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男子游玩时救人身亡 马上要当新郎

[摘要]25岁的邵阳隆回人刘建广,原计划8月13日办结婚宴。8月5日,在单位组织的在江西九江旅游途中,为了救溺水的同事,刘建广和同事周翔双双身亡。

原标题:常德小伙为救同事命陨鄱阳湖!公司领导同事集体消失?

尚一网8月11日讯8月8日上午,尚一网记者接到求助称,常德市汉寿县小伙周翔和邵阳市隆回县小伙刘健广为救落水同事,双双陨落江西鄱阳湖。可几次协商未果后,他们所在公司的领导集体消失,丢下两家悲痛欲绝的家属。

单位组织的旅游活动中出意外甚至身亡,应不应该算工伤?

0
应该
0
不应该

湖南男子游玩时救人身亡 马上要当新郎

图为周翔和刘健广和同事在江西鄱阳湖浅滩游玩。家属供图

“如果没有这次旅行,25岁的汉寿小伙周翔和隆回小伙刘健广都将迎来属于他们的婚礼;如果没有奋不顾身地去救落水的同事,几个月后,刘健广就会成为一名父亲,而周翔也会和新婚妻子郭丹开始自己的蜜月之旅。但生命却没有那么多如果,周翔和刘健广走了,带着属于他们的荣耀离开,留下的却是家属与朋友无尽的思念与伤痛。”

为救落水同事 两人不幸身亡

周翔和刘健广是深圳科曼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湖南分处的一名员工。 8月5日,一群人在江西鄱阳湖浅滩游玩时,其中一人失足落入深水,距离最近的周翔和刘健广立即赶过去救人,最终两人均不幸身亡。

据周翔妻子郭丹回忆:8月5日上午10点周翔从家里出发前往公司,17名同事和4名家属开五辆车一起出发,之间一直都有微信联系。第二天下午14:36我给他发最后一条消息没有回应,17:12周翔妈妈接到电话通知周翔出事了,同事原话是:阿姨,周翔在江西出事了,我不知道跟你怎么说,是因为救同事出事的,人已经死了。

我们马上赶往江西。等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在殡仪馆了,同事说出事是在下午三点左右,中间一直没有联系家属,直到送到殡仪馆才与我们联系。等赶到殡仪馆,所有同事给我们的解释是周翔是因为救人而死,描述的过程是这样的:事发地在潘阳湖一个沙岛的浅滩,周翔和另一个死者刘健广不太会水性,就在另外一边浅滩玩,其他的人在另外一边,本来水是都是及腰的,突然听到有人呼救,有同事掉进了一个很大的深坑里,据他最近的就是周翔和刘健广。

据描述当时周翔的水只到腰部以下,他听到呼救就往前走去救人,两个人都掉下了那个深坑,呼救的那个人会水性,后面被救上了,两个死者不太会水性就全部往下沉。

据刘健广的姐姐介绍,刘健广是1992年出生,事情发生之后,家里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特别是刘健广的母亲因此已经住进了医院,刘健广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妻子也终日萎靡不振。

湖南男子游玩时救人身亡 马上要当新郎

周翔的结婚证。家属供图

"刘健广与妻子还只是打了结婚证,本来准备在8月13日举行婚礼,请柬都发出去了,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让家人怎么接受得了。”刘健广的姐姐说,这次旅游是由公司组织的,所以公司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在刘健广的姐姐看来,刘健广能够主动去救同事的做法,还是让她及家人感到自豪。但她认为这次旅游是公司行为,所以刘健广与周翔都应该视为工伤,公司也应该给予家属一定的抚恤金,这样才能给予死者和家属以安慰。

“如今已经过去几天了,但公司还没有给家属一个满意的答复,而且赔付的时间也没有确定。”刘健广的姐姐说,希望公司能够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

获救者已无大碍,与救人者生前关系非常好

许文豹就是落水者,所幸他最终被救了起来,如今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虽然生命体征已经恢复正常,但他的情绪却十分低落。因为周翔与刘健广都是他的好朋友,而且由于他的年龄最小,两人还经常帮助他。

回忆起那天的情景,许文豹用低沉的声音告诉当地媒体,由于工作压力比较大,所以当时同事们就一起开车来到鄱阳湖放松一下。8月5日,他们坐船到湖中的一个浅滩玩水,水只有齐腰深,所以大家玩得都比较开心。

“在玩的时候,我突然踩到一个深坑里,脚也不知道被渔网还是水草缠住,由于我懂一点水性,所以只能在原地踩水,可是喝了几口水之后我就慌了,于是大声呼救。”许文豹说,在挣扎中,他开始越漂越远。迷糊中,他还看到周翔朝他冲过来。

在水里挣扎了很久,最终许文豹意外拉住了一根水草,在水中固定住,没有继续往湖中央漂走,随后被同伴们开着船救了上来,并送往医院。周翔也在许文豹附近被拉了上来,但他已经不幸遇难,而刘健广则到8月6日才被打捞上来。

“当时我在水里迷迷糊糊只看到周翔向我游过来,没想到刘健广也游了过来。”许文豹说,他清醒后听说周翔与刘健广两人都去世了,他的心里非常难过,在平时工作生活中,两人都像是他的哥哥。

难过的不仅是许文豹,这次一起前来的20多名同事都非常伤心,如今他们都主动留在九江陪着两位遇难者的亲属。同时,公司总部也迅速安排了工作人员赶赴现场处理此事。据该公司法规部的法律顾问张庆军说,事发后,公司的一位副总与部分股东赶到了九江,并对家属进行了安抚。

湖南男子游玩时救人身亡 马上要当新郎

周翔的名片。家属供图

“出了这样的事情,公司也很难过,所以一直在安抚家属,并就后续问题进行商谈,除了抚恤金问题还存在一些争议,其余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妥善处理好了。”张庆军说,由于公司给每位员工都按法律规定购买了五险一金,同时还购买了人身意外险,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也进行了申报。张庆军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疑云重重,为何死者同事集体“失声”

人死不能复生,大家都在为死者善后时,死者家属和公司方就现场施救是否得当、抚恤金多少等产生了分歧。

死者家属郭丹介绍:周翔五分钟之内被捞了起来,捞起来时周翔还吐了一口水,据同事描述他是第一个被救起来的,还先于现在救活的这个人。作为医疗行业的人士,郭丹认为五分钟之内溺水抢救得当是有很大生还希望的。

湖南男子游玩时救人身亡 马上要当新郎

刘建广婚礼请帖。家属供图

对于家属的疑问,解释是这样的:抢救起来之后,他们进行了按压,然后抬上快艇送往对面的岸边,岸边有医院的救护车在等着。但是医院当场宣布人已死亡,就直接送到了殡仪馆。家属怀疑中间不可能会需要这么久的时间。又有解释说中途快艇坏了,修了半个小时,又从岛上重新派快艇去送他上岸。更为意外的是,直到几天后家属们才知道,这中间还有个过程他们隐瞒了。周翔被捞起来放上船之后,船又翻了,周翔掉下去四十分钟才被捞起来,然后这才被另一艘快艇送上岸。

在抚恤金的赔付上公司和家属也产生了分歧。郭丹说,8月6日早上周翔公司总部的领导到了,领导过来首先就否认是公司行为,说是员工自己组织的。因为周翔和另外一位死者一直都跟家属说是公司组织的,公司出经费的,他们才承认是长沙办事处的集体行为。直到晚上,协商结果是公司答应认定工伤加上抚恤金愿意赔偿九十万元左右,并可以适当增加抚恤金。可直到8月8日仍然没有敲定赔付金额,就突然听到消息说公司要重新派人过来和家属协商,协商的结果就是只有保险和安抚金还有劳动终止合同一共二十万左右。从开始协商的九十多万到最后只有二十多万,协商当然没结果。

等到8月9日早上,家属得到消息,公司所有一起前来的同事还有公司领导全部撤离了,只留下了2个法务部电话号码。家属给公司同事打电话,都没有人接,所有人的回复就是打那两个电话找他们谈。给被救起的人打电话,就全程只说应该、可能是去救他的,说被淹了不太清楚了,和最开始说周翔和刘健广是救人而死的说法完全不一样了。打其他同事的电话也完全打不通了,是什么原因让曾经的同事集体失声呢?家属们百思不得其解。

为了证实郭丹以上的说法,记者试图联系科曼深圳公司法规部张庆军,张在短信回复中以公司正在调查此事为由,拒绝接受采访。郭丹在电话里表示,总公司的张庆军说已得到妥善处理都是假的,现在人都跑光了。由于没有得到处理,家属们决定8月9日晚上动身前往深圳讨个说法。

采访结束时,郭丹在电话里哭泣不已,她多想赶紧处理完后事,送亲爱的丈夫回汉寿老家。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尚一网记者 周瑜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johnsonjia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