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籍抗战老兵参与阅兵:太兴奋睡不着4点起床换军装

(原标题:太兴奋睡不着4点起床换军装 )

经历战争洗礼的老兵是民族英雄,是国家先锋,他们用鲜血改写当年的耻辱,用生命换来今天的和平。

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举行的抗战阅兵仪式,湖南共有13位抗战老兵受邀观礼。本报记者采访了其中四位,让我们来听听老兵讲述参加阅兵活动的感受。

9月3日凌晨4点,首都大酒店,湖南籍抗战老兵文正国醒了。几个小时后,他将入列老兵方阵,参加盛大的阅兵仪式。他对陪同来的亲人葛春香说“太兴奋了,睡不着了”。紧接着,湖南籍抗战老兵陈忠民、卢庆炎等人也早早起了床。

这次湖南共有13位老兵受邀参加抗战70周年纪念活动,他们有的见到了老战友,有的拿拐杖当刺刀来怀想当年的战斗岁月,有的在阅兵敞篷车上激动不已。这趟北京之行,他们说“特别开心”。

文正国同车老兵有八路军飞虎队

清晨4点多,文正国就已经起床了,平时他要睡到6点。为了不吵到陪同人员,他蹑手蹑脚地爬起床,洗了澡,换上军装。

文正国1939年入伍,曾在原中国远征军新编第38师112团服役,今年93岁。他记得,1941年,缅甸北部6000多名英军被日本人围困,求援远征军。他随部队进入云南腾冲。他说自己是所在连的神枪手。在一次与日军的遭遇战中,文正国与连长湛茂堂匍匐在一个山坡上。连续干掉两个日本人之后,他屁股上也中了一枪。紧急取子弹时,他才知道连长已经牺牲了。

此次参加阅兵活动,他穿的是原远征军的军装。他对陪同人员说,军装穿着很舒服。

阅兵仪式上,文正国坐在第5辆敞篷车上。同车的有新四军、八路军、华南游击队、飞虎队等抗战老兵。队伍行进在长安街上时,文正国向人群挥手致意。

从阅兵活动现场回来后,陪同人员问文正国饿不饿。他回答说:“不饿。今天队伍好威武呀!”

在北京首都大酒店生活期间,文正国还见到了70多年前的老战友容州,后者今年98岁。两人曾在同一个师。这些天,他们经常相约在宾馆楼下散步,一起聊过去的事。

陈忠民用拐杖演示拼刺刀动作

老兵陈忠民入伍时只有16岁,当年他在国民革命军第88军79师236团1营2连2排。陈忠民今年已93岁了,此次受邀参加抗战纪念活动,他知道自己不大可能见到当年的战友。“他们比我大10岁以上,而且不少战友已经牺牲了。”

9月3日上午8点多,来接老兵的车队已经在酒店楼下等候。陈忠民看到佩戴枪支的守卫人员,指着枪,饶有兴趣地跟身边的人说:“这种枪,跟我当年的不一样,但我装弹夹、上膛,肯定会用。”

陈忠民也在老兵方阵。当车队经过天安门广场时,他想起曾经的战友,那些名字一个个在脑海里翻过。

陈忠民说自己有个心愿,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浙江金华,重访与日军拼刺刀的地方。据陈忠民回忆,1938年至1945年间,他参战上百次。曾在浙江金华北部参加闽浙追击战,与日军拼刺刀时脚部被刺伤过。在首都大酒店楼下,他还用拐杖演示了拼刺刀的动作。

卢庆炎特别细致地戴上纪念章

与文正国、陈忠民相比,卢庆炎年龄小几岁,他今年87岁。也是抑制不住喜悦之情,早上5点他就起床了。起床后,立即换上了军装。他穿的军装是麻料的,里面还穿上了一件白背心。他还特别细致地挂上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在阅兵仪式上,他乘坐的是老兵方阵中第11辆车。他说,看到天上翱翔的空中梯队,特想和同车老兵讨论。但转念一想,这次阅兵仪式是展示军队形象,自己作为一名老兵应该守纪律。他打算仪式结束后,再和大家说说自己的见闻。

卢庆炎也曾是战功赫赫的老兵,以前在国民革命军第10军当发报员,参加了常德保卫战和衡阳保卫战,衡阳保卫战中的“最后电”就是经他手发出的。他说,抗战老兵在北京受到了特别的关心和照料,自己感到特别开心。

9月4日下午,湖南籍老兵将回到家乡。卢庆炎说,回到湘潭县老家之后,他会把参加阅兵活动的细节和感受,跟家里人分享。

滕周权看到突击车特别激动

91岁的滕周权说自己做梦都想不到,有生之年能去北京参加阅兵。

为了准备这次阅兵,滕周权晚上睡得并不踏实。凌晨4点半,辗转反侧的滕周权发现自己睡不着了。陪同的慈利县江垭镇民政所所长邓扬连劝他再睡一会儿,但滕周权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起身,把早已准备好的军装、帽子、皮鞋和勋章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坐等天明。

作为阅兵的第一方阵,老兵方阵在有史以来最高规格的国宾护卫队的护送下经过天安门广场。看到习总书记起身致敬,滕周权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泪眼婆娑。滕周权想起了曾经同在战场上流血牺牲的战友,有些连1945年抗战胜利的那一天都没有等到。

陆战队两栖突击车方队驶过时,曾当过坦克兵的滕周权激动了:“原来我们打仗的时候坦克只有14.7吨,现在参加阅兵的坦克重量都在38吨以上,甚至还有60吨的坦克,这说明我们国家强大了,不会再遭受别国的欺负。”

远在1500多公里以外的张家界慈利县江垭镇,滕周权的后辈齐集一堂,守在电视机前看阅兵直播。九点开始,一家人就等着“老爷子”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由于滕周权乘坐的车辆位于车队中间,电视上并没有出现他的画面,但当其他老兵的画面出现时,一家人还是很激动。“外公经常跟我们讲抗战的故事。这次阅兵不只是老爷子一个人,他代表了所有共同战斗过的队友。”滕周权的外孙女唐璇说。(潇湘晨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leejun]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