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指派:大山里的绿色守护者

大湘图片腾讯大湘网2017-09-06 17:52

从禾青镇上到大乘山,山坡陡峭,道路崎岖,行进十分困难,但对护林员潘四清而言,这都不是事儿。他每天重复在这条山路上,一走就走了28年。

这28年里,他踏破了上百双鞋,走了20多万公里山路,也种了近30万棵树苗;他遇到过挥着柴刀的偷伐者,也在一场山林火灾中与大火“搏斗”了近十天。他每天穿行在丛山密林里,用28年的坚守,让大乘山这片青山更加葱郁。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从二十来岁到五十多岁,将人生最宝贵的时光都留给了大山

清晨,当大乘山还沉睡在一片寂静中时,潘四清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伴着九月山林里的湿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林海里钻去。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他穿着一件旧迷彩服,头上戴着帽子,手里拿着木棍和柴刀,爬到山顶,再下一道缓坡,到一颗老松树前,拿出柴刀将松树周边的杂草清除。“木棍和柴刀,这两样东西是我上山必带的,没带会心慌。”潘四清笑着说,山上经常有蛇出没,木棍可以预防踩到蛇,山路泥泞时还可当登山棍,柴刀嘛,遇到荆棘,一路劈开便是。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未从事护林工作前,潘四清在一家家具厂做木工领班,家具厂倒闭后,他加入护林员队伍,从此开始了枯燥而又重要的护林工作。从1989年到如今,无论寒冬酷暑,他日复一日地在5000多亩责任区内巡山护林。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以前,常有偷伐者来林场偷伐树木,对这事,潘四清是“零容忍”的。“这是1995年那次袭击留下的痕迹,现在弹孔都很清晰,幸好那次没人受伤。”潘四清想起当时被鸟铳袭击的画面仍然心有余悸。然而偷伐树木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1997年的一天,潘四清和同事照常巡查,看到断枝就知道树被偷了,他追寻着脚印赶了10多里地终于追到偷伐者,偷伐者却挥舞着柴刀向潘四清砍过来。潘四清没被吓倒,凭借着一些拳脚功夫,用手中的木棍制服了小偷,并顺利追回了被偷的树木。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每天巡山,潘四清来回要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虽值夏季,但山上多蚊虫,他不得不穿起长衣长裤。在湿热的山里行走,不大一会,迷彩服就湿透了,紧紧贴在潘四清的后背。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下山途中,到半山腰时,一颗百年大树屹立在周边的新绿里,大树脚跟的炭黑印记仿佛在诉说着2013年的那场大火。

因山脚下的一场火蔓延到林场边界,大片绿林在顷刻间化为乌有。火灾发生后,身在林场的潘四清尽力扑救,整整七个昼夜没有下山,看到火就去打灭,打灭这里那里又燃了。等到余火全部扑灭后,他的嗓子被烟熏得近乎不能说话,人也瘦了整整10斤。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潘四清很是心痛。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中午,潘四清和同为护林员的表弟兰建新开饭了,兰建新住在寺庙里,中餐也在寺庙里吃,他们和僧人一起吃斋菜。吃完饭可以看会儿电视,累了就在阁楼的木板铺上咪一会。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到了晚上,潘四清从山脚下骑摩托车到家里。在那场大火前,他一直住在山头,大火烧垮了他搭建的棚子,这才搬下了山。从山上搬下来后,潘四清终于和妻子团聚。

以前一周难得下山一次,现在,每天清早上山前,潘四清都会帮妻子把水果摊摆好,晚上再帮妻子收摊。这些年,这是他唯一为家里做的事。

为了守护山林,这么多年来,潘四清没送过孩子上学,也没给过家里一分钱,全靠妻子的水果摊养大了儿女,妻子虽有怨言,却也带着几分荣耀,“他喜欢在山上我也没办法。”

湖南一护林员28年坚守山头 曾被鸟铳袭击被刀砍

图/刘新山

一座大山,一片密林,几位护林员,日子虽然清汤寡水,却让潘四清感到无比自豪。从二十来岁到五十多岁,他将人生最宝贵的时光都留在了这里。

眺望远方,山还是那山,但树木更加郁郁葱葱,潘四清说,他还要在大乘山上坚守十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