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一福利院爱心妈妈病了 孩子还想要她剪头发

原标题:福利院孩子还在嚷着要她剪头发 危晓波是株洲最优秀的脑瘫儿童护理员,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已20天

株洲最优秀的脑瘫儿童护理员现躺在ICU里已20天

危晓波与福利院的孩子们在一起。资料图片

株洲最优秀的脑瘫儿童护理员现躺在ICU里已20天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女儿李紫依在病房照顾母亲危晓波。图/受访者提供

8月12日中午,李紫依坐在湘雅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走廊上,这样的等待从她母亲危晓波入院即已开始,医生有可能通知她去给母亲买纸尿裤,也可能给她递过来一张病危通知书。

危晓波是株洲最优秀的脑瘫儿童护理员,可如今躺在湘雅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已20天。

已做了21年脑瘫患儿康复训练工作

“全国民政行业优秀技能人才”,这是危晓波的名号。按照株洲市儿童社会福利院的说法,危晓波是株洲唯一拿此殊荣的护理员,她是株洲技能最优的脑瘫儿童康复员。

今年7月4日,是她21年脑瘫患儿康复训练工作中普通的一天。8时30分,她坐在了株洲市儿童社会福利院“明天计划”康复训练株洲基地的按摩床前。这时,20多名脑瘫儿童将由专人从养育中心送到基地。

“朵颐,你好!”危晓波起身跟“祖母”抱着的一名四岁小女孩打招呼。朵颐的脸偏向一边,并不理会。“祖母”是养育中心的工作人员;朵颐,弃儿,唐氏综合征患儿,三年前就已开始由危晓波照护。

在一些新来的康复员看来,危晓波与这样的孩子打招呼并无意义。“也许千万次的微笑或者沟通,他们有一次明白了呢?”她常常这样鼓励新同事。事实也证明了她的说法,一次她摊开手跟朵颐说,“来,妈妈,抱抱。”朵颐的双手竟然抬了一下。

一个孩子每天的康复训练时间40分钟到60分钟不等。危晓波抱朵颐到按摩床上,拍、捏、揉她手臂、腿上的穴位。这一场下来,所有动作累积起来估计上了2000个。一天下来,她一般要给6个孩子完成这样的康复训练。

7月5日,危晓波要给康复员们上课,所以她当天下班后回家备课,结果疼痛难忍打吊针了。

近些天来她靠呼吸机帮助呼吸

第二天,危晓波如约出现在了课堂。她提着一个药房的袋子,里面装着止痛药。

陈彩,她的同事,也是这堂课的学员,问她,“危姐,你怎么啦?”

在医院诊断时,医生告诉危晓波患了结石。她回答说,“肚子有点痛而已。”

7月8日,危晓波因尿道结石引发脓性败血症,全身感染,住进株洲市中心医院的ICU救治。7月21日,她转入湘雅医院,确诊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这属于高病死率的疾病。

从7月21日至8月12日,危晓波一直没有脱离生命危险,近些天来靠呼吸机帮助呼吸。

早些天,她的同事来医院看望她。同事把在福利院的故事讲给她听。一个叫“国康”的孩子头发长了不少。他尽管有十多岁了,但只有三岁孩子的智商。福利院工作人员带他到理发店剪头发。他哭了,不肯去,吵着说,“危妈妈剪,危妈妈剪。”

危晓波喉咙已经插管,不能说话,听到这件事后,又掉泪了。

女儿欲放弃美国学业,她生气了

危晓波发病时,李紫依已从武汉大学音乐学院毕业回家。8月24日,是她赴美国读书的日子。

一年前,危晓波就已跟李紫依筹划了到美国读书的事,先过去学一年语言,再申请美国的大学深造。危晓波只是福利院的康复员,丈夫在江西一家单位当司机,并没有太多积蓄。一个便利条件是,李紫依姑姑在美国打工,她可吃住在姑姑家,这样能省去大笔费用。

7月初,危晓波没生病前,李紫依还希望母亲为她送行。

当危晓波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后,李紫依做了个决定,在母亲病好之后再去美国读书。

有一天,危晓波问女儿到美国读书的事准备好了没,李紫依“撒谎”了,“美国那边说推迟一个月,要到九月份”。

这种谎言是瞒不住危晓波的,“你不去读书,我就不治病了。”李紫依也急了,“你不治病,那我怎么活呀!”两母女一番“争吵”后,都陷入了沉默。

湘雅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将危晓波的病情确诊为肺纤维化,唯一的治疗办法就是进行肺移植,手术费和康复费需100多万。

湖南省收养管理服务中心也是危晓波的“婆家”。8月12日,李紫依与父亲委托该中心为母亲募集善款。

湖南省收养管理服务中心募捐账户:598957365461,开户行为中国银行长沙市东风路支行。该中心表示,捐款明细将每天在湖南收养服务网、湖南收养和儿童福利群等公布。 (潇湘晨报 记者 颜宇东 实习生 林佳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湖南市州新闻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vanliu]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