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抗战名城巡礼走进怀化 湘西会战蜚声中外

在抗战史上,怀化的位置很重要。1945年4月,抗日战争著名的湘西会战,在溆浦龙潭进行最后一战,中国军队重创日军,取得了蜚声中外的重大胜利。6月26日-27日,由湖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主办的“湖南抗战名城巡礼”----第十二届海峡两岸媒体联合采访团奔赴怀化溆浦龙潭、芷江等地,瞻仰龙潭抗日阵亡将士陵园,祭奠湘西会战阵亡将士,见证日本侵略阴谋的失败。

听说有记者来采访和祭奠,小镇上的居民早早的就来到陵园,涌动的人流跟随记者们拾级而上,一同前往陵园纪念塔和英烈墓祭拜阵亡将士。

陵园始建于1945年秋,位于龙潭镇东郊的弓形山上,是标志着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的、最早修建的纪念设施。从山脚顺山而上,依次为陵园大门、浩气门、警钟壁、纪念塔、碑墙、千秋亭、英烈墓。园内景点座落有致,绿樟环抱,石径通幽、庄严肃穆。从山顶观景平台远眺,陵园东面的英雄山、牛形山、青山界等战场遗址尽收眼底,与英烈忠魂遥遥相望。

1945年4月,盘踞在湘东、湘中的日军出动8万兵力兵分三路发起“芷江攻略战”,旨在夺取芷江机场,进窥黔蜀,吞并大西南。国民党军队以王耀武第四方面军为主力,利用雪峰天险进行阻击,史称“湘西会战”。双方参战兵力达28万,从4月9日至6月7日,经过历时近两月的奋战,共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伤两万三千余人,取得了彰显军威国威的重大胜利,挫败了日军企图占领芷江机场的阴谋,是抗战正面战场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重大转折点。

谈起抗战,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它就是芷江。

1945年8月21日,中国战区接受日军洽降会议在芷江举行。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在芷江与中国代表经过近52小时商谈,确定了侵华日军向中国军民投降的所有事宜,交出了日军在华兵力分布图,并在投降注意事项备忘录上签字。自此,芷江作为日本向中国乞降地而名扬于世。也标志着经过八年的浴血奋战,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

1946年,国民政府在受降地点芷江七里桥修建“芷江洽降纪念坊”,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二战胜利纪念标志建筑——被称为“中国凯旋门”。纪念坊以白石砌成,四柱三门,造型像一个“血”字。坊上嵌刻有蒋中正、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于右任、孙科等军政要人的题词和《芷江受降坊记》206字铭文。坊上铭文的文采、对仗、用典有着耐人寻味的赏析价值。

以纪念坊为核心打造的受降园内另两个重要景点分别是受降旧址和抗战胜利纪念馆。受降旧址由受降会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何应钦办公室等三栋木结构平房组成。室内陈列的桌椅、沙发等均属原物。抗战胜利纪念馆则是1995年为纪念抗战胜利五十周年而修建,馆内设有三个大型展厅,分别为“八年抗战”、“中国受降”和“毋忘历史”。馆内展出大量二战文物、照片、图表、电文、兵器等珍贵文物,被誉为“抗日历史博物馆”。

据馆内工作人员介绍,之所以选择芷江作为抗战胜利的首个受降地,与芷江乃至湖南在抗日战争中的关键作用密切相关。芷江作为“前线中的后方,后方中的前线”,拱卫着陪都重庆,拥有盟军在远东地区的第二大机场;湘西会战(日方称之为芷江作战)也让日军遭受了侵华战争中的最大失利,是整个抗战的战略转折点。同时在抗战相持阶段,湖南全省牵制了日军侵华总兵力的三分之一以上,国民政府正面战场总兵力的四分之一也集中在湖南抵抗。因此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曾说:湖南省战时对国家贡献居全国之冠!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不怕死、耐得烦的秉性也让日本侵略者见识到了中华民族面临危亡时的刚强与血性、坚韧与担当。这也正是抗日战争相持在湖南、反攻在湖南、胜利在湖南的根本原因!(文图 曾力力 黄兆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licazha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