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7-09-14 09:46

古村落是散落在民间的瑰宝,古村老屋更是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和几辈人的记忆,但随着经济发展,不少村民或是在老屋旁侧另置新房,或是离开资源贫瘠的古村,或是留下老人和小孩。这些沉睡在群山之间,鲜有人知的古村老屋,因年久失修无人居住正在慢慢“凋零”。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图/王子风

湖南常宁市徐家官屋就是其中一个正在“凋零”的古村。

徐家官屋是摄影师王子风老家的一处村子,说到徐家村的样子,王子风总能想起,村子大门高高的石条门框和门口的青石墩,可如今很多人在老屋边上建了新房子,鲜红的红砖房,或者白色的瓷砖格外扎眼,在古色古香的老屋旁显得不伦不类,很多老房子也被拆得七零八落,住的人就更少了。王子风说,前段时间因为雨季,有些老房子年久失修抵不过雨水的浸泡,全部坍塌了。

对老屋的情愫日结月累,越耕越深,后来结识了专门拍摄古村的谭建华老师,王子风便开始有意识的记录古村老屋的模样和村民的生活。在他的镜头里,有坐在老屋里摇晃着蒲扇纳凉的老奶奶、有在门槛跳进跳出玩耍的孩子、有过了饭时一人一菜一汤的孤寡老人,还有傍晚大伙坐在门口聊天的场景。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常宁市庙前镇中田古村 图片/王子风

在常宁的中田古村,有一老屋,房子的开门方法很少见:两扇门开在一个转角。一位老婆婆正坐在椅子上,摇着蒲扇乘凉。后来王子风又去了这里两次,门上一直落锁,问当地人,听说是跟儿子一起住城里去了。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会同县高椅古村 图/王子风

在高椅古村,有一位百岁老人,名叫兰加连,王子风2013年来到这里时,她驼着背,正在屋里绣花。老人有一双小脚,还有一双珍藏了一生的绣花鞋,绣花鞋是老人结婚时的嫁妆,拿出来给人看时,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如同珍宝。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资兴市坳上古村 图/王子风

资兴的坳上古村,相对于其他古村而言,规模更大,王子风去时正值农忙时节,村里的人聚在一起打牌,而在村子的后面一条高速公路笔直通过。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资兴市鳌塘古村 图/王子风

在王子风去过的这些古村里,有些是意外发现,有些反复去过几次,但大多数村子里都只剩下了老人和小孩,而年轻人基本都去了城市,即使是保存较好的黔阳古城,生活在古城里的也是老人居多。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资兴市鳌塘古村 图/王子风

湘南建筑有很多共同的地方,看到和家乡相似的老屋王子风总容易想起以前的时光,想起过去,大家喜欢傍晚时围坐在老屋的大门口乘凉,大人们摇晃着一把旧蒲扇聊聊家常,小孩子跟过来凑凑热闹,玩累了就在夏夜的星空下睡着。

可老人老去,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而遗落在山村里的这些老屋,只能像世代生活在这里的老人一样,一点点消逝,带着王子风对老家那一份乡愁,只留下浅浅的叹息。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邵东县荫家堂 图/王子风

一对表姐弟坐在门槛上玩“你拍一,我拍一 ”的游戏,表姐是邻村的,父母出去打工了,她说他们村子没有这么大,小孩也没有这么多,她喜欢到表弟家来玩。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邵东县荫家堂 图/王子风

荫家堂古村里常见这种雕花屏风,孩子们喜欢在这里捉迷藏,当他们看到有人在拍摄时,试着走进镜头来,开始是一个,慢慢的都进来了。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资兴市流华湾古村 图/王子风

坐在门口的老人,因为耳聋交流困难,后面的老婆婆是与他共厅屋的邻居。老婆婆说,这位老人以前在反右时期当过粮食局局长,中间有些隐晦的事情老婆婆也无从知晓,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辰溪县五保田村 图/王子风

小女孩走上台阶,坐在石墩上看奶奶择菜,而她身后的小狗,亦步亦趋。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邵东县荫家堂古村 图/王子风

荫家堂古村有许多留守儿童,他们平时喜欢聚在一起玩耍,高高的门槛也能变成孩子们的“游乐场”。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永州市周家大院子严府 图/王子风

以前在乡村,玩具、饼干等等,总有人挑着担子挨村挨寨地叫卖,现在进入网上购物时代,这样的挑子自然就慢慢消失了。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常宁市白沙镇徐家村,老人在看旧报纸 图片/王子风

随着网络的发展,智能手机大量应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后,报纸开始淡出我们的视野,但是,对于老人来说,报纸还是了解信息最方便的途径,在这个村子里,很多老人喜欢坐在一起看报、聊天。

食指派:最后的老屋

资兴市太平村三相第 图/王子风

男的叫张盛祥,女的姓罗,一个 84岁,一个 82岁。在这一片老房子中,住在这里的就只剩下老两口了,他们不愿意搬出,老人说,“习惯了”。

腾讯·大湘网原创影像故事栏目「食指派」(原名「摄影+」 ),用图片讲故事,让故事有情感,人人都有好故事,人人都是食指派。投稿邮箱:savage@daxiangw.com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