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抗战名城巡礼走进常德 感受战场悲壮与荣光

2015年5月30日至31日,由蝶变工作室和湖南老兵之家联合推出的“重返战场•重走湖湘抗战烽火路”大型户外体验活动举行。活动重返了战场的第三站:常德会战。

常德会战是抗日正面战场少有的以我军胜利告终的一次重大战役。1943年11月至1944年元月,侵华日军发动了所谓的“常德歼灭作战”,中国政府命令以第六战区为主攻,第九战区为协攻,调集30多万兵力进行抵抗,史称“常德会战”。

丈量那虽未留痕却被铭记的历史

参与活动的21名队员们有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生,有来自山东、湖北的商人,有湖南师范大学的教授,有抗战老兵的后裔……不同年龄,素不相识的队员们为了同一个目的聚在一起。

在常德会战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钟云鹏的带领下,队员们用两天时间走遍常德会战所有重要战场遗址,真正用脚步去丈量历史,用灵魂去触摸了那一段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

两天的行程中,年近六旬的钟会长像一个冲锋的先行者,带领队员们在有限的时间里看看他十年来努力验证的历史。从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到150师师长许国璋,再到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谨等八位阵亡将军的事迹,每一处的画面,在钟会长的讲解中变得清晰。

哪怕只是一个街口的介绍,也是他们用几年的时间去验证过的历史。钟会长用常德话介绍着每一处的守护和攻打,尽管他已经对这段历史烂熟于心,但是每每讲到将军们牺牲之时,声音中仍然带着哽咽。让行走在繁华路上的队员们用心去感受,去想象。

“我们现在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战场。”队员们所及之地,大多只有钟会长的一个故事,没有碑牌,痕迹也渐被抹去。仅存的几座碉堡遗址上的累累弹孔依稀记载着当年激烈的战况。

感受战场的无限悲壮与荣光

如今我们经过的将军阵亡之地,有繁华的市中心,有荒凉的山地,有民居,有无人问津的小坡,有风景秀丽的水库,而这一切,在当年都是战场。

石门县新关镇安乐村岩门口,这个如今种满了橘子树的坡地,是抗日将军73军暂5师师长彭士量牺牲之地。彭士量是在常德会战中牺牲的第一位将军,已被国家民政部追认为革命烈士,是首批入驻湖南革命烈士纪念塔的国军抗日将领。此行的队员们是第一批到达他阵亡之地缅怀他的人。沿着石阶而上,到达一个类似峡口之地,对面就是澧水。平静的水面不知是否还能记起1943年11月14日到15日,那一天一夜的激战。彭将军当年率部渡河,遭到日本飞机的机枪扫射,身中数弹倒地,慨然叹道:大丈夫为国家尽忠,为民族尽孝,死何憾焉!”壮烈殉职。

桃源黄石水库,目前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旅游景区,74军58师师附杨剑秋将军在这里牺牲。要爬上堤坝的石阶,都来自于旧时的墓碑,有些石阶上的字迹还是清晰可见,“雍正元年”是队员们看到的最早的碑。钟会长曾带领他的会员在一块块石碑上寻找,希望能找到关于常德会战时期的痕迹,却一无所获。站在堤坝放眼望去,清风拂面,视野开阔,好一个惬意快哉的妙地。而就是在这片嫩绿的草坪上,1943年11月29日,杨剑秋将军亲率敢死队攻入市区,展开激烈巷战,身先士卒,与敌近身肉搏,不幸饮弹,壮烈成仁。

桃源陬市镇畬田坪村灰山口,一个毫不起眼,根本无人关注的荒地,除了野草,就是黄土。而这里,是44军150师师长许国璋将军的殉国地。1943年11月20日,许国璋将军率部与日军展开血战,就在此地,不幸中弹身负重伤,身旁的士兵要将其抬到河水对岸,他宁死不撤退,几次昏阙,后在木塘垸自戕殉国。此行的队员们是此地被确认为将军殉国之地后第二批来缅怀的人,队员们在钟会长的引导下对着凭吊默哀三鞠躬。

沿着常德市城区的府坪街走过,如今这里已是一条条繁华的街道,行人熙熙攘攘,店铺林立。而在常德会战中,这里却有几个重要的据点:兴街口的中央银行据点(现武陵大道蓉九店前人行道)、百街口的亚洲旅社据点(现百街口巷)、大兴街的华晶玻璃厂据点(现金钻广场柳城百货大厦门前)。1943年12月3日凌晨,74军57师169团团长柴意新为掩护余程万师长等突围,率部在这些据点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巷战。拂晓,柴团长率部逆袭府坪街,不幸中弹于春申墓旁(现府坪街同仁国医馆门前),壮烈殉国。柴意新团长是十四年抗战唯一追赠中将的团长。

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站在德山孤峰塔顶望去,眼前一片震撼,整个常德尽收眼底,这么一个战略要地,无怪乎常德会战期间中日双方会在此反复拉锯4次。这里也是第10军3师9团团长张惠民将军的殉国地,国军在此战死超过2000人。常德会战幸存老兵吴淞在此出家,为战死战友守灵。当天因为吴老身在长沙,队员们无缘得见。

位于德山经开区赵家桥邬家铺村的金陵水库略显荒凉,一片开阔,绿色中参杂着灰色,一些水泥瓦片和石头零星地堆放于此。1943年12月1日,第10军预10师师长孙明瑾率部在赵家桥与日军主力血战。战至益家冲时,中弹倒地,临终前仍手扶卫士,叮嘱部属:“贯彻命令,达成任务!”语终气绝,壮烈殉国。

从金陵水库出发,行车不过10分钟,停在了一座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小桥边。这是一座非常不起眼,咋一看去像是村民用来连接房屋和街道的过渡桥。如今的赵家桥只剩下旧时的桥梁和石头,桥身已被加固修饰。就在此地,1943年12月1日凌晨,第10军预10师在攻克日军第3师团主阵地后向西杀去与德山方面3师取得联络,此时日军反扑逼进预10师指挥所,战斗异常惨烈,战至赵家桥易家冲,上校参谋主任陈飞龙壮烈殉职。

重返战场,重拾历史记忆,续写精神与荣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licazha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