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曝性行为代孕:30万交娃 长相好可开高价

南方都市报 [微博] 2016-01-10 10:22
0

一个代孕QQ群多达830人,“性行为代孕”最低不到30万元

媒体曝性行为代孕:30万交娃 长相好可开高价

媒体曝性行为代孕:30万交娃 长相好可开高价

与男友分手后,代孕者夏娟和4岁女儿相依为命。

媒体曝性行为代孕:30万交娃 长相好可开高价

职业代孕者都徘徊在法律的边缘。图为一名代孕者望着窗外。

每一种“合作”方式都有不同的收费标准,因为弹性极大,成为代孕QQ群内最大的隐私。按人工方式、自然方式和试管方式最低标准,30万元范围内可以把小孩交到你手上。

客户可要求代孕者的身高、体重、年龄以及外貌和文化程度,我们都可以找到合适的对象,一切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代孕行业和选美行业有共同特点,身高和外貌条件好代表良好的基因,是可以开高价的筹码。

体检合格确定“合作”后,客户需交1万元至2万元的定金。进入实质的“合作”期,客户就必须给代孕者每月固定发放“工资”,即生活费,直至分娩结束。

——— 代孕者兼中介“D婷婷”

2013年,中国人口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人数已超4000万,占育龄人口约12 .5%。不孕不育人数的不断增加,也加速了网络代孕产业的发展。

在国内,最活跃的代孕QQ群有“全国好孕来代群”与“和谐D妈群”,两个群内代孕者基本重叠。“全国好孕来代群”有成员320人左右,“和谐D妈群”有成员830人左右。

代孕是一个法律、伦理上的共同难题。早期,我国政府采取完全禁止的规制模式,未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2015年12月,在现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基础上,修正案草案新增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然而,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时,多名委员建议,对于代孕不应一棍子打死,“禁止代孕”可改为“规范代孕”。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于2015年12月27日获通过,此前颇有争议的“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条款最终被删除。但无论“禁止代孕”条款终止与否,在虚拟网络和现实社会中,代孕产业一直都存在,并因有需求而“生生不息”。

夏娟近来经济有点紧张,她开始频繁地在QQ上找“工作”。

这个26岁的女性身体微胖,地地道道的广东人,却长着一张马来人种和蒙古人种混杂的脸,小眼睛、塌鼻梁、大鼻孔。大多数时候,她找“工作”时,这些明显特征,首轮便会遭客户筛选下来。

她和姐姐住在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这里是世界知名的家具生产基地。《中国中小城市发展报告(2015)》显示:2015年度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区、镇)名单,佛山顺德排第一。

姐妹俩租住在一个靠近公路的中低档小区,站在阳台,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各种景象:豪车、高档酒店、遛狗的贵妇,但这些已然和她们无关。除了购买必要的生活必需品之外,她们极少出门,几乎所有时间,夏娟都花在和客户的沟通上。

2016年1月4日,夏娟又在两个Q Q群发送了两条相同的信息:“个人代,年龄25,身高162,体重115,血型O,散养,有意私聊。”

两个月前,她辞掉在顺德的工作,成为一名职业代孕者。

收费是最大隐私

每一种“合作”方式都有不同的收费标准,弹性极大

代孕一直是一个敏感词,是指将受精的卵子植入代孕母亲子宫内,由孕母替委托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作为一项人类辅助生育技术,它在产生之日起就饱受争议。

但事实上,网络代孕者不仅负责代孕,还提供自身的卵子,有客户需要,可以协商发生非婚性行为,这与医学界原来提出的“代孕”技术并不相符。

辞职两个月,夏娟只在网上找到一个客户,这是一个在南京的中年人,微微发福。Q Q上,代孕者和客户都是相互信任的关系,并不能过多地干涉各自的隐私。

第一次“合作”是2015年5月,夏娟自测到排卵期,立即通知客户,客户订机票,在南京的一家宾馆里完成“人工”受孕。

这是夏娟第一次坐飞机,24岁之前,她一直在广东云浮的农村生活长大。

这次“合作”以怀孕失败告终,但夏娟的收获是:免费的南京双程票、5000元订金、5000元工资,这笔费用,可以让她回到顺德过上一段舒适的日子。

出于伦理道德及法律的考虑,我国早在2001年的《人类辅助生育技术管理办法》中,就明确“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并对违规实施代孕的医疗机构进行相应的处罚。

然而,多年来,国内的代孕产业不断发展壮大。随着代孕技术的发展日趋成熟,代孕产业颇受追捧,隐匿于灰色地带。之后,借助互联网广告传播,全国的代孕中介迅速扩散。

从2013年开始,国家相关部门就出重拳整治代孕乱象。2015年3月,国家卫计委等l2个部门联合制定方案,4月起至12月底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尽管如此,代孕黑市屡禁不止。

由于QQ的普及性和特殊性,成为代孕者和客户的“云集”之地。长期浸淫,形成一套独特的QQ语言。

在国内,最活跃的代孕QQ群有“全国好孕来代群”与“和谐D妈群”,两个群内代孕者基本重叠。“全国好孕来代群”有成员320人左右,“和谐D妈群”有成员830人左右。

代孕群有特殊的判断,经过验证进入群内的共有3类人:第一类是代孕者,是群内最大的群体,验证进群后要求修改群名片,在昵称前加字母“D”;第二类是客户,这是群内最稀缺的资源,能够进入群的需要展现有足够的经济实力,验证进群后要求在昵称前加字母“Q”;第三类是各种中介,包括介绍人、医院,验证进群后要求在昵称前加字母“Z”。

28岁的“D婷婷”来自四川省德阳市农村,她既做代孕者也做中介,是代孕群内的活跃者,了解并灵活运用代孕群内的Q Q语言。

在代孕群,“合作”共分为四种方式:第一种是人工方式,也是“合作”双方最能够接受、最普及的方式,即在代孕者排卵期,男方体外排出精液,女方用注射器吸取注入子宫;第二种是自然方式,即通过双方协商,在代孕者排卵期,发生非婚性行为导致怀孕;第三种就是试管方式,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借腹生子”,由客户提供已经受孕的卵子,植入代孕者体内,这需要有资质的医院配合;第四种是盲捐方式,即只需要代孕者提供卵子,在有资质的医院提取。

“D婷婷”说,每一种“合作”方式都有不同的收费标准,因为弹性极大,成为代孕QQ群内最大的隐私,“前三种方式最低标准,在30万元的范围内可以把小孩交到你手上。”

人工方式、自然方式和试管方式都可以由客户安排代孕者体检,体检合格确定“合作”后,客户需交1万元至2万元的定金。进入实质的“合作”期,客户就必须给代孕者每月固定发放“工资”,即生活费,直至分娩结束。

在客户方,“合作”还有两种不同要求,分别叫“散养”和“圈养”。顾名思义,“散养”就是客户全程不监督代孕者日常的活动规律和生活方式;“圈养”就必须在客户的监控范围之内活动,且在饮食上完全遵照客户要求完成。

“D婷婷”说,“客户可要求代孕者的身高、体重、年龄以及外貌和文化程度,我们都可以找到合适的对象,一切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代孕行业和选美行业有共同特点,身高和外貌条件好代表良好的基因,是可以开高价的筹码。

群里的“红与黑”

很多客户把代孕群当成猎艳群,也有很多代孕者把代孕群变成诈骗群

在代孕QQ群,公开的卵子买卖,可以在国外操作的试管婴儿代孕等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代孕根据精子和卵子的来源情况差别,又可分为以下四种形式:由丈夫供精、老婆供卵而实行的代孕;由丈夫供精、第三人供卵或由老婆供卵、第三人供精而实行的代孕;由丈夫供精、代孕母亲供卵而实行的代孕;由第三人供精、第三人供卵而实行的代孕。

在代孕QQ群,多数人选择第三种方式。

2015年刚刚翻过,顺德区乐从新桂路,夏娟的闺蜜钟丽正沉浸在失落感和兴奋感交织的状态之中。之前一个月,她生出的一个新生命被两个男人抱走,但她的银行卡里多出35万元现金。

两个男人来自香港,钟丽是在“和谐D妈群”认识的其中一位,私聊后确定价码为“35+ 3+2,散养”。这是代孕群内的暗语,即代孕费为35万元,每月“工资”3000元加营养费2000元,怀孕后可以在没有客户监控之下自由活动。

与客户见面后钟丽都怦然心动,是两个容貌英俊的青年,他们选择的是人工方式操作,代孕者与客户之间不需要有任何的身体接触。

进一步接触后,钟丽才知道内情,他们是一对同性恋者,选择代孕,是希望借用她的卵子,抚育他们共同的爱情结晶。代孕,成了同性恋者获得后代,满足生育意愿的最佳选择。

还有一个75岁的客户,主动联系钟丽。老人一生未婚,步入老年才想生一个后代延续生命,但由于精子活力不足,这次“合作”中途夭折。

“D婷婷”长期做代孕的中介,她发现,QQ上的客户群体也分三类,最大的群体是没有后代的中年夫妻;第二类是单身未婚人士;第三类是男女同性恋者。

“全国好孕来代群”里的代孕者,每天大多无所事事,便一起交流她们接触过的奇葩客户。代孕者“D小静”刚刚怀孕,抱怨卡里没有钱,“合作”客户要求见到胎心才肯继续给钱,因为医生在给她体检时说“内膜不好,怀上是一个奇迹”,这让客户产生了怀疑。“D漠子”则抱怨,“就是我们家女客户太恐怖,天天盯着吃饭吃零食加餐”。

2016年1月2日,客户“Q嵩松”在群内被妻子臭骂,代孕者“D姗姗”也与其妻在Q Q上发生一场持续一个小时的骂战。原来,“Q嵩松”瞒着没有生育的妻子在群上找到“D姗姗”代孕,被妻子顺藤摸瓜查出真相,一场Q Q版的“原配抓小三”上演。

诈骗在代孕QQ群也时有发生,很多客户把代孕群当成猎艳群,也有很多代孕者把代孕群变成诈骗群。

客户“MEI”的投诉被放上“全国好孕来代群”的置顶群公告,还贴上了一位代孕者的照片,“这个骗子代,合作了还吃避孕药,只合作不怀孕”。“和谐D妈群”公告上,群主“D V希望”贴出警示:“客户‘大力水手’说他是四川人,普通话很标准,平头,微胖。是个变态狂,专门在群里骗代妈视频,意淫。各位多注意。”

“Q爱惜自己”每天都在代孕群上发帖,“诚找个人爱心代妈,已有冻胚,试管方式。因我多年治病花了很多钱,现经济有点压力,所以拿出的补偿金不高。年龄已大,深受无孩的痛苦折磨,不得已走这条路圆做母亲的夙愿。要价高的请勿扰!中介请勿扰!非诚勿扰!献给有爱心的您!献给有爱心的群主。”

堵和疏的较量

代孕行业存在诸多乱象、风险,须整治但又不能简单地一禁了之

2015年12月21日,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审议的人口计生法修正案草案中,“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引发社会争议。而27日表决通过的《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删除了这一拟新增的规定。

看似简单的删改背后,其实是一场堵与疏的较量。作为一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代孕从来不乏伦理与法理上的纠结与争议。如今,它被支持者寄予实现平等生育权利、满足部分特殊人群生育意愿的期待。

国家卫计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审议过程中,一些常委委员认为这次修法时间紧,代孕问题是一项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征求各方面的意见,进行认真的论证。一些委员也认为,即便写入法律,代孕可能也难以彻底禁止。因此,表决通过的法律中没有关于代孕的相关条款。”

李银河,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她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对代孕问题也相当关注。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李银河表示,“其实,在国外,代孕问题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在美国,也只有部分州承认代孕的合法性。但一个国家,不应该以法律的形式来限制代孕这种市场行为。”

“代孕有庞大的社会需求,有需求就会禁而不止,在法律的限定下,只能转入地下交易”,李银河说,“比如买凶杀人,法律是严厉禁止的,但如果有需求,花钱雇杀手,为什么还是有人冒死去干,这就是一个市场行为,无法靠法律禁止。如果一对夫妻无法生出自己的后代,又有人愿意代孕,这就形成一个市场,也是无法靠任何法律手段禁止的。”

据2010年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的问题,不孕不育的适龄夫妇比例比20年前提高了4~5倍。2013年,中国人口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人数已超4000万,占育龄人口约12.5%。不孕不育人数的不断增加,也加速了网络代孕产业的发展。

而《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对计生法修正案草案的删改,也从另一角度说明禁止代孕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管理和规范才是方向。多年来,隐匿于灰色地带的代孕产业,存在着诸多的乱象与行业风险,需要国家整治。

对此,李银河持赞同观点,支持规范代孕行业市场。她建议,“要解决允许什么样的代孕,允许哪些人实施代孕等问题,要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李银河也承认,“代孕不仅仅是生育问题,仅执着于禁止和松绑,是不足以应对随之产生的一系列伦理、社会、法律和经济利益问题。”

此次新法出台,禁止性条款删除后,代孕是否因此放开一个口子?代孕涉及的是生育权问题,既然法律不禁止,那么相关的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就更难禁止了。法无禁止即可为,这是否意味着代孕合法了呢?

张春生解释,根据有关规章,国家依然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这个解释说明政府态度依然是反对代孕。但这个规定只能视为对医疗业的执业约束,假如通过非医疗手段进行代孕,并不在这个规定的禁止范围之内。

黄昏,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整日未出的夏娟已经基本“断粮”。在Q Q上以外貌揽客的年代,夏娟不占优势。但她在相册贴出儿女的照片,显示强大的生育能力。其实她讨厌孩子,19岁未婚生育,一儿一女,男人最终却抛弃了她。春节临近,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客户,她将不得不去找一份工作。

夏娟决定今年不回老家,出生在多子女的农民贫困家庭,导致她从来没有上过学。“如果不是父母子女多,没书读,没有任何技能,我打死也不会做这个行业。”(文中夏娟、钟丽为化名)(南方都市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licazha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