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滇缅公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百米长的畹町桥,架在一条浑黄的小河上,90岁远征军老兵蔡振基走过这座桥无数次,桥南是缅甸,桥北是中国。

1942年至1944年,40万中国远征军跨过畹町桥赴缅作战,蔡振基是远征军第20集团军的一名情报员。抗战胜利后,由于诸多原因,他留在缅甸生活至今。

重走滇缅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畹町桥头中国境内游客络绎不绝)

畹町桥连通他的家与故土,连接着对岸他的同宗同族,也让他跟国内战友能有幸再次沟通,生活在这一头,思念在另一头。

“重走滇缅公路”团队受湖南远征军老兵盛金云委托,要将他亲手写的一封信送到他在缅甸的战友蔡振基老人手中。

重走滇缅公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出发前湖南远征军老兵盛金云委托我们将一封信件交给远在缅甸的战友蔡振基)

我们相约8月3日上午9点在畹町桥见面。而当我们到达时,蔡老由女儿搀扶着已经等在了桥头。满头银发、身体有点浮肿,岁月难掩他的衰老和沧桑。但他拄着的黑色雨伞拐杖,挺着的腰板,白色的衬衣、1米8左右的个子,依然能让我们想见一个当年雄姿英发的士兵模样。

93岁的湖南老兵盛金云因为身体原因不能亲自前来,他的外孙万治兵随“重走滇缅路”队伍同行,转送其外公的信件给蔡老。

盛金云是湖南长沙县人,1942年民国政府征兵,盛金云被抽中入伍,加入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成为一名警卫员。滇缅抗战中,盛金云和几名战友扮作渔夫在怒江边侦查地形,选择渡江反攻的地点,不料被日军发现,隔江飞来的炮弹打伤了他的头部,至今还有明显的疤痕。

重走滇缅公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湖南远征军老兵盛金云写给战友蔡振基的信)

蔡振基是广东人,与盛金云同在第20集团军。抗战结束后,一个回到湖南长沙,一个留在异国他乡,好在近70年后的2013年,两位老人在关怀老兵志愿者的帮助下,又重新取得联系。

蔡老的家离畹町桥1公里,他在缅甸成家后育有1儿1女,外孙女正在云南上大学,学习汉语言文学,将来准备去孔子学院工作。我们得知,云南民间老兵关怀志愿机构每月会给蔡老寄送1000元人民币的生活慰问金。

重走滇缅公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我们给蔡振基老人带来了爱心企业的慰问金和湖南的特产)

万治兵把外公的信交到了蔡老手中,老人迫不及待地打开信件,但因视力不好看不清,万治兵把蔡老扶坐在石台上将信一句句念给他听。

蔡老跟我们聊起他和盛金云在滇缅战场的经历,老人的记忆和故事是零碎的,但我们心中的历史又增添了一笔有血有肉的生动注脚。我们给蔡老送上慰问金和从湖南带来的特产。话毕,老人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向我们敬了一个军礼。

重走滇缅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告别时 蔡振基向我们敬了一个军礼)

畹町是中国云南与缅甸交界处的小城。畹町桥北桥头中国境内商贸兴旺、游客熙攘, 而南桥头缅甸境内只有几坐低矮的民房和杂乱的树林,两岸的氛围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挥手告别,蔡老一步步迟缓地朝南岸走去,单薄的背影,告别繁华,隐于苍凉。

重走滇缅路:战友留居缅甸70年  湘军传信寄相思

(蔡振基走上畹町桥朝缅甸家的方向走去)

时代的裹挟让弱小的个体往往迫不得已,短短的相遇,我们无法体会老人的内心世界。70多年里,他抽身逃离,与当年的战友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与这个民族的灾难或是强大都隔岸相望,于他而言,更多的遗憾还是庆幸?

寻找中国远征军“独腿”连长郭维的湖南亲人

“重走滇缅公路”车队正式踏上滇缅公路路段

重走滇缅路车队慰问湖南籍百岁老兵 送家乡特产

参观第八军滇西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105岁南侨机工:打仗的湖南兵很多

“重走滇缅公路”车队出发 11天穿越5千公里

“重走滇缅公路”第一项活动“体验24道拐”完成

7月28日上午“重走滇缅公路”车队正式出发

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重走滇缅公路”活动启动

中国远征军中近半数是湖南人 战场上不怕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重走滇缅公路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ceciliu]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