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康制药回应“造假”质疑,在悄悄布局千亿市场

财经要闻中国企业家杂志 [微博] 严凯2017-05-14 11:14
0

尔康制药回应“造假”质疑,在悄悄布局千亿市场

  “一方面,该公司在投了17亿元现金在固定资产上,然后又带回了16亿的利润,利润高于固定资产投入,这是矛盾的;另一方面,尔康制药为了维持销售,应收账款账目又很小。”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 严凯 编辑 | 尹一杰

  5天前,一篇质疑涉嫌财务造假的文章让尔康制药推向了风口浪尖。这家创业板白马股当日跌停,随即宣布停牌。

  尔康制药曾在2013年在柬埔寨布局过一个“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正是这个项目让该公司如今陷入了舆论的旋涡。2016年,柬埔寨项目为该公司贡献了超过6亿元利润,占了60.79%。质疑者称,按照木薯淀粉的市场价格,上述项目不可能创造出如此丰厚的利润。

  尔康制药一位高管告诉本刊,上述项目所生产的木薯淀粉,主要用于生产一款名叫“改性淀粉”的产品,木薯淀粉是改性淀粉的上游原料。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口数据显示,2016年,木薯淀粉价格仅为330美元/吨,而改性淀粉的价格高达1.8万美元/吨。

  “柬埔寨项目的利润来自于改性淀粉,而不是木薯淀粉,质疑文章只是用普通木薯淀粉价格来进行计算从而得出造假的结论。”尔康制药一位内部人士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会计专家分析了尔康制药的财务报表,他得出的结论是该公司财务造假的真实度不高。“造假公司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共性,那就是应收账款会大幅增加,但尔康制药的应收账款余额跟销售规模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上述会计专家称。

  值得注意的是,改性淀粉是一种名叫“植物淀粉胶囊”的原料,它可以替代目前市面上普遍使用的动物源性明胶胶囊。权威机构预测称,植物淀粉胶囊广泛应用于药品、食品、保健品行业,涉及3千亿级市场。

  事实上,尔康制药早在两三年前就已实现了淀粉胶囊的工业化生产,而它在这个领域的布局最早可追溯到2004年。这也意味着,尔康制药低调潜行布局了13年,如今开始抢食该市场。

  回应质疑

  5月12日,这一天是尔康制药的年度股东会。但这一次股东大会的气氛明显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3天前,一篇质疑尔康制药涉嫌严重财务舞弊的文章让该公司颇为被动。这或许是尔康制药成立14年以来遇到的最大一次挫折。

  资料显示,自成立以来,该公司一直从事医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业务包括药用辅料及新型抗生素产品。2011年9月27日,公司成功上市,成为药用辅料第一家上市企业。

  目前,尔康制药是国内品种最全、规模最大的专业药用辅料生产企业之一,并且是国内少数几家拥有新型青霉素类抗生素——磺苄西林钠原料药和成品药注册批件的企业之一。

  2013年8月,尔康制药全资子公司湖南尔康(香港)有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 500 万美元在柬埔寨王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尔康(柬埔寨),其经营范围为酒精、木薯淀粉等药用辅料的生产、销售,药品、医药设备进出口及代理。

  尔康制药2013年公布的相关可行性报告显示,拟使用部分超募资金2亿元投资建设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

  上述项目的实施主体为湖南尔康(柬埔寨)有限公司,选址位于柬埔寨王国马德望省,向当地农户收购鲜木薯加工成初级药用木薯淀粉。

  据可行性报告,该项目正常年销售收入为53280万元,年均利润总额6290万元,项目投资利润率(平均年)31.45%。

  让人意外的是,尔康(柬埔寨)在此后居然成为尔康制药的主要盈利来源。年报显示,2016年,尔康(柬埔寨)总资产10.36亿元左右,净资产约10.31亿元,营业收入约7.17亿元,净利润约6.156亿元。

  也就是说,柬埔寨项目去年实现的净利润,是当年可研报告预计利润的9.76倍,当年总投资收益率达到427.08%,是可研报告预计投资利润率的13.58倍。

  质疑文章认为,根据海关数据,一万吨的木薯淀粉进口价格是2338.37万元,按此计算,18万吨木薯淀粉总销售金额大概是4.2亿人民币,因此不可能实现6.156亿元的净利润。

  但事实上,尔康制药于2013在柬埔寨设厂时,当时该公司的改性淀粉产业化尚未研制成功、尚未落地。“所以当年的可行性报告比较保守。”尔康制药董事长帅放文在股东大会上澄清时说。

  项目落地的第二年,尔康制药的改性淀粉产业化研究项目获得成功,并在全球具有技术领先优势,尔康(柬埔寨)的收入来源也有可行性报告的木薯粉,变成了附加值更高的改性淀粉。

  “改性淀粉销售收入有6.9亿元左右,产品毛利率方面,木薯淀粉为亏损,改性淀粉毛利率是90.99%,柬埔寨公司的利润是由改性淀粉产生的。”帅放文说。

  一位业内人士称,根据目前的市场行情,靠卖木薯淀粉的确不仅赚不到钱,而且可能还会亏钱。

  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中国进口木薯淀粉的价格2015年为400美元/吨,2016年下跌至330美元/吨。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之所以出现价格大跌,原因在于国内同质产品玉米淀粉供应过剩,因而导致木薯淀粉价格大跌。

  相比较之下,改性淀粉的价格则要高出许多。海关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进口改性淀粉的单价达到1.45万美元/吨,是木薯淀粉同期进口价格的36.25倍;2016年,中国进口改性淀粉的单价达到1.8万美元/吨,而同期木薯淀粉进口价格仅为330美元/吨。

  固定资产大增悬疑

  除了尔康(柬埔寨)净利大幅增长遭质疑外,母公司尔康制药的固定资产也遭到了质疑。质疑文章称,尔康制药最近三年的固定资产增长速度较快,从2014年底账面价值7.19亿增长到2016年底的17.69亿,年复合增长率高达56.86%。

  其中,房屋建筑物占固定资产比例分别从49.7%上升到72.32%,2015年房建资产增加5.61亿;2016年增加4.04亿,两年合计9.65亿。公司的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例远高于同行业公司。

  5月11日,深交所下发对尔康制药的关注函,就相关质疑表示关注,督促公司尽快进行核查,并请会计师出具相关说明,及时发布澄清公告。深交所将结合尔康制药年报披露情况一并进行审核。

  帅放文在5月12日的股东大会上回应表示,公司最近三年固定资产增长速度很快大部分都是从在建工程转入的。但受限于信披规则,帅放文无法多说。

  一位接近尔康制药的人士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称,公司共有60万平米的房产,这些房产均是登记在册,有据可查。

  为了证明固定资产的真实性,在股东大会现场,尔康制药在现场播放了该公司在中国和柬埔寨10来个产业园区近8000亩占地,60万平米建筑的实景图、卫星图等。

  上述会计专家专门研究了尔康制药的财务报表,他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称,该公司自2015年定向增发完成后,现金最多只有20亿元。

  据他分析,2015-2016年,尔康制药的销售收入加起来在将近50亿元。从现金流表上看,该公司连续两年通过销售商品所获得的现金总额超过销售收入。这意味着现金回流很多,但2016年末年报显示最高现金也就20亿。

  “一方面,该公司在投了17亿元现金在固定资产上,然后又带回了16亿的利润,利润高于固定资产投入,这是矛盾的;另一方面,尔康制药为了维持销售,应收账款账目又很小。”上述专家说。

  据他分析,如果一家公司财务造假,财务报表上“应收账款”项的数目一定很大,但尔康制药则相反,应收账款账目数很小。从技术角度分析,说明该公司销售出去的产品,可能真的很快收回了现金。

  2016年财报显示,尔康制药应收账款余额仅有2.4亿元,和30亿元的销售规模相比,可忽略不计。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尔康制药在改性淀粉这个产品方面的技术和能力的确很强,要不然哪个客户会把钱那么快给它?”会计专家猜测说。

  掘金3千亿市场

  对尔康制药而言,尽管遭受了造假质疑,被推上风口浪尖,但一旦质疑被澄清,恢复其“白马股”身份,剧情可能翻转。

  事实上,尔康制药所处的行业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众所周知,空心胶囊、软胶囊是药品、保健品生产的最重要的包装型材之一,全球年需求量约为1.5万亿粒,我国约3千亿粒。

  但现实情况是,目前国际市场胶囊囊材有90%为动物源性的明胶,其原料来源复杂,易受动物源性病原体或其他微生物污染、可能与内容物发生反应而诱发安全事件,已经引起业内和社会的高度关注。

  例如,2012年4月发生的毒胶囊事件,其后果是大量铬超标的胶囊流入药品市场。之所以如此,是有些不法厂家用工业皮革废料制成工业明胶,再用工业明胶制成药用胶囊。

  尽管查处严格,但受商业利益驱使,“毒胶囊”屡禁不鲜。2014年,宁波11人生产销售毒胶囊被批捕,9000万粒空心胶囊流入市场;2015年,济南查获50万粒空心毒胶囊,近百万粒仍在追查。

  如何杜绝“毒胶囊”,这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难题。一个业内普遍认同的解决办法就是用植物淀粉囊代替明胶胶囊。

  事实上,上世界70年代,国外著名胶囊企业就试图以植物淀粉为囊材,研制开发能够替代明胶胶囊的淀粉胶囊。植物淀粉胶囊的优点是,可生物降解、可吸收利用、安全性高。

  但由于淀粉成膜困难,制得胶囊的机械性能不足,历经多次失败后,很多公司都最终放弃淀粉胶囊产业化。

  很显然,尔康制药看中了这个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从2004年底开始,作为国内药用辅料行业的龙头企业,该公司开始启动淀粉胶囊的研发工作。

  本刊记者了解到,从实验室研究到小试,到中试,再到产业化,尔康制药投入数亿元。到2005年年底,尔康制药攻克了淀粉水溶性和成膜性两大难关。

  2008年,淀粉胶囊实验室研究和小试研究终于获得了第一粒淀粉胶囊。但国外的淀粉胶囊实验室研究了数百年,也只停留在成型样品阶段,无法完成产业化。这同样也是尔康制药面临的难题。

  到2013年,尔康制药决定在柬埔寨投资18万吨木薯粉项目时,该公司的淀粉胶囊离实现产业化已经倒计时。由于木薯粉是改性淀粉的原料,尔康制药投资该项目,或许基于产业链的考虑。

  2014年,该公司改性淀粉和淀粉胶囊等产品陆续开始实现产业化。与此同时,这些产品也先后获得了国际认同。例如,2014年,改性淀粉和淀粉胶囊获得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DMF备案。

  上述高管称,该公司经过10多年的研发最终掌握了生产改性淀粉和淀粉胶囊的生产技术,取代明胶将是大势所趋。

  目前,尔康制药正在进行“木薯种植区—木薯淀粉—改性木薯淀粉—药用改性淀粉空心胶囊—食用淀粉空囊”的全产业链布局。

  一份业内权威报告显示,改性淀粉和淀粉胶囊能够广泛应用于药品、食品、保健品行业,将形成一个受众超过20亿,从业人数数十万,商业规模达到3000亿级的市场。

(中国企业家杂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janede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