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文淑仙:与爱人一别四十年 见面后已白发苍苍

抗战特别策划“70年70人”由湖南邮政联合华夏保险特约刊出,更多精彩请关注》》》

老兵文淑仙:与爱人一别四十年 见面后已白发苍苍

文淑仙老人 (图片提供/天下湖南网)

1930年代,浏阳永安,一名地下党员因吸食鸦片误事,清晨时分被秘密处决,其女儿后来参加了青年军[2]。

没人知道她参军的真正理由,1944年,这个叫文淑仙的女孩,如愿成为了一名青年军护士。但是很显然,坚定的意志没有战胜她柔弱的天性。在贵阳陆军野战医院,文淑仙看到“那些要死的伤兵,在病床上摸来摸去。”不堪忍受,申请调到中央军医联络站[3]。

那时,她刚满二十,皮肤白皙,娇小玲珑,即便内心有坚硬的理由,也无法阻挡爱情的魅力,更何况献殷勤的男同学不只一个。情窦初开的文淑仙爱上了一个叫李观尧的同学,一年多的柏拉图恋爱后,两人于1948年在岳阳结婚,随后生下一个女儿。

国军沦陷前夕,李观尧去了南京,他本决定5月返回,再带妻女逃亡台湾,却不料,这一别竟然四十年。

这一次,文淑仙证明了自己的坚强,她独自一人抚养女儿成人,她坚定的等待着丈夫的归来。1989年,两岸三通后,李观尧从台湾飞赴长沙。这场四十年后的见面着实让人有些尴尬,曾经风华正茂,如今垂垂老矣;曾今的丈夫,成了他人的丈夫;曾经的妻子,还算不算是妻子?

2015年5月15日,外面下着小雨,安华山庄屋子内,文淑仙指着墙壁上的相片说,“就是他,2009年过世了。”依偎在一瘦高男人的怀里,照片中的文淑仙露出娇羞的笑容。

【口述】

文淑仙 (1925年9月9日(农历)——) 浏阳永安市人,原名文淑霞,后改名文淑仙。1944年参加青年军,在歌乐山中央卫生实验院学习医护知识,毕业后分配到215师中央联络站。抗日结束后退伍,与李观尧在岳阳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儿。解放前夕,李观尧逃去台湾,她因土改的迫害,被迫跑回了娘家。后在长沙工作,与女儿一起,定居长沙至今。

采集时间:2013年12月3日和2015年5月15日

1945年,我在中央联络站(215师614团),礼拜天的时候,他(李观尧)和同学一起来玩,然后就看中意了我。他问我叫么个名字,是哪个学校的,家乡在哪里,我都告诉了他。回去后,他就给我写了一封信,在信里面说羡慕我,就是喜欢我的意思。第二次过来时,他跟我说话还脸红了。我看他还蛮老实的,于是就答应了他。谈了差不多一年多,我们一直没有拉过手,旧社会还是很规矩的。

刚准备上前线,传来抗日胜利的消息。没多久,我请假回浏阳永安看祖父母。回家后,收到他的来信,他在信上说,“你不要回来了,现在大家都退伍了。”他叫我退伍,然后和他结婚。我祖父母就问我,“他家里的情况好不好过?”我冇晓得,也冇问过他,于是,我就写信问他,“你家里有多少田地?每年收多少谷?”他回信说,“每年二十担谷。”其实他撒谎,他家是个大地主,我后面才晓得,但我祖父母也同意了,主要是因为我喜欢他。他长得比较帅,性格也很好,牙齿很白,皮肤比较黑,笑起来好可爱的,而且对我也很好。他喜欢拉胡琴,喜欢唱京戏。我们结婚后,住在岳阳,有一次烤火的时候,他拉胡琴,我心烦,我说“你不要拉了好不好?”但他还是拉,结果我抢过胡琴,然后在地上一摔,再用脚一蹬,胡琴当场就被我弄烂了,但他也冇发脾气。

商量好了之后,他从部队直接到了我家,然后把我接到他家岳阳去了。好像是1948年吧,回去后,我们就结婚了,第二年,生了一个女孩,当时叫李纯芝,后来改名李佩芝。

纯子还冇满周岁,他又回了部队,然后去了南京。我记得那一年,过了正月他就走了。走之前,他就决定了要去台湾,还讲五月份来接我和女儿,叫我在家里安心带小孩。我也冇讲要他不要去,我想他在部队里面,跟部队走也是应该。但是,冇到五月,他就走了,走之前,他还到了株洲,当时来过一封急信,要我带小孩去株洲,然后和他一同去台湾。他父母都已经过世,家里只有一个后噶娘[4]。结婚的时候,她对我们都还蛮好,但后噶娘毕竟是后噶娘,她讲,“现在是国乱时期,这么危险,我哪里有钱啊。”所以最后冇去成,当时我要是和他一起去了,那现在过的是另外一种生活了。

去台湾后,就没有通过音信了,也不知道他人是死是活,一直到邓副主席改革开放后。

开始很不习惯,我想他撒,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冇过好久,就到了土改时期,我噶娘好拐,本来家里是她当家,她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因为他们家,我差一点死掉,但我只恨我噶娘,不恨我老公,我们两个感情好啊。我嫁过去的时候,也冇晓得有那么大的家产,他爸爸原来是海关税务局的,家里房产土地都有好多。我就被抓去了,东西都被没收了,幸好我参军的证据和在歌乐山学习的证据,都被我放到搞饭的灶里烧掉了。

新来了一个土改干部,是山冲冲里出来的,冇好多文化。他一接手,就想毙掉我和另外一个人。农协会[5]一位干部看我老实可怜,他就讲我,“她是异乡人,是长沙的,不是岳阳人。”

解放后土改前,我当过一年时间的老师。那个干部后来又偷偷地问我,“文老师,你是长沙人,你回长沙还有书教撒?”我冇一个钱,我怎么走呢?他讲他会想办法。我们住在铁路边上,当时在开娱乐会[6],民兵都到站里去了。晚上的时候,干部带了票过来,叫我带小孩赶快走。当时,大家都去看戏去了。我把小孩背在身上,走进草丛里,那个茅草好深,看到有人过来,我立即蹲下去,等人走了后,我又站起来走。我小孩也很听话,我对她讲,“纯子,你莫作声,有猫记[7]。”她很听话,也冇作声,就这样一直到了铁路站台,那个干部把车票给了我,还对我讲,“你到长沙后要来信啊。”我哪里敢去信呢,我怕一被抓住,要被枪毙的呢。

我原来叫文淑霞,到长沙后,改名叫文淑仙。后来,碰到橡胶厂的张继成书记,他是南下的北方人,有两个小孩,都上幼儿园了。我到他们家做保姆,帮他们带小孩,也帮他们搞饭恰。那时我小孩寄在我姐姐家,6块钱一个月的伙食费,我自己工资才十多块钱。

张书记的老婆怀第三个小孩,我当时觉得做保姆工资低,所以等到小孩出生后,他就把我介绍到五一线袋厂,后来叫金编厂,就是现在的坡子街那里。当时一个叫郭子群的,他叫我帮他写大字报,我冇想太多,然后就帮他写了,贴出去一看,这是读过书的人写的字啊?然后我就被找去谈话,问我读过好多书?我讲没读过好多书。然后他们问我家里的成份,我还是冇承认,他们就去调查,结果知道了我是地主。从那个时候起,被戴上四类份子[8]帽子,虽然上班下班还是一样的,但有么子事就被盯着。

后来把我调到南门口,一个卖破棉毯子的,再后来又到了红旗织布厂,依旧是四类份子,一直到邓主席的改革开放那个时候(年份?)才帮我纠正。

在红旗织布厂的时候,我打报告给保卫科,我说我不是四类份子,跟地主家里结婚,但也不是地主[9]。保卫科的人就讲,“你不要着急,以后会给你解决的。”后来,到公安局留证,“文淑仙,不属于地主分子,请留证。”这样,我的成分才被纠正。

两岸三通后,他(李观尧)到他家乡找我,我已经回娘家长沙来了。后来,台湾有人回来,我托人在那边登报找他,大概是1988年吧,他看到报纸寻人启示,终于和我们取得了联系。

1989年,他第一次回来,已经不像年轻人了,几十年了呢。他一个人到那边,又冇亲人,就在那边找了个老婆,还生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这些我都不怪他。我就想他很可怜,应该找一个老婆,哪晓得他找一个冇文化的,是台湾本地的高山族人。

那个时候,我跟我女儿住浏城桥,我已经退休了,在家里帮女儿带小孩。他不讲多话,胆子很小,说怕有窃听器。看到我们的外孙女,他喜欢得很,大孙女叫李亚琴,跟着她外公姓李。后来,他几乎每年都过来,九月来,十月或十一月走,住一两个月。最后一次,他不愿意回台湾,台湾的大女儿来接他回去,我送他上火车的时候,他指着上面说,“你睡上面”,我说“我不去,丽珠(台湾的大女儿)睡上面。”然后他对丽珠说,“你大妈人很好啊!”

他如果留在家里,就会被枪毙了,他是大地主,又参加了青年军。所以他到台湾去,我也不后悔,他结婚,我也不怨他,他去的时候还年轻撒。我冇结婚,因为我小孩小,怕对小孩不好,不是亲生的儿女怎么对她好,加上那时候打成四类份子,上班去下班回,不与人家打交道,而且好多男的坏得很,有老婆还思想不纯。

他其实想回(大陆),但他说不能回,因为那边有财产和儿女。他叫我去台湾,但我都冇去,他那边有老婆,我去了要怎么过?后来,他病了,因为老说我比他台湾老婆好,他们之间老闹矛盾,一直到2009年他过世,我都冇去过台湾,但我女儿去看过几次,和那边每年都联系,现在关系都还不错。

【来信】

淑霞:

我今天已接到赴大陆的通知,所以,立即写信告诉你。

我10月24日自台湾正中机场起程,24日晚上可到达香港。25、26要在香港停留两天(等飞机票),大概在10月27日才能从香港直飞长沙(也就是10月27日我就可到长沙)。

今日接到通知,好高兴,请你先告诉女儿女婿,若能够到长沙机场接我,我会比较方便,免得到处乱找。这次回家团聚,恐怕不会让你们高兴,因为我准备回乡的钱,因病用掉很多,不能带你们想要的东西回家给你们,但你们放心,我还是会想办法的,详情见面再谈。

我太高兴,赶快写信告诉你们。高兴、愉快。

观尧 1989年10月12日

【延伸阅读】

“太平轮”事件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被迫下野。

国民党节节败退,不少人准备迁往台湾。当时,来往上海与基隆港主要的客轮有,“中兴轮”、“太平轮”、“华联轮”、“民众轮”,最多的时候,一天有55艘船只穿梭于基隆港。

1月27日中午,上海黄埔滩头外码头挤满了人。登船时间未到,有近千位旅客陆续登上,从上海开往基隆的“太平轮”,有商人、有军公教人员及其眷属、急着到台湾避难的民众,以及许多文卷与货物。

原计划下午2时出海,因故延至4时20分才开船。由于国共内战的关系,这个时期,夜间海面实施宵禁,原则上禁止夜间行船。淞沪警备司令部曾函上海市政府公用局等单位,要求戒严期间绝对禁止开航,并于1月15日发布告:“查本部辖区内水面宵禁时间为便于检查控制起见,自38年1月15日起,改为每日下午6时至翌日上午6时止,除转饬警备部遵照外,合行部告周知,希各知照为要。”事实上,违反规定者随处可见,为了躲避袭击,大多没挂灯;为赶时间,又抄近路。

当天晚上,没有雾,出海不久,旅客大多进入梦想。约11点30分,船抵达舟山群岛附近时,与一艘载着两百七十吨煤矿木材,从基隆开往上海的“建元轮”相撞。因“建元轮”吨位较小,先沉了下去,船上七十余人死亡,三十人被救上“太平轮”。

不少人被惊醒,工作人员觉得无碍,便广播说“没事”,很多人又回去继续睡。但不久,前舱开始进水,因超重的船身倾斜,进水更为严重。船员试着靠近舟山群岛,想要找沙滩搁浅,却已无力航行。船逐渐下沉,28日凌晨12点30分,“太平轮”沉没。

当时,附近的大海洋中,仅有澳舰华轮孟卡号在吴淞口外获得求救信号,接着迅速赶往出事海面。据其后统计,“太平轮”共有旅客932人,澳舰华轮孟卡号救起38人,其他约900人均死亡。包括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的父亲李浩民、音乐家吴伯超、海南岛受降代表王毅将军、清真寺创立者常子春妻小、国民党要员,如总统府机要室主任毛庆祥的两个儿子、中央银行首批派台公务员三十余人等。

“太平轮”事件时,李观尧还在老家岳阳,他跟妻子说起去台湾的事,文淑仙对他的决定并不反对。还是年前,南京的部队写信来催,告诉他形势已不容乐观,希望他尽早赶过去。此时人心惶惶,大家都在考虑留还是去的问题?在上海,二月过后,抢搭轮船的依旧络绎不绝,似乎几天就忘记“太平轮”事件。在湖南,没有人去关心“太平轮”,不少士兵南下又返回,有的甚至上船又下船。但李观尧很坚定,过完正月,他收拾好行李,出门时再三嘱咐妻子:“在家带好小孩,五月来接你们去台湾。”

夜色朦胧,李观尧搭车去了南京,来不及返回岳阳,他不久搭船去了台湾。那时,女儿不满一周岁。

参考《1949大撤退》林桶法

【注释】

[1]文淑仙的父亲曾是小商贩,当时家里有一个当铺,在永安镇条件算是非常不错。父亲接触了一些进步青年,甚至还加入了地下共产党。却不料因偶然的原因,不小心染上了毒品,最终误事被秘密杀害。

[2]父亲走后,母亲改嫁。因从小失去父母,文淑仙懂事极早。文夕大火后,她考入芷江国立二十中,恰好上完高一,就参加了青年军。文淑仙说是为抗日救国,所以她参加了青年军,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甚至包括她自己,谁也讲不清参军的真正目的。

[3]中央军医联络站,主要是负责信件的收发及对外联络。当时联络站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叫罗文玉的湖北人,另一个人就是文淑仙。

[4]长沙方言,婆婆的意思。

[5]在开展娱乐活动的意思。

[6]当时的农会组织,商讨决定村里的大小事物。

[7]长沙方言,猫的意思。

[8]四类分子指,1940-1970年代,对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这四类人的统称。

[9]当时的政策是,加入地主家里,要在地主家住三年,才算地主成分。嫁给贫困农,也要住满三年,才算是贫困农。文淑仙嫁到李家,当时只有两年多,还不到三年时间。(潇湘晨报口述历史成员文鹊)

“本专栏由湖南邮政联合华夏保险特约刊出”。据悉,湖南省邮政公司和华夏保险湖南有限公司策划了一系列的专题活动,包括“抗日战争邮票和明信片首发式”、“70个老兵讲故事”、“浴血夺城”智力游戏发布、“为老兵点赞荣光勋章”、“抗战老兵捐赠仪式”等活动。希望通过一系列活动,让人们感受战争的残酷,加倍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凝聚全社会的力量来共同关注老兵,敬爱老兵,用实际行动去感恩这些最可爱的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不朽荣光
[责任编辑:wyceciliu]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