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小学足球队给出中国进不了世界杯答案

7月9日,巴西世界杯进入半决赛阶段,中国国家队再一次没有任何存在感。13亿中国人为什么选不出一支像样的国家队?都市周末记者走进一支处于人才链基层的长沙小学足球队,尝试寻找答案。

7月8日,在长沙长塘里小学球场边,44岁的蔡铭格外“打眼”,黝黑的皮肤、沙哑的大嗓门。“上午从湘潭打省比赛回来,下午就带队训练。”他苦笑。在7月7日结束的湖南省第二届校园足球夏令营中,他所带领的长塘里小学三年级队再次夺冠,第一场29:0,第二场18:0,第三场21:0。对他和他的球队来说,这是习以为常的大胜。

校园足球

2009年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通知》,国家体育总局每年从体育彩票的公益基金中拿出40万元给予每个校园足球试点城市,同时,市财政配套支持40万元用于比赛、装备、教练员补贴等经费。该计划将历时10年。起点在小学,重点是娃娃。由“快乐足球进校园”、“十百千工程建设”、“校园足球年度检阅”和“校园足球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四部分组成,并分为小学、中学、高校三大组别。长沙是全国首批46个布点城市之一。

想踢球没球踢:任一求和爸爸任波的足球梦

在清一色身着黄色球衣的新队友中间,穿着白色皇马队服的球球格外显眼。这是他第一次到长塘里小学“试训”,对于这支长沙校园足球梦之队,他和爸爸任波心仪已久。“只要这里收,下学期就转学。”

球球大名任一求,据说他今年参加麦当劳举办的世界杯球童选拔赛时,自报姓名“任意球”让评委范志毅哈哈大笑。“当时他说是爸爸取的,范志毅说,那就对了。”株洲人任波读书时痴迷足球,但当时的中小学条件有限,绿茵场只是一个梦,直到球球出生。3个月大,任波就抱他去看湖南湘军的比赛,5岁开始踢球。选择小学时,对于要不要送到足球名校长塘里,任波犹豫良久,“我在星沙上班,爸妈住在马王堆,旁边就是马王堆小学。我特意去看了,有一个很漂亮的球场。想着孩子还小,先读着吧。”

但入学后,父子俩发现这里没有专门的足球教练,学校委托湖南体育职院提供周末2天训练。更关键的是,马王堆小学所属的芙蓉区关闭了小学足球俱乐部的申请资质:学校不能收取任何训练费用,这意味着无法聘请高水平教练员。任波多次与校长沟通无果,只好带着儿子四处“找练”。他笑言,这不是培养孩子,是培养家长。

好在球球素质不错,在足球发展较好的东晖小学踢上了球。每周一到周五放学后,他就一个人坐公交车去训练。球球倒是不觉得辛苦,有球踢就好。但任波心里清楚这不是长久之计,小学一二年级没有比赛任务,但三年级开始的校园足球联赛,球球的上场资质就会成为问题。

足球传统薄,球员少

一个顶级球员打比赛一点用没有

球球这样的转学生,长塘里小学足球核心教练蔡铭见得很多,“我们底蕴深。”建队22年的长塘里小学足球队比许多小学历史都长,曾经的掌门人李海平堪称长沙小学足球“祖师爷”,培养球员和教练员无数。学校所在的雨花区开放俱乐部申请多年,即使每月每人仅收取240元训练费,也使得他们的足球俱乐部配备1名核心教练、4名带队教练,球员们若有需要还能提供寄宿。

蔡铭曾是长沙最好的小学田径教练,执掌同样冠军无数的长塘里小学田径队。但李海平退休后,蔡铭在38岁“高龄”转行足球。他坦言希望给自己一点挑战,但是累多了。“田径一届只要出一个冠军运动员就够了,足球你有一个顶级球员打比赛一点用没有。这对教练员要求更高,你在一个年级起码要带出8个达到一定水平的球员。”这是校园足球单场比赛的上场人数。

每个学年开学,一年级新生都可以参加足球队选拔,一般会海选出60名球员,然后逐年递减,到五、六年级留下14名正式参赛球员。这在其他小学是不可想象的。看了一次训练,自认为儿子同龄球员看得多的任波就被吓到了,“球球所在的年级只有4个踢球的,这里有20多个。他们一次颠球可以颠170个,球球只能颠20多个。”

基层教练奇缺:校园足球新时代里的新问题

但蔡铭坦言,现在已不是打遍长沙无敌手的时代了。据长沙市学生体协秘书长周立德介绍,从2009年长沙成为全国校园足球布点城市以来,小学足球蓬勃发展,今年联赛有68支球队参加。仅在雨花区,便有长塘里小学、德馨园小学两支强队,都获得过省冠军,均为广州恒大、山东鲁能等国内强队的后备人才基地。

不过蔡铭倒是更喜欢校园足球新时代,“以前就是关起门打,省运会冠军就行了。校园足球是全国性联赛,我们获得省冠军后,再参加中南地区决赛,前两名出线全国冠军杯赛。与国内甚至国外的高水平队伍对抗、交流,不管是球员还是教练员,都能得到更全面的提升。”

而且校园足球队伍更为细分,不再是一支学校一支球队,而是以年龄分为U10、U12等组别。长塘里足球队原先以四年级为界限,分为小、大队训练和参加比赛。蔡铭上任后,根据新形势,以年级为单位5名教练员建立了6支队伍。

很长时间内,足球队除了蔡铭,其他教练都是代课老师,“累,一年训练超过300天;1000多元工资吃饭都成问题;压力大,在长塘里你只能拿冠军。”即使如此,他还是保持了团队的稳定性,几年都无人离开,直到今年,两名教练分别考上岳麓区和雨花区正式编制老师,下学期将去新学校。“头疼啊,两支队伍没人带。又得出去找人了,好不容易带了几年把这几个教练带出来。”

目前,长沙市区共有298所小学,在册的足球教练仅36人。

足球人口太少:68所小学VS4所中学

长塘里每天训练都热闹非凡,七八位家长在场边观战。他们支持孩子踢球不外乎:孩子喜欢;锻炼身体;以及有机会不参加微机派位直升名校。去年,长塘里小学足球队有9人被名校录取。

即使保有极高的升学率,蔡铭对现状却并不满意:“全市小学有一两百号人踢球,到中学成气候、有保送指标的就3家,再加上一个刚开始发展的田家炳中学,就算他们一家招10个人,绝大多数的孩子小学毕业后仍然无球可踢。”广东恒大足校几年前开始面向全国招生,长塘里小学既有队员入选精英班(学费全免),也有自费学员,但相对高昂的学费仍不可能适合每一位足球小子。

在周立德秘书长看来,升学压力、教练、场地、经费、安全无不是限制中学足球发展的原因。“雅礼足球队一年的经费是80万。”高投入让许多中学望而却步,特别到高中,省冠军被一中、雅礼“霸占”,如果拿不到冠军,队员保送高校就成问题。“初中现在还好一点,学校临时组队打一下也有10来支球队了。到高中就只有4家,我们得到处动员学校参赛。足球人口这么少,中国足球怎么上得去呢?”长沙中学足球的更多故事,都市周末记者将继续关注。(三湘都市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bettyyang]

热门搜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