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人在巴西:打扮像当地人 辣椒拉近故乡距离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谭凯将白辣椒倒进翻滚的油锅里,“刺啦”一声,刺激的辣味儿腾起,迅即弥漫在整个房间内,一时间让人忘记了此时此地,仿若回到了故乡。

  在巴西,不论是圣保罗还是里约,寻找湖南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走到华人聚集区,大多数人都来自广东、福建或者浙江,湖南人的身影只出现在华为、三一等几家大企业里。他们彼此分散居住,并无老乡会之类的交流平台,彼此之间也很难判断出湘人的身份,只有来到他们的厨房、餐厅,才会惊讶地发现:哦,原来你是湖南人啊!

  谭凯和吴虹岑是两位在巴中国某公司的湖南员工,他们离开湖南已经数年,但在生活的细微处,仍然处处藏着湖南特色。

  生活 辣椒拉近故乡距离,吃豆腐很奢侈

  2008年就来到巴西工作的谭凯,忘不了家乡的味道。两年前父母来巴西探亲时为他带来一坛子白辣椒,至今仍然有一小罐保留在家里,“我们湘潭人叫它wan辣椒,真正的经典,保存很久也不会坏,是舌尖上故乡的味道”。每到周末或者节假日,谭凯大多会约着朋友一起在家做饭,来一顿湘菜大餐。

  谭凯说,湖南人在巴西过得比在其他国家舒服一些,就是因为这里“辣椒到处可以买得到,还有朝天椒”。巴西的湖南人因为有辣椒而喜欢上了此地。当然,也不可能会面面俱到,“这里还可以买到十块巴币(30人民币)一片儿的香干,吃豆腐很奢侈,米粉和剁椒鱼头就不能奢望了”。

  相比谭凯,吴虹岑在吃的方面比较简单粗放,但也离不开辣椒,“从国内带来了电磁炉,天气冷的时候来个火锅,辣辣的味道爽到爆”。

  作为常年在巴西的湖南人,湘菜成为他们生活的慰藉。谭凯说:“我们都出来多年了,其实吃什么都能适应。但要是有点湘味儿,就感觉离家并不远”。

  安全 出门要打扮得像当地人,一般不带证件

  巴西的治安问题对每个中国人都是考验,来巴西6年的谭凯早就总结出了确保安全的经验,因此他从未被盯梢或者抢劫。“在巴西有几个禁忌,一是人太少的地方不去,二个是贫民窟或者抢劫频发的地方不去,三个是得穿得像本地人、打扮得像本地人,平时不上班出去的时候穿一双哈瓦那的人字拖,背心短裤,一般身上不带任何证件,带一点钱,带个手机就可以了”。

  吴虹岑则有过和抢劫者勇敢对峙的经历:“只有一次被黑人盯上了,他跟着我想抢ipod,跟我走了几十米。我看情况不对,就停下来瞪着他看,他就走过来把衣服撩起来,给我秀了下他的伤疤,我以为他有刀子什么的,看了伤疤就更不怕了,我们对峙片刻后,旁边有警察过来,他就跑掉了。其实当时我是觉得他只有一个人,如果被几个人围住,最好还是不要反抗,人身安全第一”。

  困难 政府效率低下,看病也是问题

  巴西距离中国2万多公里,湖南人远渡重洋抵达这里,总会遇到种种问题和困难。在谭凯看来,看病是个很大的难题:“首先葡语的交流就很难,即使你懂葡语,但看病时哪里疼哪里痒还是很难跟医生作出准确表达的。”谭凯的妻子是中直某公司在巴西的葡语翻译,语言能力非常强,但前不久她摔伤后,看病还是遇到了交流的难题。另外,“这里的医疗和国内不一样,门诊、检查和开药是三个不同的地方,”谭凯说,“这里公立医院虽然免费,但是医疗水平很低,经常要排队几个月甚至半年。当地的中上层人都会有私人医生,或者到私人医院去看病,费用非常高,必须得依靠医疗保险”。

  吴虹岑则认为,巴西人办事效率太低下,“我老婆的签证有个问题,要改个名字。就为了这,我基本上把里约的市政厅、警察局跑遍了,花费两个月的时间和不少钱才办下来。巴西政府的办事流程很复杂繁琐,而且机构和机构、部门和部门之间也会相互推诿扯皮,效率低得可怕。”

  家庭 生儿育女后,“回家”计划中

  异国再好,也非乐园。来巴西三年,有了孩子的吴虹岑计划着回国生活、工作:“国内的基础教育还是要比巴西好,在长沙读幼儿园应该也比巴西便宜很多,这边都是私立的学校,收费很贵。我准备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就回国工作,然后在长沙找个幼儿园,让女儿在国内读书还是放心些,”吴虹岑说,“我在长沙买好了房子,回去的话也很方便”。

  谭凯也结婚几年,他准备在世界杯之后造人。“我33岁,年纪不小了,家里老人特别着急,所以我和爱人也准备在世界杯之后要个孩子,”谭凯说,“将来是回国还是继续留在巴西,我们还没有决定,但我在长沙买了个80多平米的房子,也算是做好了‘撤回去’的准备。”

  生儿育女买房之外,谭凯和吴虹岑都在学、考驾照。“反正现在还在巴西,就先在这边学,如果回国申请更换再考一下理论应该就可以了,”谭凯说,“这里学习驾驶非常严格,是按指纹打卡计时的,必须上满课时才能考试,理论课就要上40多课时,我才刚刚上完理论课”。

  趋势 里约的湖南人多在中国公司

  湖南人在巴西并不多,与众多的广东、福建和浙江等沿海省份的人相比,湖南人只相对集中在几个大的企业中。谭凯介绍说:“在里约的中国公司,可能有四五百中国人,但湖南人也许只有5%,20个人左右吧。除了这些中国公司,外面很难找到湖南人”。

  谭凯表示,中国人大批来到巴西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广东、福建人来到巴西,那时候他们都是自己过来的,并非是公司或者单位外派,他们来了后自己做餐饮、外贸等生意,通过努力不少人成为中上阶层,这里面基本没有湖南人;二是本世纪以来,很多中国大企业比如华为、三一以及各种中直公司来到巴西,他们的员工被公司外派到这里工作,就像我们这样的。这种情况,来巴西的中国人基本各个省的都有,我们在巴西的湖南人基本是这么过来的”。

  两批不同的中国人,呈现出鲜明的特点,谭凯说:“第一批人都是个人努力,他们的起点不高,文化水平一般,都是从打工或者餐饮做起;第二批中国人基本都是各大公司优秀的精英,文化素养高,被派到巴西工作,与巴西人交流的更多也更开放。比如我们湖南人,来这里的都很优秀。将来我想随着越来越多湖南企业到巴西来,这里的湖南人肯定会更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巴西世界杯
[责任编辑:wybettyyang]

热门搜索:

    广告