福继有三兄弟,其家族十多口人原来都住在黄泥槽,二十几年前,几个兄弟相继迁走,弟弟们也曾劝他下山住,可张福继不愿意,总是说:“习惯了,下山住反而不方便”。曾多次到黄泥槽探望他的张自强老人说,张福继不肯下山其实是怕麻烦家人与邻里。如今黄泥槽山头,方圆十里,再无其他人家,算得上是“一个人的村庄”。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周文燕

张福继一个人住在山上后,有时,山下的弟弟会带来一些报纸,清晨起得早,张福继就看看旧报,读读“新闻”,报纸看完就随手贴在墙上。上了年纪后,张福继有些耳背,但身体还算好,每天还能种地劳作。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每次耕种回来,就架上柴火,伴着袅袅炊烟,生火做饭。山上用的是泉水,张福继吃的也简单,一餐一两个菜,一小碗米饭,热天时天天做饭,天冷了,就隔一天做一次。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老屋背后是另一座山头,山脚下,是江西梅洞,老屋离浏阳张坊镇太远,隔十天半月,张福继就到梅洞集市上买些油盐肉菜。山上没有通电,张福继用的是煤油灯,傍晚吃过饭,便早早地就上床睡觉,几十年来已养成习惯。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兄弟们搬走后,剩张福继一个人住在深山里,平时难与人说话。老屋里有个“小阳台”,几块简陋的木板搭成,“阳台”正对大山,开了门,便能看见翠绿。空闲时,张福继喜欢坐在阳台门口的木凳上,愣愣的发会呆,他的一天大多数也从这里结束。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周文燕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山上的日子清闲又简单,张福继就这样在山上独住了几十年,每天烧火做饭、下地种菜,直到两个月前。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八月的一天,张福继像往常一样,晚饭过后,早早上床入睡。大概夜晚十一点,迷迷糊糊中听到屋里传来窸窣声,睁开眼后,透过窗外的月光看见一个男人正在睡房里翻箱倒柜,张福继立马起身制止,可这时男人已从柜子里拿了东西夺门而出。

男人拿走的,是张福继辛苦攒下的两千多元钱,这也是张福继屋里唯一有些价值的东西,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下山向村里告知了这件事,几天后,男人抓住了,是从山的另一头翻山过来的江西流窜犯,可抓到他时,两千多元被用去大半,还到张福继手里只剩下了一千多点。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这之后,张福继意识到自己一个人住在山上太不安全,每想起那晚,心有余悸,再三犹豫后,他搬了床铺暂住到了山下弟弟家。

食指派:“一个人的村庄”

图/王子风

偶尔,张福继也会上山来看看,他穿一件中山装,一条黑裤子,戴一顶草帽,双手习惯性背在身后,驼着背,穿梭着密林里,一边上山,一边清除路中间的石块。一个多小时后,到了山头,他就赶去菜地里拔拔杂草,或打开老屋的大门,随着一声“吱呀”声,又仿佛回到了一个人住在山上的时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